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被查罚5千司机在检测站内喝剧毒农药 官方通报

  5月2日17时11分,郓城县110接到报警:在220国道交通治超检查站,一名货车司机疑饮农药。公安机关迅速赶赴现场,将相关人员送往医院检查救治,同时对事件展开调查。现初步查明,货车司机许某某因违规接受相关处罚后,声称要喝农药,并从货车上拿出一瓶液体(经查为敌敌畏农药)。一司机陈某某和其他在场人员及时上前制止,在劝阻过程中,有少量液体洒溅到陈某某头面部及口中,送至医院后对其采取了洗胃等救治措施(网传施治现场视频),现留院观察,目前身体情况正常。声称欲喝药者许某某,留院观察无任何异常。

  接到有关部门报告后,郓城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迅即成立由县分管领导牵头,纪委监委、司法局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执法过程进行调查。

  经查,2021年5月1日,许某某驾驶车辆运输钢卷行至郓城境内,因挂车鲁A2T51(超)为大件运输专用车辆,按规定不允许进行普货运输,郓城县交通运输局依据《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规定》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和《山东省交通运输行政处罚裁量基准》,于5月2日对挂车鲁A2T51(超)所属济南市宏安物流有限公司实施罚款伍仟元的行政处罚。期间,许某某对询问笔录内容无异议,并签字确认。执法人员向许某某下达违法通知书,告知了其陈述申辩的权利。经初步调查,郓城县交通运输局整个执法过程规范合规,未发现违规违纪现象。今后,郓城县交通运输部门将严格依法依规加强管理,切实维护营运主体的合法权益。

  2021年5月3日

  此前报道

  山东一货车被查罚款1万元 司机在检测站内喝剧毒农药

  极目新闻记者 张万军

  5月2日下午,山东一名货车司机许师傅因被郓城县交通运输局认定违规被罚款1万元,服下剧毒农药表达抗议,所幸救治及时脱离危险。目前,当地已展开调查。

  “你们罚不着我,我都有资质,要临牌有临牌,要超限证有超限证。”“不叫人活了是吧?……”一段网络视频显示,一名货车司机在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超限超载检测站内朝工作人员喊叫,手上拿着一瓶“敌敌畏”的农药。

  

  另外一段视频显示,这名货车司机在医院内接受抢救,呕吐出大量液体。

  

  

  知情人士王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视频中的货车司机是山东一名大件运输车司机,这名司机5月1日驾驶货车运送钢卷经过郓城县超限超载检测站时,被检测站认定为“涉嫌取得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许可的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者使用无道路运输证的车辆参加货物运输行为”,违反《道路货物运输及站场管理规定》,被处以5000元罚款。同时,他名下的另外一辆货车也因在同一个检测站同样的原因被处以5000元罚款。

  这名司机认为自己没有违规,和检测站沟通无果,于5月2日下午5时许喝下剧毒农药“敌敌畏”。所幸喝药过程中,司机被他人及时阻止,喝下农药量不多,被送到医院后救回生命。

  

  王先生介绍,大件运输车属于特型车辆,和普通货车在管理上不一样,一般规格尺寸、装载量都更大,无法办理普通货车牌照,也不能办理道路运输证,只能申请临时号牌,在运送货物时办理超限运输许可证。

  

  

  王先生称,全国治理车辆超限超载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曾发布文件,要求交通管理部门不得以“取得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许可的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者使用无道路运输证的车辆参加货物运输行为”为由对大件运输车实施处罚。

  王先生表示,2020年1月3日,山东省交通运输厅执法局曾发通报,对邹城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大队以“取得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许可的道路货物运输经营者使用无道路运输证的车辆参加货物运输行为”为由,处罚大件运输车的行为进行通报批评。

  

  

  5月2日早晨,极目新闻记者联系上喝药的司机许师傅。他表示,当时确实喝下了农药,后来呕吐出来了,目前已经没事了,目前正在等待当地政府部门的调查结果。

  5月2日,极目新闻记者多次拨打郓城县超限超载检测站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郓城县交通运输局一名值班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对此情况不了解,建议记者向郓城县委宣传部了解。

  郓城县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相关情况正在调查中。

  延伸阅读

  货车司机因扣车罚款服毒身亡 家属:死者喝农药十多分钟后才送医

  4月5日下午,天色尚且大亮,金某录下短视频发布朋友圈,“弟兄们,兄弟爷们儿,这是咱们最后一面,再见啦!”这是金某最后留下的只言片语,当晚11时许,喝下百草枯的金某抢救无效去世。

  4月6日中午,金某的哥哥告诉正观新闻记者,5日下午4时左右,金某的货车因北斗系统掉线而遭扣押,被罚款2000元,最终服药自杀。金某在遗书中写道,“我用我的死来唤醒领导对这个事的重视。”

  

  死者金某 图源:受访者

  正观新闻记者从金某的哥哥处了解到,5日下午,金某从承德前往唐山,被丰润区超限站执法人员拦住,执法人员因金某货车安装的北斗系统掉线而扣押金某车辆,并罚款2000元。其后,金某在附近商店购买百草枯后于超限站办公室内服药自尽。

  金某的哥哥感到愤怒,“他在办公室喝的药,怎么就没有拦住?而且服药后十几分钟才给送到医院。他开车这么多年落了一身病,也没有挣到什么钱,家里留下七十多岁的老母亲,三个孩子最小的才15岁。”

  金某留下的遗书显示,“我9岁我父亲就去世了,那年我的哥哥才12岁,我的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两个拉扯大,太不容易了。儿子姑娘们永别了,我死后好好的疼你的奶奶和母亲,儿子照顾好你妹妹。我走后不要过度悲伤,生气赌气,把日子过好。”

  

  金某遗言 图源:受访者

  据金某的哥哥介绍,金某今年51岁,小学文化,“一个月最多能挣1万块,少的时候几千”,“他脑袋不够灵光,只能开货车,做不了别的活计,谁能想到会这样?”

  金某的哥哥说,他本人也从事交通运输行业,“北斗系统是用来检测我们有没有疲劳驾驶的,因为规定我们开多长时间就必须休息一下,它会提醒我们这时候该休息了。我们司机也很难注意到北斗系统,根本不知道它掉线了没有,上面一年也只会检查一两次。”他补充道,“我们开车都不敢走高速,一走高速费用就上去了,挣一点点钱都很不容易。”

  金某的哥哥称,他们已经于6日上午报案。

  6日下午,正观新闻记者拨通了丰瑞区交通运输局电话,工作人员称他们并不了解此事,并表示,“你打给我们交通运输局宣传科他们也不知道这件事。”

  随后,正观新闻记者从当地警方了解到,此案目前正在调查中。

  河北卡车司机被罚款扣车后服毒自杀 家属:他有70岁老母和3个娃

  6日,有卡车司机自媒体号发布文章称,一名卡车司机金某强在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某超限站被处罚后服毒身亡。其留下的遗书显示,金某强认为自己因为定位掉线被执法部门扣车、罚款,“请问我一个司机怎么会知道(定位掉线)。”金某强表示,他今年51岁,干运输10年没有挣到多少钱,反而落下一身病,希望用自己的死“唤醒领导对这个事情的重示(应为“视”,记者注)。”

  

  金某强的哥哥金先生6日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金某强是5日下午在唐山丰润区一处超限站的办公室内服用农药自杀的。“他前两天从承德出发,昨天到唐山装了货物,到了丰润区的这个超限站被执法人员拦住了。他没有超载,后来执法人员就说他的定位系统掉线了,对他罚款2000元,并扣了车。”

  金先生说,他本人也从事运输行业:“这个定位系统平时主要是检测有没有疲劳驾驶,如果检测到疲劳驾驶,会进行提醒,但没有的话,就不会有任何提示,平时很难注意到它掉线了。”

  “我弟弟在超限站服药之后,后来有人看他不行了,才给送到医院,昨天晚上就不幸去世了。目前遗体还在医院的太平间。”金先生介绍,金某强今年50多岁,和金先生两人一起供养70多岁的老母亲,金某强自己有3个孩子。

  金某强发布在一卡车司机微信群中的遗书显示,金某强称自己的死最对不起的是年迈的母亲,“我9岁我父亲就去世了,那年我的哥哥才12岁,我的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两个拉扯大,太不容易了。儿子姑娘们永别了,我死后好好的疼你的奶奶和母亲,儿子照顾好你妹妹。我走后不要过度悲伤,生气赌气,把日子过好。”

  金某强在遗书中称,其干运输10年,没有挣到钱,反而落下了一身病,“三高,心脏也坏了,面对这样的身体也得坚持工作。我希望用我的死唤醒领导对这个事情的重示(应为“视”,记者注)”金先生6日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金某强去世后,一家人查看了他的账户,发现只有6000元钱,“我们没有什么文化,就是依靠开开车勉强过日子。”

  金先生说,目前他已就弟弟服药去世一事向当地派出所报警,6日上午,派出所给他看了相关的监控录像,后续调查还在进行当中。

  唐山市丰润区交通运输局的工作人员6日告诉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表示,当日他们已经收到多个就此事咨询的电话。工作人员表示已登记记者的相关信息,稍后会给予回复,但截至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发稿时,交通运输局尚未就此事进行回应。

  6日下午,记者以市民身份从当地警方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目前警方已介入此案,正进行调查。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检索发现,《道路运输车辆动态监督管理办法》规定,道路运输经营者使用卫星定位装置出现故障不能保持在线的运输车辆从事经营活动的,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处800元罚款。有破坏卫星定位装置以及恶意人为干扰、屏蔽卫星定位装置信号情形的,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处2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