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车身亡女孩父亲:她原本计划搬完家过两天回老家

  长沙23岁女孩使用货拉拉搬家过程中离奇身亡一事,持续引发关注。2月22日晚,死者车女士的父亲在接受南都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女儿本计划搬完家过两天就回老家过年,并计划今年买房。事发时,车女士养的宠物狗也在货车上。

  22日晚,南都记者重走了车女士跟车当晚的行程发现,事发地靠近工业园区,位置偏僻,警方目前正查看该区域监控。

  跳车身亡女孩父亲:她原本计划搬完家过两天回老家

  长沙市岳麓区曲苑路事发路段。南都记者 黄驰波 摄

  南都此前报道,据网友报料,2月6日21时许,长沙年仅23岁的车女士从货拉拉面包车的副驾驶跳窗,后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该网友透露,事后了解到在不到10公里的路程中,面包车曾数次偏航。

  2月22日晚,车女士的父亲向南都记者回忆,女儿在岳阳长大,2019年从长沙某大学传媒专业毕业后,进入当地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人力资源工作。“她和弟弟,与在长沙的叔叔婶婶、堂弟堂妹都相处得很融洽,”车先生告诉南都记者,案发当天中午,女儿曾与母亲聊天说,计划大年廿八乘大巴回岳阳老家,并转了1.8万元的工资给其母亲存起来。“当晚9时24分她还在工作群里回复同事,6分钟后就出事了,这几分钟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车先生哀恸称,女儿已有谈婚论嫁的对象,并计划年内买房,家人没有发现车女士生前有任何异常。

  跳车身亡女孩父亲:她原本计划搬完家过两天回老家

  2月22日晚,长沙市天一美庭,车女士的父亲。南都记者 黄驰波 摄

  车女士的叔叔表示,侄女的新租处距离公司更近,租金也更低。家属向南都记者表示,事发前车女士是独居状态,养了一只萨摩耶宠物狗。宠物狗事发时也在车上,事发后则被送到了宠物院。

  2月22日,车女士的叔叔告诉南都记者,案发后家属多次重走事发路线,“那段路晚上非常偏僻,也没有监控,车上也没有行车记录仪,为什么会是后脑勺着地身亡,我们至今感到不解。”他表示,家属打听了解到司机周某系岳阳人,此前有跑“黑车”经历。案发至今,家属们没能见到该司机。

  货拉拉方面2月21日曾发表声明称,对该事件表示悲痛和遗憾。据介绍,目前警方对该事件的调查仍在持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

  相关推荐

  女孩跳窗身亡:抢救时已喊不答应 2次开颅手术未救回

  当事人6分钟前还用一如既往的状态在工作群里发信息,6分钟后就突然跳窗了,这短短的六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23岁女生货拉拉跟车跳窗身亡

  货拉拉回应

  2月6日,长沙用户车女士在货拉拉平台预约搬家订单,在当晚跟车搬家途中跳车,该订单服务司机周某立即拨打120送医,后车女士因医治无效去世。

  21日晚间,针对“23岁女性在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的消息,货拉拉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对这一事件表示悲痛和遗憾。

  货拉拉表示,2月8日从警方获悉事件后,货拉拉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项处理小组,即刻配合警方提供所需的一切订单资料,并于2月9日抵达长沙与家属取得联系,表达深切歉意和负责到底的态度。在警方的安排下,货拉拉于2月11日与家属就善后事宜展开第一次商谈,但遗憾未能达成一致,由于当日为除夕,在警方建议并取得家属同意的情况下,双方约定在春节假期后继续商谈。

  图据@沸点视频

  

  货拉拉声明称,2月18日假期结束后,专项小组立即开展工作,并多次联系车女士的家属表达积极处理善后的意愿,于2月20日获得家属的回应。目前,货拉拉正积极与家属约定商谈善后的时间。此外,目前长沙警方对该事件的调查仍然持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

  货拉拉还在声明中表示,将全力配合警方工作,对于在该事件中平台应当承担的责任,货拉拉绝不会逃避。

  

  据自称为当事人弟弟的网友质疑,为何货拉拉的车上没有任何录音录像设备?作为网约车平台方,难道就没有任何的监督措施来确保乘客的安全?

  

  惊魂搬家,上车13分钟后就跳窗

  据封面新闻,2月6日晚9时17分,车女士坐上了“货拉拉”派单司机周某的面包车,前往10公里在远的新家。9点24分,车女士还在工作群和同事们互动,看不出有丝毫的异常。9点30分,“货拉拉”司机周某拨打了120和110,称车女士在岳麓区曲苑路跳车了。

  车女士的叔叔于晚上10点左右赶到医院。车女士的手机还放在导诊台,导向系统尚未关闭,他说:“搬家时,侄女自己也开通了导航系统。”

  抢救室里,车女士面部浮肿,已喊不答应,生命体征多项指标已不正常。

  2月7日凌晨2点左右,第一次手术结束,车女士一家却没等来好消息。医生告诉家属,车女士的颅压过大,需要进行第二次手术。当天5点左右,结束了第二次手术后,车女士被送入了重症监护室。2月10日,医生宣布车女士经抢救无效死亡……

  模拟搬家,系统三次提醒“偏航”

  家属质疑,跳车怎么会“后脑着地”?

  据封面新闻,车家人当晚在医院没看到“货拉拉”司机周某,据说警方在半路上将周挡获。这台面包车上没有监控设备,没有任何音频和视频,司机周某个人陈述成为还原事发当晚的重要信息源。

  车家人没有见过周某,警方转述了周某当晚的行车路径,岳麓大道-旺龙路-麓松路-佳园路-林语路-曲苑路,车女士最后在曲苑路跳车。这是一条什么路呢?事发两天后的晚上,车女士的叔叔自驾车,开通导航系统,重走当天晚上“货拉拉”司机走的路线,副驾上还坐了一名女性,目的是更真实体验搬家当晚侄女的遭遇。“输入起始点,就按周某的路线前进,系统三次提醒偏航。”车女士的叔叔就住在附近,老长沙人,对这一带街道非常熟悉,“这么留意,第一次居然没发现佳园路,这条路太暗了,坐在车里,完全是黑灯瞎火的。”让他疑惑的是,一次偏航后,可以按新的规划继续前行,怎么会三次偏航,线路一错再错呢?

  另外,家属质疑,跳车怎么会“后脑着地”?

  经过初步检查,医生告诉家属,车女士是左后脑勺着地受损,背部多处受伤。

  这就是一辆普通的面包车,车身不高,车窗上有醒目的“货拉拉”车贴。按车家人的看法,就是从车顶往下跳,都不一定会受伤,整个车身就一米多高。

  事发现场人少,没有监控。车女士到底怎么从车上下来的?还是只有司机周某的描述。“从这么一个面包车上往下跳,应该是脚先着地,坐在副驾位置怎么会一跳下来就要命呢?”周某描述的是,因为路线偏航,车女士跳的车。什么原因跳车,怎么跳的车?家属要求警方通过沿线监控来调查事件真相。

  据家属了解,周某上路带着一定的情绪。原因是什么呢?车女士通过平台支付了39元,平台再给周补贴12元。在一个省会城市跑这么一趟,车主可能觉得真没赚头。“他们为什么要接这个单呢?如果货方搬下楼,再搬上楼,可在平台之外向货方另外要钱。”车女士的叔叔向封面新闻记者表示,侄女住在一楼,又在路边,加之单身东西又少,就没有让周搬东西上车。“周某向警方陈述,因为没帮助搬运东西,也就没借口另外要钱,上车后就有一定情绪。”

  车辆违规、恐吓记者,

  货拉拉平台审核存漏洞?

  据上海广播电视台报道,去年12月,上海交通执法队员就查到了好几个没有营运资格的货拉拉平台驾驶员。这些驾驶员开的都是载人的小面包车,通过私自改装,摇身一变,成了货拉拉平台的“正规军”,车身还喷了醒目的广告。然而,在执法的过程中,很多司机却是一脸茫然。

  

  被查处的司机声称,当初都是货拉拉主动找上门来,希望他们能够入驻平台,并且他们按照平台的规定,也提交了驾驶证、行驶证、保单等相关资料,但唯独没有提到过“营运证”,平台方面也没有提及过“面包车”是否可以拉货的问题。

  这些不合规的车辆又是如何进入到货拉拉平台的呢?是平台方面的审核不严,还是司机们故意而为之呢?记者在货拉拉APP随机叫了一辆小型货运车,很快,一辆五菱宏光接单了。在运输的过程中,记者和司机攀谈起来,对于“客车”不能拉货的行为,司机师傅可谓是心知肚明。

  

  货拉拉平台到底有没有对司机的营运资质进行严格审核呢?

  记者跟随交通执法总队的执法人员来到了货拉拉华东办事处,针对之前的违法行为进行约谈。

  而当记者问到,司机入驻平台都需要提交哪些资料时,平台方的相关负责人支支吾吾。约谈结束以后,货拉拉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将会陆续清退不符合规定的司机,可是,记者前脚刚离开公司,紧接着就接到了自称是货拉拉负责人的电话,而电话内容更是充满了威胁与恐吓。该负责人张某表示:如果自己因为记者的到来,丢掉工作,日后将会找记者的麻烦。

  

  管理混乱和标准缺失

  货拉拉的阿喀琉斯之踵

  在滴滴入局以前,货拉拉一家就占据了同城货运50%以上的份额,是知名度最广、市场占有率最大、市场第一的同城货运企业。也让货拉拉制定了会员体系,将司机分成不同的等级,并且收取会员费。如果会员费不能及时续费,将会收取司机15%的信息费。

  根据锌财经报道,2019年以来,货拉拉数次单方面下调运费,杭州、青岛、天津等多地都曾引发司机的强烈不满。曾有司机表示,81公里以上的路程原来3块钱一公里,现在降到1.8元一公里,可能连成本都赚不回。

  在货拉拉的货物运送过程中,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并不会发生在车辆行驶中,这也导致了货拉拉平台的监管漏洞,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货拉拉的投诉量达到了3163条。比如消费者搬家的时候,需要司机帮忙搬送,会额外收费。这个私下收费的行为可以理解,然而问题在于这个费用并没有标准,很多司机漫天要价,每个司机给出的价格都不一样。更有甚者,小推车的使用也是付费项目。在投诉时,货拉拉客服又常常无法接通,间接助长了这种风气。

  货拉拉投诉量

  

  让货拉拉司机和用户之间产生矛盾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收入过低,然而经过了多年的发展,货拉拉大口吃肉的时候,底层的司机收入并未出现良性的变化,甚至连喝汤都谈不上。经货拉拉抽样调查,76%的新司机表示加入货拉拉前平均月收入在3000元-10000元之间,其中5000元-8000元的占到36%,大部分新司机加入货拉拉后收入水平与之前持平。

  此外,货拉拉也面临着监管问题。然而货拉拉公司,似乎不太care这个。为了提高品牌认知度,货拉拉强制要求司机在车上贴上货拉拉的车贴,但是这是属于违法行为。让司机陷入到一种困境,贴车贴交警罚,不贴车贴公司罚,大量的司机因此进退两难。

  货拉拉认知的局限性,导致其并未能让司机成为自己的壁垒。2020年之前,司机是弱势群体,不得不屈服于货拉拉的“淫威”。2020年后,司机们有了新的选择,滴滴货运成为了更好的选择,货拉拉开始面临司机流失的问题。为此货拉拉针对老司机展开一系列活动,司机会员续费价格减半,并且额外附赠天数。在同城货运的生态体系内,司机是最基础的一环,如果司机面临的各种问题不被解决,则货拉拉危矣。

  目前的货拉极度依赖面包车,然而自用面包车是禁止拉货的。面包车拉货需要到办理箱式货车手续,然后要到相关部门办理货运从业资格证。但是在货拉拉的营运过程中,真正具备资格的司机数量有限,货拉拉或许长期处于非法运营状态。

  “科技改变物流”,面对同城货运的下半场,如何建立公开透明的标准,建立从货运到完善的智能化生态,将会决定货拉拉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