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相降低骑手过年奖励? 饿了么道歉

  近日,有骑手在社交平台爆料称,今年春节,饿了么平台为留住骑手推出了《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的活动,该活动共七期,奖金8200元,但在第六期,饿了么平台对于跑单的要求大幅提升。骑手质疑平台临时提高骑手单量,变相降低春节加班奖励。

  变相降低骑手过年奖励? 饿了么道歉

  饿了么对于活动第六期的要求,骑手需跑至少380单

  1月19日,饿了么回应称,饿了么推行的针对众包优选骑士过年奖励,是春节补贴之外的额外年终激励。初衷是保证春节供应,也让骑士能多挣钱。

  奖励期从1月11日开始至2月28日结束,一共分为七期,每期七天,每期有固定的送单量任务。骑士累计完成大于三期送单量,则可获得奖励。完成期数越多激励越高。并非网上所说某一期完不成则没有奖励。

  饿了么在回应中表示,确实在一些城市和商圈的单量预估出现偏差,导致第六期(2月15日—21日)在进行中,这些区域目标偏高。在此真诚向骑士朋友们致歉。

  饿了么表示,已经采取两项行动:2月21日第六期结束后,会整理出全国所有的订单有偏差的区域名单,额外增加补偿活动,并公布给骑士。还会优化最后一期活动的单量设计,让更多骑士得到奖励。

  此前,“饿了么客户关怀”微博账号也曾回应此事称,抱歉给骑士们带来了不好的体验,已针对骑士反馈的问题区域进行动态调整。活动是在每单春节补贴之外的额外年终激励,一共分为7期,每期持续7天。骑士累计完成大于3期,则可获得奖励。只要实际完成量大于3期都可获得奖励,完成的越多,奖励越高。

  从骑手的爆料来看,其所在的接单城市是北京,《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2021年1月11日至2021年2月28日,总计49天,第一期350积分需跑290单,第二期140积分需跑265单,第三期140积分需跑255单,第四期420积分需跑235单,第五期140积分需跑94单,第六期310积分需跑380单。该骑手指出:“第六期时间为2月15日至2月21日,农历正月初四,很多商家都没有营业,哪有这么多单子给我们跑?”

  当时,“饿了么客户关怀”在回应中称,会一直持续关注骑士跑单情况,并会根据实际业务情况评估每期活动方案。

  马上评|不能任由外卖平台套路骑手

  澎湃首席评论员 西坡

  这个以“就地过年”为主题的春节假期刚过,就传来外卖员响应就地过年号召却被平台套路的糟心消息。

  综合骑手爆料与媒体报道,事情是这样的:今年饿了么为了留住骑手,推出了《畅跑春节优选系列赛》的活动,活动共7期,每期都要完成,才能拿到最终奖金8200元。前5期的任务量普遍都是200多单,第6期突然提高到380单。很多骑手表示根本就完不成,认为是平台恶意提高“游戏难度”,目的是少发奖励。

  饿了么回应称,这一活动设置的单量原本就是浮动而非固定的,年后订单量开始快速恢复,后面几天的骑手单量也会随之提升。相关负责人还表示,只要累计完成大于三期就有奖励,以北京地区为例,完成5期奖励3400元,6期奖励5250元。

  所谓“年后订单量恢复”的解释,没有太多说服力。第6期是从2月15日开始的,农历正月初四,很多商家都没有营业,难怪骑手质疑“你们平台心里没有数吗?”只从数据上来看,从第5期到第6期的单量涨幅也极不自然。

  说白了,骑手们遭遇的是广大消费者十分熟悉的“最终解释权归商家所有”套路。最开始冲着8200元的诱人奖励留下来就地过年,跑完5期,年也过完了,突然发现那8200元就像挂在驴子面前的胡萝卜,可望而不可及。

  胡萝卜并非完全吃不到。但3400元与8200元相差之大,足以让骑手们产生强烈的上当感。如果平台一开始就表明“大多数参赛骑手只能拿到3400元奖励”,骑手们今天也不会气愤难平。

  在消费者保护领域,“最终解释权”套路早已被认定为“霸王条款”,如遇纠纷,有关部门会维护消费者的知情权与公平交易的权利。外卖平台以“赛事奖励”的方式诱导骑手“自愿参与”,却通过不透明的游戏规则误导骑手,这是平台经济下的新现象。但是其中的不公平、不对等,不能被无视。

  去年,《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文刷屏,引发公众对外卖骑手生存境遇的普遍关注。其中的核心问题就是算法对骑手的单向不透明,使得骑手缺乏与平台博弈的能力。在反垄断的大背景下,饿了么与骑手的这次冲突,应该引起各方的注意。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要得到保护,就不能任由外卖平台随意发挥“最终解释权”。

  相关新闻

  饿了么回应“武汉外卖员送餐途中猝死”:追加抚恤金至60万

  针对“武汉一外卖员送餐途中猝死,此前赔2000元慰问金”一事,1月14日,饿了么向澎湃新闻表示,平台已启动后续事宜专项协调小组,在向家属表达哀思与慰问的同时,从蓝骑士关爱金中追加骑手抚恤金至60万元。

  此外,饿了么表示,该骑手肖某系上海佩仁企业服务外包公司安徽宿州分公司配送人员,骑手抚恤处理中,因涉及了两个代理商的清退交接,导致处理不及时。

  潇湘晨报1月13日报道,2020年5月6日晚7点31分,武汉一名饿了么骑手肖刚(化名)在送餐途中倒地身亡,妻子冯媛(化名)接到第三方公司“安徽蓝喆”的电话,对方称会帮忙申报3万元猝死保险,有“2000元的人道主义补偿”,还“特别申请到15000元”。

  对于该赔偿方案,冯媛拒绝,并提出要做工伤认定,安徽蓝喆却告知“并无工伤一说”,双方协商不成。

  前述消息称,2020年6月,冯媛曾向武汉市黄陂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确认丈夫与安徽蓝喆的劳动关系,要求对方按照工亡标准赔偿80万元。同时,冯媛申请饿了么所属的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控股的“杭州拉扎斯”对安徽蓝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11月,仲裁结果出来,仲裁委员会认可安徽蓝喆的说法,认为肖刚“自行购买劳动装备,自主安排工作,自行决定何时上下线,自行决定休息时间,自主选择是否接单”,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法上的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冯媛的请求全被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