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海底商业奇谈】系网易新闻网易号与【海底青年】联合出品,内容独家发布在网易号平台,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我和贾跃亭挺像的,我们都是山西人,都有一样的思维方式,我俩最大的问题就是要控制住内心浮躁的欲望。”

  2019年,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被捕之前,曾在一档节目中谈及自己和贾跃亭很像,两人都有控制不住欲望的缺点。

  没想到一语成谶,当年9月2日,就被上海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批捕。

  冯鑫被捕事件祸起2016年的光大资本投资暴风集团,共同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 & Silva Holding被骗事件。

  这件事除了让暴风集团从神坛跌入谷底,同时也引发了光大证券的人事大地震。

  光大证券原董事长薛峰、光大资本原总裁代卫国、MPS项目负责人项通、合规总监陈岚和首席风险官王勇全部因此事件免职或自行辞职。

  经历两年的时间,代卫国在光大资本下属的光大浸辉投资公司担任执行董事,这是当时专门为收购MPS公司而设置的投资公司。这样的“降职”安排,看起来更有戴罪立功的意思。

  代卫国在尝试向向暴风集团追偿7.5亿元未果后没有放弃,近日以开曼浸鑫公司的名义向MPS公司原卖方股东提起金额约为6.61亿美元的诉讼。

  代卫国要复仇了。

  01

  山西阳泉,出了两个中国互联网的领军人物,一个是百度的李彦宏,一个是暴风集团的冯鑫。

  2015年3月,暴风集团在深圳创业板上市。最初发行价为7.24元,上市后股价疯涨,创下40天36个涨停的记录。市值最高的时候一度超过400亿元,被市场称为“妖股”。

  当时,暴风内部因此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66个百万富翁,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本人账面身家也超过百亿,那是暴风集团和冯鑫高光的时刻。

  在这之前,涉嫌传播淫秽内容的快播创始人王欣外逃110天后被抓捕归案。而被冯鑫奉为偶像的贾跃亭,刚刚靠乐视超级电视和手机试图打造视频生态。

  下载量超过70%的暴风影音,无疑是连微信和QQ都羡慕的现象级软件。长期稳坐视频播放器领域第一的位置。

  1993年,在合肥工业大学管理工程的冯鑫刚刚毕业。在学校里,冯鑫成绩很差,挂了很多科,大二时还差点因此被劝退。以至于同学们只要看到他就觉得放心,因为冯鑫在,就没人是最后一名。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熬到毕业,没拿到学位证的冯鑫自然也没赶上包分配的工作,在家待了几年,每天出门瞎混。

  有一天,冯鑫跟人打架,被人把眼睛打受伤,进医院躺了半年多。在病床上,他总是梦见自己身在斗兽场,当时劝他退学的书记变成怪兽追咬自己,母亲和妹妹则坐在看台上无能为力。

  出院后,冯鑫立刻跟母亲表示:“妈,我不出去混了,你给我找个工作吧。”冯鑫的母亲通过熟人,把冯鑫介绍进了山西阳泉矿务局子弟中学教历史。

  第一堂课讲的是陈胜吴广。讲了一天,冯鑫觉得不合适。书里的人可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自己为什么就要被困在中学里当一辈子历史老师?

  于是第二天就去找母亲认识的那位熟人,矿务局多营总公司副总经理裴西平。一见面,冯鑫就说:“我想找个科室工作,但我不想有科长管我,我就想待着。”

  面对这样奇葩的要求,裴西平答应了。安排他去分公司的一个科室工作,科室里有五六个人,冯鑫什么都不用干,每周只做一件事,看证券报纸。看完了以后周五去裴西平办公室跟他汇报对股市的看法。

  一直到若干年后,冯鑫回忆起裴西平,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那么帮自己,觉得他是个神奇的人。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半年后,裴西平叫来冯鑫对他说:“小冯啊,武汉有个国际食品贸易会,你能不能出差?”

  按冯鑫以往的脾气是要拒绝的,但面对裴西平他不忍心拒绝,于是就勉强去出了趟差。

  那是1996年,参加完国际食品贸易会回来,冯鑫跟裴西平汇报自己的总结,他说:“中国休闲食品的品牌竞争已经很恶劣了,不像以前在央视一打广告就成功。但是还有很多品类没有被品牌化,像肉啊、主食啊。这个有机会,但在山西阳泉没法做,必须是黄河以北的大城市。”

  汇报完,裴西平立马回答:“好,我们去北京开厂。”

  冯鑫就真的到北京开厂来了。当时准备开个馒头厂,起名叫福喜乐主食厨房。因为要进设备。租厂房,冯鑫免不了到处找人接洽谈合作,谈着谈着,他发现了个跑业务的好处:管饭。

  冯鑫一遇到没钱,就随便买份报纸,找到招商板块,拨个电话过去,就能被对方好吃好喝的管几天。

  到后来,设备厂房都到位了,公司派了个厂长接手,冯鑫担任营销副厂长。对此,冯鑫很不满,私下吐槽厂长“还带个破女秘书,夹个包,就那屌样。”

  厂长原本的工作单位在山西省纺织厂,很重视职工工作状态。他在厂里安装了一根旗杆,安排冯鑫每天五点半起床带领职工跑操。

  当惯了土皇帝的冯鑫哪受得了这些,更何况,在荷尔蒙旺盛的年纪里,他还要每晚出去“夜生活”。

  觉得挺委屈的冯鑫找到自己在广告公司上班的女朋友,两个人坐在地铁里一圈一圈地绕。女朋友跟他说:“你现在真颓废,不开心就别做了。”

  冯鑫一听,立马带着女朋友回厂里,打了辆面的,当着厂长的面收拾铺盖扬长而去。看着后视镜里叼着卷烟的厂长和其他职工一脸茫然的样子,冯鑫和女友在车里哈哈大笑。

  那是1997年的冬天,冯鑫坐地铁来到积水潭附近,找了片平房挨个敲门,终于租下一间,生好火就出门给裴西平打电话。

  电话里冯鑫说:“裴总我又犯错误了,我又跑了。”对面的裴西平只回答了一句:“啊,那你好好混,实在不行了再回来找我,我们一起再做别的事。”

  算命先生经常讲的“生命里的贵人”也不过如此。据冯鑫自己讲,能被裴西平欣赏,是因为自己在单位看小说《尤利西斯》被裴西平看见,所以对他格外照顾起来。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荷兰《尤利西斯》讲的是青年诗人寻找精神父亲和广告推销员寻找一个儿子的故事。

  冯鑫想不想找“父亲”没人说得清,但看样子,裴西平可能是真把冯鑫当儿子看了。

  02

  丢了工作的冯鑫联系到另外三名“差生”同学,这几个人当时分别在天津、河南、江西,都工作的不顺心。

  几个人一商量,与其在单位受气不如自己干,于是干脆辞了职准备开公司。

  但没钱没经验的几个同学很快就发现,理想很骨感,先找个饭碗顾上嘴更重要。

  于是冯鑫面试了上海喔喔佳佳奶糖公司做销售。那时的喔喔佳佳在国内的知名度很高,生产出来的奶糖基本上都是供不应求的紧俏状态。这让冯鑫捞到第一桶金,同时也积攒了一批零售渠道的人脉。

  冯鑫边上班边跟别人学注册公司。但公司注册好以后,并没有什么主营业务,几个同学做过BP机维修,也做过煤炭运输,把大同的煤运到天津、上海再分配。但都不太成功,于是几个人打起了喔喔佳佳奶糖的主意。

  冯鑫注册了一家食品贸易公司,专门干起了喔喔佳佳、康师傅、旺旺等食品的销售。

  仗着喔喔佳佳公司销售的职位,冯鑫的食品贸易公司很快就赚到了钱。但好景不长,这个公司很快也因为渠道被收回而散伙。

  半年多没工作的冯鑫,期间拿着简历去过人才市场,但被别人审视的感觉让他转身就又出来了,尽管没钱,至少自尊心保住了。

  熬到1998年春节,冯鑫回家没有跟父母说自己已经没工作了,倒是妹妹看出来了,一反常态送他下楼,然后拉着他的手说:“哥,你要好好的。”

  刚好在春节期间冯鑫看了陈惠湘写的《联想为什么》,他从杨元庆、郭为身上看到了未来,冯鑫觉得,这才是自己要干的事业。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为了去联想工作,冯鑫花光所有的积蓄,买了一台586电脑想要补补计算机知识,和其他年轻人一样,除了玩扫雷什么也没干。

  硬着头皮去了联想,对招聘的人说:“我想来联想工作,做什么都行。”招聘的人看了看他的履历,觉得确实不太适合,就问他:“你有北京户口吗?”冯鑫回答:“没有。”“那我们不要。”

  当时四通的求伯君正准备重整金山,联想的柳传志决定出资,由金山做WPS来跟微软竞争。冯鑫从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以后决定退而求其次,去联想投资的金山工作。

  几经周转,冯鑫终于从文曲星公司跳槽到了金山做销售。

  上班第一天,雷军召开业务会,对大家说:“我们今年任务很难啊,2700万。”冯鑫心里偷偷笑,“这公司好小啊,我卖奶糖一个省都能卖到一千万。”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果然,之前积累的销售经验在金山发挥了大作用,冯鑫用六年的时间一路坐上了金山市场渠道部经理、市场总监、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的位置。

  事业有成后的冯鑫开始钻研《鬼谷子六韬》,在古籍中寻找业务感受。

  但很快,冯鑫还是离开了金山,并且是被辞退的。

  03

  2004年,冯鑫32岁,换了个成都女朋友。拗不过女朋友的劝说,跑到成都买车、买房,准备在成都定居。

  在成都的日子就像养老,每天钓鱼,连钓了三个月。周鸿祎听说他离开了金山主动联系他,结果冯鑫一口答应下来:“行,只要我还回北京就去你那。”心里却偷偷想“问题我不回北京啊。”

  结果有一天,冯鑫接到母亲生病的电话,叫他赶紧回家。到家后,母亲立刻扣下他的手机,不允许和任何人联系,包括那个成都女朋友。

  三个月后,母亲亲自押送他回到北京,跟他说:“你必须在北京。”

  后来冯鑫很感激母亲当时的霸道,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起到正面作用为数不多的女人之一。

  回到北京的找到周鸿祎,周鸿祎当时正在雅虎中国。刚一去,周鸿祎就跟他交了底:“我还有一年合约期,一年以后我肯定走。”冯鑫心想:“这算什么事啊”,但还是坚持干了下来。

  入职以后的冯鑫分管研发,连计算机都不会用,更别提看懂程序员们码的代码。于是跟周鸿祎抱怨。周鸿祎大吃一惊:“你不是研发出身吗?”,弄了半天,周鸿祎连他是干嘛的都没搞清楚,但好在周鸿祎急着走,也没空搭理冯鑫。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等到周鸿祎在雅虎的会议上跟高管们吵架,把办公室的玻璃都砸烂,要求所有人不许加班。雅虎中国才不得已放周鸿祎离职。冯鑫觉得没人罩着自己了,于是决定自己创业。

  借助之前积攒下来的人脉,冯鑫在北京城把互联网圈的大佬找了个遍。跟雷军说:“你把杀毒软件让给我吧,你们别赚这个钱了,我来经营,算给你打工。”雷军当他是个二傻子,问他:“我们在做游戏,你能干什么呢?”

  周鸿祎准备做动态搜索千百度,冯鑫没兴趣,他想自己创立一个软件帝国。

  2005年,实在拉不到投资,冯鑫自己出钱成立了两家公司。一个是酷热影音,做播放器,一个是做插件的公司。但是赚钱很快,两三个月就赚了100万。

  很快,做域名投资的蔡文胜找上他。蔡文胜2004年获得IDG和Google投资,创立的265网站被谷歌收购。手上有钱,就举办了个首届中国站长大会,让互联网个体从业者有机会向商业转型。

  他是冯鑫遇到的另一名伯乐。喝茶、抽烟,两人半夜见面聊了不多久,蔡文胜就决定投资,但冯鑫觉得他名气不大,内心还有点拒绝。

  考虑了一晚上,勉强同意蔡文胜的投资。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两个月后,蔡文胜的300万刚到账,IDG的风投也来了,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们能给多少钱?”,IDG的人问他:“你觉得值多少?”冯鑫挺直身板回答:“我觉得最少1000万美金。”说完瞄了一眼对方的反应,又接了一句硬气的话:“你们要是嫌贵也可以不投,我们保持联系。”说完转身就下了楼。

  冯鑫这把赌对了,刚下楼,IDG的电话就跟了过来。事后冯鑫回忆,这笔钱真的很重要,不然我哪有钱收购暴风。

  在这之前,人人网的陈一舟也约过冯鑫准备投资,陈一舟问冯鑫:“你打算赚多少钱?”冯鑫一盘算,怎么也得两千万吧,于是回答:“我有个手下,我答应让她挣到2000万,你算吧,我应该挣多少。”陈一舟笑了,他回答:“应该乘以十。”冯鑫说:“那就乘十呗。”“那我们买不起。”陈一舟回答,冯鑫倔强地怼回去:“那就算了呗。”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有了IDG的投资,搜狐、新浪、优酷、盛大都来找他谈收购,但冯鑫隐约觉得自己这个事可以干得更大,于是光谈就是不卖。

  从05年创业到15年上市,冯鑫从一个不懂技术的销售,一路把暴风做到国内视频播放器第一把交椅上。

  他坚信,只要在PC上成功。他牢牢把播放器第一品牌的地位占住,别人谁也动不了自己。“别看优酷他们虽然很大,但会有上千上万个视频网站,会分得很散,播放器最大那个人仍然会垄断60%的市场,这个老大不会比视频那个老大差。这个故事在我看来是一个必胜之战,是一定会赢的。”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冯鑫的判断没有错,很快iPad来了,智能手机来了,“这里面更适合做播放器,更不适合做网站,浏览器更讨厌,我的机会更大了。”

  04

  分众传媒的老板江南春,把广告业务做到行业巨头以后,仍然坚持在超市买衣服,自己谈客户。冯鑫问他:“你这是干嘛啊?”江南春回答:“我完蛋了,我已经是钱的奴隶了。我对钱完全没兴趣,但对挣钱很有兴趣,有一天能死在挣钱的路上就是最好的结局。”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在冯鑫看来,江南春这种行为不可理喻。他只想变着法的享受生活,找个地方吃螺蛳粉,开图书会,参加各种亲朋好友的聚会。

  只要暴风还在挣钱的轨道上没偏,他就能继续享受生活。可是很快,贾跃亭的乐视网开始频频有大动作出现,尤其是购买版权上。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2016年,贾跃亭在“无破界不生态”新品发布会上,用超级电视和超级手机击穿了硬件底价。同时,大手笔收购电视、电影以及体育节目版权。当年就以640亿元的身价,在《新财富500富人榜》上排名第八。

  这多刺激,有了版权,以后就能躺着收钱。冯鑫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同乡贾跃亭的财富密码。于是也开始着眼于投资版权收购。

  很快,冯鑫联系上了英国的版权公司MPS,这是三位意大利创始人的企业,从创立之初就拥有意甲的版权,在全球体育版权市场迅速升温的十几年中,MPS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玩家逐渐成长为地位举足轻重的版权巨擘。

  冯鑫想要收购这家公司,做个一劳永逸的投资。但对方开价很高,足足52亿人民币。

  于是冯鑫找到了正在寻找项目的光大资本总裁代卫国。两人对这个项目的前景讨论后一拍即合。但冯鑫并没有坦承跟代卫国交底:自己拿不出10亿元。

  代卫国立刻联系招商银行、华瑞银行等资本方,由光大资本的旗下公司光大浸辉和暴风集团共同成立上海浸鑫投资基金。由这家基金收购欧洲体育版权公司MPS.

  其中,浸鑫基金优先级有限合伙人出资人民币32亿元、中间级有限合伙人出资人民币10亿元、劣后级有限合伙人出资人民币10亿元。优先级的32亿元由招商银行出资28亿元,华瑞银行通过爱建信托出资4亿元。

  而劣后级有限合伙人出资的10亿元则属于暴风集团。为了促成交易,冯鑫私下向交易的监管及审计等多方私下行贿,才隐瞒住暴风没钱的事实。

  只要交易完成,就不愁没有钱来堵这个窟窿。

  但让冯鑫没想到的是,原以为自己的猎人,却不成想被MPS的三个意大利老狐狸摆了一道。

  为了让对方同意收购,冯鑫忽略掉收购合同里重要的一项:人员。

  版权公司最重要的资产,除了版权就是运营版权的人员。这份收购合同里没有规定收购完成后人员的去留,结果MPS公司刚收到钱,三位创始人就相继离职。

  这让代卫国和冯鑫傻了眼,以为对方高管离职,那就等于留下一个空壳公司。

  果然,被收购之后,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体育版权一步步丧失。

  2017年,MPS在意甲国际版权的竞标中输给竞争对手IMG,这也是MPS自创立以来首次丢掉意甲版权。同年,BeIN体育也从MPS手中将法甲版权夺走。此后,MPS在体育版权市场上节节败退,并且由于无法支付版权费,各大版权方有的与MPS提前终止合同,有的则是直接将其告上法庭。

  到2018年,MPS多家子公司先后进入破产清算。2018年10月,MPS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

  收购失败之后,光大证券旗下光大资本被迫承担起巨大责任。而优先级投资人也将冯鑫以行贿罪提起诉讼。

  2019年7月,冯鑫因行贿入狱,9月,暴风集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20年11月,暴风集团退市。

  冯鑫的暴风影音现在早已消失在网民视线之外,但光大资本欠下的债务却在几年来持续影响光大证券的业绩。

  光大证券公告,向MPS公司原卖方股东提出欺诈性虚假陈述以及税务承诺违约的诉讼主张,涉案金额约为6.6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亿元)

  狱中的冯鑫能否翻身,就看光大证券这次海外诉讼能否成功。但即使追偿成功,暴风也早已错失了市场,冯鑫将面临再次创业的过程。

  MPS破产的2018年,被冯鑫视为偶像的贾跃亭已经跑到美国担任法拉第未来公司CEO,乐视则成为一堆烂摊子丢在了国内。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

  而同年5月,山西省阳泉煤业集团公司总经理裴西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公职。

  这个曾无条件给予帮助的“父亲”也倒下了,冯鑫未来的路上还会有“贵人”相助吗?

  暴风影音冯鑫:靠"父亲"起家 行贿入狱后"父亲"也倒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