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做俯卧撑 不知道学生会干部的级别

“绝了,绝了。”雨噼里啪啦,湿漉漉的台阶旁,一群议论的学生里,有人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开始做吧。”在有遮挡的台阶上,一名黑衣男生双手插在口袋,对一名红衣男生说道,后者俯身下地,开始做俯卧撑。

黑衣男生对台阶下学生的议论声颇为不满,回头骂道:“你后头吵你妈吵吵吵,淋着。”

这是4月1日晚,发生在山西水利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幕。

视频画面经网络曝光,迅速引发关注和对黑衣男子的批评。

第二天,学校通报,视频一幕发生在学院的中职部,黑衣男生是学生会干部。当时,学生会要求2019级的部分学生到教学楼外集合,配合运动会做整队训练,集合完毕后,还下起了雨。

期间红衣服的测量班班长和学生会干部发生了口角,这名班长被罚做俯卧撑,而其他学生在雨中原地等待。事后,包括黑衣男生在内的三名学生会成员被停职检讨。

不做做俯卧撑 不知道学生会干部的级别

山西水利职业技术学院就此次事件给出的声明

“好大的官威!”一条评论再次引发舆论对学生会的负面情绪。

学生会官僚化,早已人所共知,在问题更容易暴露在公共空间的技术背景下,越来越多的极端事例不断出现。

此前,在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学生会成员群里,一句“要开会吗,学长?”的寻常问话招来不满:“杨主席是你们直接@的?现在你是在叫学长?我不想看见第二次。”

还有,浙大学生会干部对活动赞助方言语粗鲁:“我他妈这么跟你说话完全是你自找的,浙大的副党委书记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一个小小的财务牛逼的,搞不好你就等着负责任啊。”

不做做俯卧撑 不知道学生会干部的级别

2018年11月,浙大一名学生会干部的聊天记录曝光,其对活动赞助方放话:“那你不信你就试试。如果没有我点头,我看明年浙大所有的健身活动,我看XX有没有他的份,你不信你试试啊,可以试试。”

从职校到名校,学生会干部拿官腔、发官威的事例已不新鲜,但学生会的官威究竟从哪里来,还藏着哪些问题?

山西水利职业技术学院的爆料学生拒绝了南风窗记者的采访要求,学校宣传部也没能对班长为何甘愿受罚给出有效回应。但和过往同类事例相比,这次山西水利职校的学生会事件,仍有几个点值得关注。

一是事情发生在中职学校,学生年龄大致在14~16岁,和普通高中学生一般大,大多应该未成年。不同于大专、本科学生已经成年,中职学生年纪偏小,生源素质上偏低、管理难度更大。

第二,这是班干部和年级干部之间的矛盾,也是学长和学弟间的冲突,虽然年纪相仿,但在年级上,班长是2019级,相当于高二学生,学生会干部是2018级应届生,后者有年级、资历上的层级优势,容易产生上对下的优越和威胁,以及下对上的屈从,但这是需要加以警惕的错误心理。

第三,组织活动训练、施加惩罚的不是老师,而是学生会干部,冲突发生在学生集合后、不到10分钟的时间。从曝光视频画面来看,矛盾爆发时,老师暂时缺位,由学生会成员代行组织和管理职责。

不做做俯卧撑 不知道学生会干部的级别

从曝光视频画面来看,没有老师在现场

山西水利职校宣传部李部长对南风窗印证了这一点,中职部学生会的日常职责是组织学生活动,当晚是中职部学生会第一次组织学生进行运动会列队训练,原本有中职部老师负责方队训练,但具体老师人选并未安排妥当,最终由学生会组织。

归根结底,这次矛盾其实还是管理上出了问题。

学生管理,一般是老师的事,学生会应该“服务于学生”,但这种认知存在不小的偏差。学生会其实就是个工作场所,协助老师干活儿的地方,面对学生,学生会成员经常是在代行教师管理职责,集中在3个场景:查课、查寝、组织活动。

老师为什么不管?为什么要学生参与管理?

因为老师管不了那么多、不爱管,而学生参与管理有其便利。

以中职学校为例,学生对老师的描述里有这样几句:只上课不管事,新老师管久了就懒得管,尽力了但管不了。

中职学校的工作压力和难度并不小,学生基础薄弱,还有更复杂的家庭问题,纪律难管,还容易打击上课积极性,需要老师付出更多时间和耐心,单是在教学任务上就要牵扯很多精力。除了备课上课,老师还要承担培训和其他行政职责。

不做做俯卧撑 不知道学生会干部的级别

201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由于受到种种条件限制,现有中职学校高级职称教师比例偏少,骨干教师流失严重(图源:学术论文)

有中职学生也曾透露,中职老师的流动性大,离职的不少,很多事情由学生会进行管理。

关于中职教师的离职问题,有文章曾对276名中职教师离职意愿的影响因素进行研究,作者发现:工作压力、工作强度、晋升机会、中职学校社会地位、生源数量和质量,显著影响老师的去留选择。

至于大学,教师的科研任务更加繁重,职称评定也是重压,同样没有充分的时间、精力、动力管理学生,毕竟投入产出比不太划算。

所以年级越往上,管理和教学越是分开,这既是专人专事、靠分工提升效率的需要,也是迫于一个教师不足以同时胜任两项重担的现实。

可即便有了班主任、辅导员承担更多管理职责,但一两位专职辅导员,往往也对应一整个年级,杂事繁琐,而管理也不可能是看人犯,时刻紧盯。

学生会就被挑选出来,分担教师的管理任务。相比于校内勤工助学岗位用钱换来人手,学生会其实筛选一批固定的人,被赋予了一些管理权力,以减轻教师的管理压力,尤其是查课查寝这类最耗时耗力,又价值不大的工作。

客观上,学生最了解学生,他们朝夕相处,有助于学生的声音传递给老师,这样的设计本身没有问题,只不过人心的复杂增加了新变量,有时会让好事变坏。

不做做俯卧撑 不知道学生会干部的级别

电视剧《武林外传》剧照

学生会被赋予的权力是大是小并不重要,关键在“学生管学生”的关系成立了,而它的风险就在于,有时会带来学生之间的立场对立和交往冲突,一旦有人借机生事、滥施淫威,就会有一桩桩事故。

山西水利职校大专部的一名学生拒绝了电话采访,只愿意用文字交流,因为“害羞”。

中间她问:“视频里的某些行为让你很难以理解吗?”记者表示自己不理解学生为什么甘愿受罚,之后她说起自己初中时曾遭遇过校园暴力,这很深地伤害了她:“见识到了,就会闭口不言了。”

不做做俯卧撑 不知道学生会干部的级别

电影《悲伤逆流成河》

那位被迫做俯卧撑的班长,正遭遇着一次公开霸凌,而围观的学生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