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上将曾痛击朝鲜人民军 却被志愿军打到溃败遭撤职

  满清在甲午战争惨败后,对韩国就失去了控制能力,日本趁机大举向韩国渗透。

  侵略成性的日本,不满足于像满清那样只把韩国当藩属国,在1910年直接胁迫韩国签订日韩合并条约,正式吞并韩国。

  经过多年的奴化教育,日本培养出了一批亲日的韩国人,并在日军中组建了韩国人组成的部队。

  不少韩国部队随着日军一起参加了侵华战争,论战斗意志,这些韩国人虽然大多亲日,但并不会像日本鬼子那样誓死效忠天皇,动辄“玉碎”。

  论武器装备,韩国人是日本的“二等公民”,日军连钢盔都不舍得配给他们,自然没啥像样的重武器,所以这些韩国部队战斗力平平,在战场上没啥特别的表现。

  可是不少韩国人对待中国老百姓却比日本鬼子更凶恶,大概这些韩国人自觉是奴才,虽然要听命于日本主子,却可以欺负他们所认为的中国这个更低级的奴才,所以把在日本人那里受的气,加倍撒到中国人头上。

  中国百姓称呼这些不戴钢盔的韩国人为“二鬼子”,对付“二鬼子”没啥好说的,跟日军一个待遇,打起来绝不手软。

  1944年,日本已经日薄西山,兵员素质出现了明显下降,很多十五六岁的少年都被拉进了部队。

  为弥补缺口,日本还加大了在韩国、台湾的征兵力度,正在日本中央大学法律系读书的韩国人金钟五,这一年也被征召入伍,时年23岁。

  韩上将曾痛击朝鲜人民军 却被志愿军打到溃败遭撤职

  韩国上将金钟五

  金钟五经过短暂训练后,就被派去太平洋战场。

  他表现不错,一年后晋升为少尉,当了排长。没多久,日本投降了,美国在地图上画一条线,就把朝鲜半岛分成了朝鲜和韩国两个国家,各自成立了政权。

  金钟五回到韩国,韩国正值组建军队之时,立即把他招入部队。

  凭着有实战经验和日本留学的履历,加上韩军迅速扩充,金钟五晋升很快,1948年升任团长,任第一联队联队长。

  此时韩军的军官主要由前日军、原伪满洲国军和韩国警察部队的人员组成,在日军、伪满洲国军中,韩国人都是“二等公民”,一般只担任中下级军官,而日占时期的韩国警察主要是镇压百姓的,最多跟抗日游击队打打仗。

  所以韩军拿着美国援助的一些武器,虽然看上去似模似样,但是战斗素质跟野战部队还差得远,负责指导他们的美军顾问,都常吐槽:连跟游击队打仗都占不了上风。

  虽然大部分韩军部队打游击队都很费劲,可韩军也不全部是菜鸟,金钟五所带的第一联队战斗力就不错,该联队1949年5月主动出击,越过三八线偷袭了朝鲜人民军,杀伤了一百余人,缴获了一百多支枪,打了个小胜仗。

  1950年6月9日,金钟五升任韩军第六师师长,这个韩六师可是个烂摊子,一年前刚有两个营成建制的叛逃到朝鲜,几个月前又刚抓到几个想反叛的中高级将领。

  金钟五带兵能力颇强,上任后立即对部队进行了整训,官兵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韩六师驻守在春川,处在朝韩边界上,是两军对垒的一线阵地。朝鲜人民军此时正紧锣密鼓地筹备南征,要一举统一朝鲜半岛,为实现突然性,人民军的战备是内紧外松,表面上反而减少了与韩军在边界上的摩擦。

  韩上将曾痛击朝鲜人民军 却被志愿军打到溃败遭撤职

  韩国春川

  其他韩军见局势缓和,都放松了警惕,唯独金钟五在这平静的气氛中嗅出了暗含的巨大危机,不但没有松懈,反而加强了战备,事后证明,金钟五军事嗅觉灵敏,他对战局的判断是相当准确的。

  金钟五首先取消了官兵的休假,全力以赴抢修防御工事,在四五百米高的峭壁上修筑了碉堡为核心的野战阵地;同时精心挑选了炮兵阵地,炮兵对各个可能的进攻地段都进行了炮击测试,在已方阵地上标好了射击参数。

  到6月中下旬,金钟五命令韩六师各部将弹药配发至士兵手中,部队进入防御阵地,严阵以待。

  6月25日早上5点,朝鲜人民军突然发起全面进攻,人民军第二师团负责进攻春川,人民军将士很多都经历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还有些经历过苏联的卫国战争,战斗意志、素质、经验都比韩军强得多。

  可是当人民军向春川猛攻时,韩国的炮火准确的落到了他们头上,加上峭壁上各个碉堡组成的交叉火力,人民军战士纷纷中弹倒地,伤亡惨重。

  人民军第二师团打头阵的四团、六团接连组织多次进攻,都被韩六师打退,付出巨大伤亡,却没攻下几处阵地。

  焦急之下,把预备队十七团也早早派了上阵,可是攻势依然没什么起色。

  到了傍晚,金钟五的预备队19团也赶到春川,而人民军第二师团打了大半天,伤亡不断增加,攻势越来越疲软。

  兵力充裕的金钟五趁机组织反扑,把白天丢的阵地几乎都夺了回来,相当于坚守一天,寸土未失,还大量杀伤了敌人。

  与春川的战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各地的韩军因战备不足,被突然进攻的人民军砍菜切瓜般杀得人仰马翻,包括韩军首都师、第一师团这些精锐部队,都一路溃逃。

  眼见兄弟部队势如破竹,捷报频传,人民军第二师团更是着急,6月26日继续向春川发起猛攻。

  可此时金钟五手上的兵力比昨天更多,人民军自然难有进展。无奈之下,朝军司令部只好把已经攻到春川后方的人民军第七师团回调,与第二师团夹攻春川。

  6月27日早上,人民军第七师团来到春川,与第二师团联手进攻韩六师。

  此时久攻不克的第二师团更是急躁,把火炮都直接拉到前线,对韩军设置角度刁钻的碉堡进行近距离炮击。

  金钟五虽然得知周边的友军已纷纷溃退,但依然冷静应战,并且抓住敌军的破绽,指挥炮兵实施有力反击,打掉了不少人民军暴露在前线的火炮。

  三天战斗下来,人民军第二师团兵员伤亡高达40%,火炮毁坏25门,损失相当惨重。

  金钟五在朝军两个师团的猛攻下,又坚持了一个白天,到了27日晚,韩军司令部看汉城都丢了,认为坚守春川已没有意义,于是命令韩六师撤退。

  金钟五趁着夜色,领着部队带上重武器和伤员,有序地撤离了阵地,退往后方,相比其他跑得辙乱旗靡、丢盔弃甲的韩军部队,韩六师还真是开战初期韩军少有的亮点。

  韩上将曾痛击朝鲜人民军 却被志愿军打到溃败遭撤职

  韩国在春川纪念春川战役

  金钟五在春川,用一个二流的韩六师,拖住了人民军两个师团三天,并且大量杀伤了敌人,最后全身而退,表现相当优异。

  当然,这也跟人民军出了昏招有关,让第七师团回过头来夹攻春川并无必要,当时要是命令第七师团继续向南猛攻,面对溃败中的韩军其他部队,显然能够取得更大战果,也可以令韩军一直无法稳住阵脚重整部队,这对全局都有重要战略意义。

  等到其他韩军都跑远了,韩六师在春川就成了孤军,这时候不管是围是攻,都要好办得多。

  可见,人民军过于看重一城一池的得失,也令金钟五坚守春川发挥了更大的战略作用。

  对韩六师的这场胜仗,韩国高度评价,盛赞该师是“春川的磐石”,“显赫的六师”。

  没多久,美国参战,金钟五指挥韩六师,与美军一起防守洛东江。

  美军仁川登陆后,战局逆转,美韩军转守为攻,韩六师进展甚快,成了先头部队,10月24日,攻占了离鸭绿江仅80公里的温井。

  这时,金钟五因病住院,韩六师暂由副师长张都映指挥。

  结果10月25日晚,志愿军四十军在温井附近的双水洞伏击了韩六师第二联队,干净利落的消灭了一个步兵营和一个炮兵中队,志愿军将该场战斗作为出国第一战,10月25日成了抗美援朝出兵纪念日。

  说起来,志愿军算是拿韩六师开刀祭了军旗,以一个“开门红”,拉开了抗美援朝的序幕。

  韩上将曾痛击朝鲜人民军 却被志愿军打到溃败遭撤职

  志愿军入朝作战

  10月26日,韩六师第七联队冲到了鸭绿江边,成了联军第一支抵达鸭绿江的部队,可他们刚开始庆祝,就收到友军纷纷遭袭的消息,于是开始撤退,结果被志愿军伏击,几乎全军覆没。

  10月29日,40军在龟头洞重创了韩六师第十联队。短短五天时间,韩六师三个联队均吃了大败仗,金钟五因病躲过一劫,让副师长张都映背了黑锅。

  10月31日,金钟五病愈,此时韩六师已丧失了战斗力,被调去休整了,韩军遂安排金钟五任韩九师师长。

  没多久,第二次战役爆发,此战志愿军主要打击美军,所以韩九师损失不大;随后金钟五任韩国第一军团参谋长,参加了第三次战役,此战韩军一溃千里,不过因为跑得快,被消灭的倒没多少;在第四次战役时,金钟五来到了韩三师,这时志愿军经过连续作战,已是强弩之末,美联军趁机发起反击,韩三师跟着美军进攻,金钟五表现中规中矩,收复了一些失地。

  志愿军参战以来,实力较弱的韩军一直是重点打击对象,屡屡成为撕开敌军防线的突破口,多支韩军部队都被重创,金钟五都幸运得躲过去了,运气还真是不赖,只是躲得过初一,十五终究会来,第五次战役中,厄运终于降临到金钟五头上。

  1951年5月,韩三师会同韩五师、韩七师、韩九师四个韩军师,组成韩三军团,一同防守东线。

  志愿军抓住战机,安排三兵团和九兵团隐蔽东进,于16日突然向东线韩军发起猛攻。

  善于穿插的志愿军,派20军60师一口气突进25公里,在17日下午切断了韩三师的退路。金钟五赶紧联系友军,不料其他几个韩军师都说遭到了志愿军的猛烈进攻。

  17日晚,正面的志愿军九兵团发起大规模攻势,韩七师、韩九师招架不住,开始溃败,在志愿军的勇猛追击下,撤退的韩军很快变成了无序的溃逃。

  金钟五知道大事不好,可是要是晚上撤退,只怕要步韩七师和韩九师落荒而逃的后尘,所以他命令韩三师就地坚守,勉强顶住了志愿军当晚的攻势。

  18日天一亮,金钟五赶紧呼叫美军空中支援,然后组织部队撤退。

  韩上将曾痛击朝鲜人民军 却被志愿军打到溃败遭撤职

  朝鲜战场

  而此时周边的韩军都已溃散,志愿军得以集中力量围歼韩三师,面对四面八方攻来的志愿军,金钟五很快失去了对部队的控制,韩三师跟其他几个韩军师一样溃不成军。

  这是第五次战役中的精彩一仗,韩三军团遭到重创,损失了全部的重武器,让联军司令李奇微心疼不已,气冲冲的撤掉了韩三军团的番号。

  金钟五虽然逃了回来,但也被追究战败责任,撤了职,调去韩军人事局当局长。

  虽然被志愿军打得兵败撤职,但作为韩军中难得的将才,金钟五很快被重新启用,在1952年5月,任韩九师师长,负责防守白马山,从此迎来了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这时候抗美援朝进入了阵地战阶段,双方大仗不打,小仗不断。

  金钟五按部就班的在白马山构筑起防御工事,见与其对阵的志愿军没啥动静,他在9月底还组织了一次全师运动会,让官兵们活动一下筋骨。

  10月2日,金钟五接到下属报告,有个志愿军跑到己方阵地来投降了。

  战场上宁死不屈的志愿军见得多,主动投降的还真不多见,金钟五对此挺重视,令部下对其审问。

  这个志愿军就是谷中蛟,三十八军的文化教员,之前没真正上过一线,此次被编入了攻打白马山的突击队,因贪生怕死,就找机会叛变了。

  谷中蛟的背叛非常彻底,将其所知的事无巨细都告诉了审问人员,这当中最有价值的信息,当然就是志愿军三十八军近日将发起大规模进攻。

  谷中蛟只是个文化教员,并不清楚具体进攻时间。

  韩上将曾痛击朝鲜人民军 却被志愿军打到溃败遭撤职

  看到审问报告后,金钟五大吃一惊,对面的志愿军三十八军阵地最近风平浪静,没想到正在进行这么大规模的进攻准备,这三十八军可是志愿军的王牌部队,因在第二次战役中立下大功,荣获“万岁军”的美誉,这支虎狼之师要是全力攻来,那可就麻烦大了。

  于是他赶紧上报了联军司令部,同时立即取消了师里的运动会,全师进入临战状态,夜以继日抢修加建防御工事。

  美军对此情报也很重视,出动空军对志愿军阵地进行干扰空袭,并且把美三师前调,随时增援白马山。

  10月6日晚,三十八军果然向白马山发起了进攻,此时的志愿军火力已比战争初期大为加强,近200门火炮把韩军阵地打成一片火海,大量铁丝网、地雷都被火炮清除,可韩军都躲在坚固的碉堡和坑道里,仅负伤3人,有生力量的损失微不足道。

  随着火炮延伸,三十八军突击队发起了冲锋,此时韩军纷纷钻出工事,用各种枪械开始反击,并且呼叫后方炮兵进行支援。

  冒着敌人强大的火力,三十八军突击队奋勇前进,很快与韩九师前沿阵地的部队短兵相接,双方在战壕中混战,两军都是寸土必争。

  抗美援朝运动战结束后,美军见战事稍缓,就开始对韩军进行了系统训练,加上阵地战中不断的实战锻炼,此时韩军军官和士兵的军事素质均大为提高。

  在与志愿军三十八军真枪实弹的较量中,韩九师攻防都颇见章法:防守时能充分发挥已方火力优势,对志愿军造成大量杀伤;阵地被志愿军攻克后,又能迅速组织反攻,趁志愿军立足未稳把阵地夺回来。

  加上韩军知道志愿军要进攻,一直严阵以待,使得志愿军的进攻毫无突然性,相当于占了先机,所以三十八军突击队一上阵就陷入了苦战。

  主力就是主力,尽管韩九师顽强抵抗,三十八军突击队在6日晚还是攻下了不少阵地。金钟五可不吃素,7日一大早就组织部队反扑,美国空军也大举出击,对志愿军从前线一直炸到后方炮兵阵地、补给线。

  三十八军突击队在昨晚的进攻中伤亡甚大,此时面对韩军的猛烈反攻,多处阵地都相继失守。

  韩上将曾痛击朝鲜人民军 却被志愿军打到溃败遭撤职

  伤亡惨重的三十八军

  三十八军只好冒着敌军的空袭,投入生力军,双方在几个主要高地浴血厮杀,反复争夺。

  虽然金钟五全力抵御,三十八军还是一寸一寸地往前拱。

  战至10月9日下午,眼见敌人阵地已经摇摇欲坠,三十八军派出了齐装满员的主力团335团,准备给韩九师致命一击。

  可这几天的猛烈炮战,轰掉了很多山上的植被,正在集结的335团被敌军的炮兵观察所发现,敌军迅速发起了覆盖射击。

  一时间大口径重炮纷纷落下,335团损失惨重,只好推后进攻时间。

  金钟五抓住机会,把损失惨重的韩九师28团、30团撤下,让比较完整的29团顶上,收复了不少阵地,稳住了阵脚。

  金钟五刚喘口气,志愿军报复性的炮击就来了,这次三十八军动了血本,用上了大量的喀秋莎火箭炮,炮击范围几乎覆盖整个白马山。

  韩上将曾痛击朝鲜人民军 却被志愿军打到溃败遭撤职

  喀秋莎火箭炮

  韩29团大部分官兵都没料到志愿军这一手,没有及时做好防炮隐蔽,而且白马山阵地经过连日激战,防御工事也多有损毁,所以此次火炮突袭效果奇佳,一口气干掉了韩29团近半个团。

  三十八军趁势发起进攻,打退了韩29团的残兵败将。

  而金钟五并没有太担心,他已在白马山后方设置了收容所,把阵地上溃散下来的士兵重新编组起来,并且联军司令部从二线运来了大量新兵,这样金钟五就像游戏中不断捡到补血宝物的玩家,虽然身上不断挨刀中枪,可血条始终能补满。

  所以韩29团刚退下来,补满了兵的韩28团、30团就气势汹汹地杀了回来。

  反观三十八军,对此战的困难程度显然估计不足,参战的几个团很快就打残了,旁边的友军需要防守各自负责的区域,不能随便调动,从后方调兵又远水解不了近渴。

  无奈之下,只好抽调军里的勤杂人员、文书等非战斗人员编入前线部队,难免影响战斗力。

  战至10 月 11 日,三十八军依然在进攻,一点一点蚕食白马山的阵地,可韩九师的反扑力度始终不弱。

  志愿军三兵团见三十八军压力太大,就令同属该兵团、驻扎在附近的十五军向白马上旁边的391 高地发起攻击,以分散韩军。

  志愿军十五军执行命令毫不含糊,11 日夜派出500 多人潜伏到391 高地前不足一百米处,12日傍晚突然出击,一举歼灭韩九师一个连170余人。

  韩上将曾痛击朝鲜人民军 却被志愿军打到溃败遭撤职

  白马山战役

  金钟五也还真有两把刷子,他统揽战局,判断志愿军的主攻方向依然是白马山,丢掉391高地并不会对白马山战斗造成重大影响,所以只派出少量部队向391高地进行反击,牵制住十五军不再扩大突破口即可,韩九师的主力仍然全力反扑白马山。

  10月14日,三十八军凭着顽强的毅力,已经攻下白马山大部分阵地,可是各团都伤亡惨重,而韩九师仍在不断地反攻。

  更严峻的是,美军第三步兵师还在一旁虎视眈眈,要是联军觉得时机成熟,指挥美三师和韩九师一同对白马山发起反攻,那只怕三十八军的防线有崩盘之虞,到时候就人地皆失了。

  对此,三十八军痛下决心,及时止损,撤出了白马山,算是投子认负了。

  此战三十八军统计自身伤亡5372人,损失很大;韩九师统计自身伤亡3422人。

  韩军不但守住了阵地,伤亡还比志愿军少,纵观整个抗美援朝战争,这是中韩军师级部队对抗中,韩军表现最好的一仗。

  金钟五面对志愿军的精锐之师,能有此战绩,实属不易。

  当然这其中有叛徒谷中蛟这个败类“神助攻”的功劳,不然也不至于让三十八军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

  但如果纵观在朝鲜战场中,韩国所有军队的表现,平心而论,金钟五在白马山战斗中的临场指挥水平,以及此前的练兵能力,都是挺优秀的,至今被韩国人誉为韩国师级指挥员中,最有军事指挥才能,又最擅长打阵地防御战的将领。

  美军对此战也很满意,给韩九师一下子颁发了三枚杰出服役十字勋章,这是美国陆军第二高等级的勋章,含金量不低。

  获勋章分别是金钟五、28团郑洛九少尉和29团金万洙兵长。

  韩上将曾痛击朝鲜人民军 却被志愿军打到溃败遭撤职

  因为这次胜利,韩九师荣获“白马部队”的称号,由一支普通部队一跃成为韩军主力师。

  志愿军虽然被韩九师使了绊子,三十八军在白马山马前失蹄,但是很快兄弟部队就还了两刀,让金钟五再次惨败:

  一刀在391高地,志愿军十五军占领山头后,趁韩军没有全力反扑,迅速巩固了阵地,韩九师打完白马山战斗后,开始加大反攻力度,十五军将士据坚而守,打退了多次反扑,韩九师付出伤亡2700余人的代价后,依然无法收复391高地,无奈放弃。

  另一刀在上甘岭,上甘岭战役打到后期,韩军兵力不足,就抽调韩九师增援,正赶上志愿军十二军的大反攻,韩九师被志愿军铺天盖地的猛烈火炮轰得灰头土脸,有两个团在12月3日的537.7高地战斗中,仅一天就被打垮,因伤亡太大直接退出了战斗。

  十二军和十五军这两支兄弟部队真是给力,白马山上硝烟刚散,就替老大哥三十八军出了一口恶气。

  韩上将曾痛击朝鲜人民军 却被志愿军打到溃败遭撤职

  停战后,金钟五继续在韩军中任职,仕途还挺顺利,1960年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1962年晋升上将。

  因为韩军的最高指挥权一直在美军手上,所以金钟五当时是韩国武官中职务最高的。

  1964年,朴正熙任韩国总统,他曾在韩九师当参谋长,跟金钟五搭档过,一同参加了白马山战斗。

  可是两人身居高位后,反而不太合得来,朴正熙当总统后不久就把金钟五调去了预备役。

  2年后,1966年,金钟五郁郁而终,时年45岁。

  金钟五的军事生涯中,最高光的时刻当属春川战斗和白马山战斗,两次战斗都是带着二流部队力克强敌,锤炼出两个荣誉之师。

  其中“春川的磐石”韩六师随后吃了不少败仗,就回归平庸了;而“白马部队”韩九师后来作为主力部队参加了越南战争,表现不错,为挣得美国援助出了不少力气,至今仍是韩军的精锐部队。

  春川战斗和白马山战斗虽然赢得挺漂亮,但按参战人数、作战时间算,都只是“战斗”级别,规模离“战役”还有一定差距。

  这种层面的胜仗放在志愿军、美军乃至朝鲜人民军那里,都算不上什么特别突出的战绩,但这依然无碍金钟五成为韩军名将,以及韩军最能打的将领之一。

  毕竟,朝鲜战争中大小仗成百上千,韩军能拿得出手的胜仗,真没几个。

  文/温凯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