江苏前首富突然消失:200起家成首富 两兄长饥饿致死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近期,前江苏首富、身家一度超300亿的祝义才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其所掌握的雨润帝国,资产超千亿、肉制品行业的绝对龙头,如今已沦落到破产重组的境地!

  2021年1月30日,根据媒体的最新消息,南京雨润系的破产重整工作正在展开,七家雨润系企业进入了破产重整流程,涉及的债权超过700亿元。

  其实,自从2010年以后,雨润集团就开始走上了下坡路:食品安全危机爆发、多元化发展过快导致资金链破裂、创始人被监视长达四年时间,一系列的利空犹如多米诺骨牌,这家千亿巨头最终滑向难以见底的深渊。

  要知道,雨润可一度是在江苏省、乃至全国都呼风唤雨的民企龙头,从主业节节进击,素有“北双汇、南雨润”之称,到横跨产业链上下游,集食品、地产、商业、物流、旅游、金融和建筑等七大产业于一体,员工总数近13万人。从站到巅峰到走下神坛,祝义才只不过用了4年时间!

  如此鲜明的对比,既让人惊心,也发人深省——雨润究竟经历了什么?一代首富是如何跌落神坛的?

  江苏前首富突然消失:200起家成首富 两兄长饥饿致死

  (图片来源:第一财经根据福布斯富豪榜整理)

  01

  起家:从200元到1500亿

  “大多数成功者的背后,都有一部血汗史。”祝义才出生于安徽桐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两个兄长甚至饥饿致死。“直到1990年之前,我经手最多的钱是每月30元的生活费。那时我更明确的金钱概念在十位数以内。”

  这个苦孩子深信读书改变命运,然而,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并在毕业后找到了事业单位工作,他却只干了一年就辞职下海了:“月薪60元,工作也很清闲,但是,我不想在一张办公桌前坐到老,总感到有一些还无法清晰描述的梦想。”

  可是,兜里只有200元的他正式投身于“上海”中时,才发觉自己真的是“一穷二白”——既无资金,也无“背景”,他能靠的,只有自己。

  一开始他做的是水产生意,他租来一辆三轮车,将从水产摊上赊来的货一车一车送到贸易公司。坐在满是冰块的车上,冻得腿脚发麻,但他坚持自己收购自己送货。

  靠着这股肯吃苦的劲儿,他的订单积少成多,一年时间,销售额就达到9000多万元,净赚了480万元!

  江苏前首富突然消失:200起家成首富 两兄长饥饿致死

  虽然这笔钱在世人看来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但他并不甘心于此。“做贸易,我不踏实。贸易做得再好,也只是个中介,干实业才能算人生事业。我得创立新的项目,拥有新的市场”。

  于是祝义才背着小包开始周游全国,沿着长江对上海、南京、武汉、重庆等20多个大中城市进行市场考察。走遍了成百上千个大街小巷之后,他发现——民以食为天,尤其国人对猪肉很是热衷,所以肉制品加工行业一定是个朝阳产业。

  在贸易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祝义才,已经非常懂得差异化竞争的道理。他避开了行业集中的高温肉方向,走低温肉制品加工的战略。此外,在战术上,他采用了“蚂蚁啃骨头”的路线,没有主攻市场主流销售战场大超市、大商场,而是在酒店和街道小副食店上重点发力,以“小店包围大店”蚕食市场。

  不过,他做生意最大的秘诀还是仗义,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祝义才得知无锡一家副食品店结账时,店主没留神多付了5万元时,他连夜带着现金上门退款。这事一经传开,无锡城里500多家副食店一次性打来100多万预付款。

  此外,他还很懂得“仗义疏财”的道理,对一些地区代理商免费赠送相当数量产品,销售收入归代理商所有。这在当时“闻所未闻”的一招,立马引起了轰动,代理商们蜂拥而至。

  在送出了几十万元的货物后,雨润拿下了数千家忠实的代理商和发散出去的千家商户及其背后数千万元的市场。

  “食品行业是长线产业,只要消费者认准了,一般都会长期认可。所以除了各种销售策略外,更重要的是诚意和信誉。”靠着这股仗义精神,雨润很快拿下上海市场,占领了华东市场的制高点。祝义才“一年占领华东,二年覆盖长江以北,三年走向全国”的计划也很快变为现实。

  江苏前首富突然消失:200起家成首富 两兄长饥饿致死

  一家企业想要跳出区域,成长为全国性的巨擘,除了实业的根基之外,更需要资本的撬动。1996年,在如火如荼的国企改制背景下,祝义才干了一起当时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收购南京罐头厂,这起“零收购”的“蛇吞象”事件,成为江苏省首例“民企收购国企”案例,也成为雨润的关键转折点。

  经此一役后,雨润品尝到了资本的甜头,趁热打铁接连收购了安徽阜阳肉联厂、四川内江肉联厂等25家濒临倒闭的国企,投资近10亿元加以改造,盘活资产6亿元,让雨润有了国有肉类企业“收购王”的名号,其体量与影响力呈指数级暴涨。

  2001年,祝义材在《福布斯》中国排行榜上位列第51位,并成为了当年江苏省的首富。从1989年下海创业算起,祝义才仅用12年的时间入围《福布斯》中国百富排行榜,用了15年成为江苏首富。

  4年之后,雨润集团成功登陆港交所,成为上市企业。2011年,雨润成了国内最大的屠宰企业,总资产达358亿元,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8位。当上中国“第一屠户”这一年,祝义才年仅47岁。

  上市之后,手握更多资本资源的雨润向产业链上下游迅猛扩张,从生猪养殖业、屠宰业,到房地产行业.......到了2010年鼎盛时期,雨润集团正式成为了一个横跨地产、物流、食品、旅游、建筑的综合性集团。

  2012年,雨润以1100亿的销量,正式成为千亿民营企业俱乐部的一员。且在中国民营企业中排名第8,行业排名第一。

  2014年,雨润系已经形成了食品、地产、商业、物流、旅游、金融和建筑等七大业务板块。实现年销售收入约1500亿元,综合实力位列中国企业 500 强第 118 位、中国民营企业 500 强第 8 位、中国肉食品加工业第 1 位。

  谁能想到,那个兜里只有200元的穷小子,十几年的时间里,居然撬动起了一个1500亿的庞大帝国!祝义才站在了人生巅峰,众星捧月、鲜花着锦,好不得意!

  江苏前首富突然消失:200起家成首富 两兄长饥饿致死

  02

  做实业“起高楼”,

  玩地产“楼塌了”

  初建雨润时,祝义才信誓旦旦地许下诺言:“为了把食品做好,其他不熟悉的产业,我们不做,靠投机的行业也不做”。

  但诺言这个东西,就是用来被推翻的。上市后的雨润,跨起界来比谁都猛、比谁都快。

  2008年左右,他把自己的名字改为“祝义材”,并带领着雨润向产业链上游发起猛攻。两年时间,雨润食品与全国多地签订协议,投资建设种猪养殖基地。祝义材还提出了“333”发展战略:在全国30个省会城市建设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在300个地级市建设农副产品物流配送中心,在3000个县域建设农副产品种养生产基地。

  雨润一口气在全国签了60个项目,每个项目金额少则10亿,多则上百亿,至少600亿的资金投入!

  然而,步子跑得太快,就容易跑丢了鞋子。一次又一次的大手笔,变成了大规模的浪费。2009年,雨润在安徽萧县投资1.5亿元建设种猪养殖基地,计划每年实现近5亿元产值。然而厂房建好了,村民一声猪叫也没听见。

  萧县只是一个缩影,同样的情况也在黑龙江、辽宁、天津和安徽等地频频出现。雨润拿到大量廉价土地和优厚的政府补贴,划入自己的固定资产中,然而并没有给当地带来丝毫效益。

  祝义才是在用“圈钱圈地”计划套取政府巨额补贴!一时之间,外界关于雨润的质疑声迭起。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雨润食品上市至2014年,10年间的年报中,累计获得的政府补贴超过40亿港元,占到10年总利润的46.38%。而雨润的主要竞争者双汇,其每年获得的政府补助甚至不到雨润食品的1/20。

  尽管外界质疑不断,但祝义材并没有停下其跑马奔腾的脚步,反而进一步吹响了进军房地产业的号角。2002年开始,雨润地产开始了高速狂奔,从住宅、商业综合体、物流中心到旅游产业,雨润地产不断跑马圈地,项目遍及上海、青岛、黄山等大小城市60余座,投资额更是以千亿计。

  江苏前首富突然消失:200起家成首富 两兄长饥饿致死

  但业内人士却感到困惑——“在南京,提起雨润地产,那就是房地产行业的杂牌军,没有房地产积累基础、管理混乱、开发定位模糊、资金链紧绷,这样的地产开发业务怎么可能搞成。”

  10年不到,雨润版图大幅外拓,形成了一个横跨物流、地产、文化、食品、旅游、商贸、保险等领域的综合性集团,战线拉的极长、资金需求量极大。截至2012年底,祝义财宣布上马的项目总投入已超千亿元。

  而主业雨润食品赚来的钱,就成为了其它投资项目的输血通道,食品生产经营与品质更是被祝义材抛到九霄云外。

  2012年,“合江县火腿肠”事件爆发。这起涉及小学生食品安全的事件,暴露了雨润长期内部松散管理的本质。

  江苏前首富突然消失:200起家成首富 两兄长饥饿致死

  但祝义材并没有真正重视这个命运给予他的警告,2013年,他又把名字改成了祝义财,辞去雨润食品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等关键职务,全身心投入地产业务。

  自此以后,雨润业绩开始上演大败退,离行业龙头的宝座越来越远。数据显示,从2012年-2014年,雨润食品营业额逐年下降,分别为267.82亿港元、214.40亿港元、191.58亿港元;净利润分别为-6.05亿港元、4359万港元、5677万港元。而在2012年之前的3年里,雨润食品的净利润都在17亿港元以上。

  一边是主业的溃不成军,“输血”来源日趋紧张;一边是地产开发规模的增长,资金情况常年处于“十个锅九个盖”的雨润地产,资金链缺口凸显,很多项目出现烂尾。

  有媒体报道,雨润地产东北区域的项目2012年动工,2013年全部停工,原因是没钱,内部的资金调动相当艰难。

  看似庞大的雨润帝国,内里其实早已是一片虚空。一旦有风吹草动,必将一败涂地。

  江苏前首富突然消失:200起家成首富 两兄长饥饿致死

  03

  千亿帝国崩塌,只需短短一瞬

  2015年3月23日,检察机关对祝义才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仅4天后,雨润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场和雨润食品先后停牌。

  而祝义才之所以得咎,正是由于当初在通过收购中央商场的方式进军商业地产时,手尾不够干净,涉嫌利益输送和行贿。

  从起步到高峰,祝义才用了近20年,而从辉煌到衰落,不过4年时间。在祝义才消失的1400天时间里,雨润集团倒霉事一箩筐,旗下黄山松柏高尔夫乡村俱乐部有限公司、黄山雨润地华置业有限公司,因涉合同纠纷过多,面对房产被查封、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

  公司业绩更是一泻千里,2015年至2019年,雨润食品亏损额分别为29.77亿港元、23.42亿港元、19.15亿港元、47.57亿港元以及39.36亿港元。连续的五年内,雨润食品已合计亏损近160亿港元。当年和双汇并驾齐驱、甚至有赶超前者之势的雨润食品,已经比不上前者的一根尾指。

  江苏前首富突然消失:200起家成首富 两兄长饥饿致死

  2019年祝义财终于回归,但此时已是物是人非,他的父母双亲都已经逝去,自己的生意更是一落千丈,公司大幅亏损、股权遭到轮候冻结的境地。

  回归后的祝义才也曾想力挽狂澜,继把一双儿女推向前台后,还爆出在双汇挖人,甚至喊出了雨润地产“2025年完成1400亿元”的豪言,但终究还是回天乏术。

  2020年6月底,雨润食品总资产为92.71亿港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10亿港元,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更是达到了120.07%。

  雨润集团中另一家上市公司中央商城,已经到了连工程款都付不起的地步。2020年第三季度中央商场的总资产约为139.1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超13亿元;营业收入为约19.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约56.7亿元,环比减少66%。

  2020年11月18日,南京中院宣布受理了7家雨润相关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而这些企业涵盖了雨润非上市的核心板块。之后,该破产重整案于2020年12月18日完成债权申报,然后于12天后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述七家重整企业的申报债权超过700亿元,涉及金融机构及企业近百家。

  从200元起家到成为江苏首富,祝义财用了12年;而从315亿身家到逾700亿负债,祝义财只不过用了7年时间,那么他还能东山再起吗?又需要花几年时间呢?

  04

  结语

  有心人可以发现,纵观祝义才的沉浮起落,期间他曾两改其名,最初是父亲起的“义才”,“义”字是家族辈分排序,“才”字是有学识、有才华之意。

  但是后来,他自己先后把名字改成了“祝义材”和“祝义财”。都说“名以铭志”,一字之差,反映了他内心的变化,更由此决定了他人生的转折境遇。

  江苏前首富突然消失:200起家成首富 两兄长饥饿致死

  欲望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毁灭一个人。不难发现,从早期的低价收购国企进行扩张,到后期依靠低价收地和政府补贴进行盈利,再到后来激进的多元化扩张,都为雨润的高负债种下了恶果。原本一副向上的好牌,因为一时贪念而前功尽弃。

  祝义财似乎觉得,他曾经凭双手打造出雨润食品帝国,就可以一劳永逸,就可以专心去投资其它产业,来复制它在肉食品行业的奇迹,但他最终好大喜功,迷失了初心。雨润这些年的跑马圈地。其实变成了一场毫无章法的蒙眼狂奔,领域太多、鲜有关联,简直像各种不相关的零件拼凑而成的“巨无霸”,只需要轻轻一击,就会一溃千里。

  做实业“起高楼”,进而做地产、醉心资本运作,然后“楼塌了”,是相当一部分中国企业家共同的人生轨迹。祝义才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