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弹劾抛弃的特朗普 重新被推上夺回总统宝座前台

  在西方人的思想观念中,多党制是民主制度最直观的体现,所以在很多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中,多党制深受喜爱。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国内政局一直由民主党和共和党两个党派交替掌握。

  然而,自从特朗普下台以来,似乎美国民众也不愿意买这两个政党的账了。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盖洛普的民调结果显示,超过62%的人不满两个政党所做出的政绩,并认为现在的美国需要第三个政党。

曾被弹劾抛弃的特朗普 重新被推上夺回总统宝座前台

  2020年2月27日,特朗普与他的非裔支持者代表在白宫一起举行祈祷仪式

  首先,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许多在战乱废墟中刚刚建立起来的小国家就是由于多党制的政体,最后才走向又一次的解体。

  其次,多党制往往因为双方的愿景不能统一,所以办事效率低下。

  再次,多党制由于大选的选票问题,常常会将大批的游说资金放在拉票活动上。

  就拿美国来说,民主党和共和党多年来的争端就集中体现了多党制上述不足。例如前任总统特朗普就曾在就职期限内,大兴政绩工程,在美墨边境处建造一堵绵延不绝、高耸入云的围墙,以杜绝墨西哥边境移民和运毒贩毒的活动。

  但新上任的民主党总统拜登,就不是很喜欢这堵墙。民主党认为斥资如此巨大,只是建造了一道“风景线”罢了,还不如将剩下的钱都用来加强边境安检站的建设。现在这堵墙还会不会继续完工,成为美国社会面临的难题。

曾被弹劾抛弃的特朗普 重新被推上夺回总统宝座前台

  其实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紧密围绕的议题还是防控疫情和经济复苏。拜登显然更倾向于对疫情的严格防控,这显然是更符合当前美国的国情。

  由于特朗普在四年中所奉行的政策与之前美国的战略部署渐行渐远,许多共和党人纷纷表示愿意舍弃特朗普。但不可忽视的是,特朗普在民间依然拥有广大的群众基础,那些底层白人便是特朗普最后的政治资本。

  长久以来,美国社会发展导致了畸形的“政治正确”,女权、种族主义运动此起彼伏。实际上落入美国底层的群众恰恰就是看似正常的白种人,尤其是男性。他们虽然会得到“正常”模式的美国公民待遇,但往往一件事情通过互联网不断发酵,白种人便成为“万恶之源”。长此以往,白种人的社会地位反而不具有正当性。尤其是在上位总统是美国的首位非裔总统奥巴马,白种人的生存状况反而变得更加“无人问津”。

  特朗普之所以上台也受益于这一社会现状,并且特朗普在上台后开始改变这一窘境,制造业的不断回笼使美国就业率随之上涨,白种人获得了很大的优势。同时,特朗普在国内并未像之前几任总统那样重视种族等问题,反而不断树立使美国再次伟大的观念,这让一种民族集体荣誉感在大部分美国人心头油然而生。然而,突如而来的疫情以及特朗普将疫情政治化、大搞单边主义等极端政策,导致其最终失了民心,也丢了总统宝座。

曾被弹劾抛弃的特朗普 重新被推上夺回总统宝座前台

  此前特朗普吵吵嚷嚷的说什么要创立第三党派,就是不希望自己的政治资本白白浪费。更何况,特朗普执政期间也并非没有建立起“同盟”关系。例如美国著名的长枪协会,就一直受到特朗普的照顾,大选期间特朗普处于颓势时,甚至有人怀疑长枪协会会支持特朗普的支持者,进而引发美国巨大的内乱。

  只是特朗普若要创立党派,究竟代表着谁的利益,又能否获得入住国会的资格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首先,如果是代表了美国底层白种人的利益,那就是搞种族歧视,根本难以立足。

  其次,这与民主党的初衷不谋而合,而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人脉也会彻底瓦解。所以第三党派创立的合法性、合理性便很难确定,当下最有利于特朗普的选择还是在共和党内谋取更多的支持,以准备2024年的美国大选。

  根据美国民调显示,自1月以来,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支持率持续走高,目前有81%的共和党人对特朗普表示支持。有人会有疑问,明明在特朗普的支持者冲击国会时,共和党人已经明确表示放弃特朗普,调动国民警卫队镇压这些抗议者。此时为何又将特朗普推往政治舞台前沿?

曾被弹劾抛弃的特朗普 重新被推上夺回总统宝座前台

  彼时,国会的情况万分紧急,众议员的演讲台都被拿到网站上去拍卖,佩洛西的办公室也被非法闯入,这些都表示着美国一直以来的民主制度遭到了史无前例的破坏。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特朗普,显然也没料到事情会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其实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一旦起个头,事情便朝着无法掌控的局势发展。特朗普在号召其支持者“进京勤王”时,也只是想向所有反对者展现一下自己庞大的群众基础,压根也没想到会出现打砸国会抢烧的下作之举,甚至还闹出了人命。共和党权衡利弊后,只能放弃特朗普。而此时,共和党民主党已经开始为下一次总统宝座的角逐铺路,此次占了下风的共和党不得不尽早多打基础做准备,而看来看去拥有众多铁粉的特朗普无疑还是最佳人选。

  毕竟,在美国从政,必须得做到翻脸比翻书快嘛!(杨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