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岁女孩体检后做了"逃兵":羡慕996还有身体本钱去拼

  27岁女孩体检后做了"逃兵":羡慕996还有身体本钱去拼

  当代年轻人最害怕什么?不是催婚、不是生娃、也不是失去工作,而是一份薄薄的体检报告。

  如今的年轻人就是一只“薛定谔的猫”,整日生活在不知晓自身健康状况的“叠加态”,谈起体检心慌不已,不敢迈入医院的大门。

  我们采访了三位在体检后生活发生重大改变的年轻人,面对疾病甚至绝症,他们又做出了怎样的选择?

  「自己的命,

  说什么也得紧紧攥住

  肥猫李,29岁,体检后诊断出早期胃癌

  像这种病,冥冥之中都觉得会降临在我头上,但没想到这么早——25岁。

  2016年的时候,我那个时候因为想要出国读书,就准备去做个体检,那段时间因为工作忙,有将近两年时间没体检了,周围人都说年轻人应该都没啥问题的,我也觉得自己还好,偶尔身体不舒服,可能就是感冒了而已,有一次拉肚子好几天,吃了很多药才止住,有时候胃疼,我也觉得可能就是吃的不好,吃外卖是家常便饭,但不过后来我自己感觉没多大事,就没有管。

  不过在体检的时候,我当时不知道为啥长了个心眼,我跟导诊的阿姨讲了我的担忧,因为之前那段时间工作忙到昏天黑地的,有时候早饭不吃,然后吃饭都在下午三四点,忙方案的事情,特别焦虑,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阿姨,你们这能不能做癌症筛查之类的项目?”导诊阿姨当时就笑了,她就问我:“小姑娘你是有啥不舒服的嘛”,当时我记得阿姨一脸的觉得我一个年轻人在开玩笑,不信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能得什么癌症,我当时也具体说不上来感觉来,很紧张脸色煞白,“没事的,你看你脸色这么好,应该没什么问题,别乱花钱了。”

  在做彩超的时候,我就问了医生,检查的医生就跟我讲,一般像这种消化系统的病,如果有担心还是要去专科去查,一般的普通体检也是检查不出来什么的,可能就做个幽门螺旋菌的检查,但大多数人都是阳性,没什么意义。

  过了一周,我就去医院约了胃镜,后来做了切片检查,果然在胃里发现一处溃疡,医生说大概是一个手指甲盖大小,最后被查出来是低分化癌,恶性肿瘤但还在早期。当时那个医生跟我讲,我算是非常幸运,早期发现之后存活率还是蛮高,如果是晚期的病人,可能也就几个月活头了。

  但即便是这样的消息,我那个月真的特别绝望,爸妈来看我的时候,我妈看到检查单上的癌这个字,就在医院里都瘫倒站不住了,我爸也不说话,眉头紧皱,那段日子也过得特别不好。我妈后来有次还骂我:“猫儿,你干什么都到最后一刻才发觉,生个病也是”,不过后来我妈也跟我道歉了,我也没放在心上,因为这件事给他们打击也很大。

  等从医院里做完手术,之后各种复查,下来大概都花了两年时间,在北京挣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之后也是要多跑医院。曾经出国留学的计划也告吹,我也没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在北美的朋友,整个从网络上彻底人间蒸发了,如今,他们也不知道我的情况,准备的各种学习资料都堆在房间角落,而这几年看过最多的,就是关于癌症方面的资料和书。

  二十多岁的后五年,本来应该是恋爱工作什么的收获阶段吧,但也平平淡淡的,去年我妈给我找了个男生相亲,见了面聊起生病的事,那个男的脸色就变了,之后也没有联系。

  去年一年疫情到现在,我还是在老家找了个清闲的案头工作,吃饭什么的都特别清淡,以前那种大吃猛喝的日子,感觉跟做梦一样,现在就跟个尼姑一样,生活也很寡淡,让你就觉得,自己的命说什么,都得时时刻刻紧紧攥住,不能放松,不然下一秒你不知道什么会到你头上。

  「体检之后,我做了‘逃兵’」

  W,27岁,体检查出腰椎间盘突出

  离开上海两年了,我到现在还是心有不甘。每每想起22岁大学毕业那年跟家里放下的狠话“要在这座城市扎根”,就愈发感到一阵委屈。

  我当了逃兵,不是因为主观意志上的退却,而是因为身体敲响了警钟。

  我之前是做剪辑工作的,就是影视行业里最苦逼的后期。干我们这行,绝大部分人都是夜猫子,虽然生活在国内,过的却是欧洲的生物钟。白天混混沌沌、没有灵感,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静下心来整理素材。

  工作的前两年仗着年轻,也没当回事,因为身边人差不多都这样,甚至以前有个前辈私下里还跟我说,这种作息没什么影响的,只要睡眠时长保证了就没问题。直到我在体检报告上看到“腰椎间盘突出”几个字,才意识到那种话真是完全不负责任。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一次我跟前同事约着一起看话剧,看着看着我突然觉得下肢有点失去知觉,但因为在剧场里,也不好随意走动,我就没吭声。结果直到看完离场,症状也没有多少缓解。

  巧的是,那段时间正好公司组织大家体检,我就记下了这个症状,想着检查的时候问问医生。结果,体检机构的医生听了我的描述直接让我去大医院做CT看一下,她怀疑是腰椎的问题。

  果不其然,CT检查结果应证了她的猜测,但所幸不算特别严重,医生给我开了一堆口服药,并建议定期理疗,在听说我的工作性质后,她叹了一口气,“小姑娘,实在不行考虑转行吧,换个轻松点的工作,不要一天到晚坐在那。”

  但怎么可能呢?做剪辑的,一旦脑子里有了灵感,都是一坐几个小时,不吃不喝地把素材剪出来,有时候连上厕所都会憋着……

  检查出腰椎问题后,我犹豫了许久,要怎么跟公司领导说这件事,虽然他算是善解人意的那种,但我心里也清楚,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是不可能给我放长假休整的。而且,职场上一旦暴露了自己不那么能吃苦,那么职业生涯基本也就被判了死缓。

  几经考量之下,我还是主动跟领导提了辞职,我甚至都没提我的病,只说是个人原因,想要回老家发展。

  回家之后的生活安逸了许多,因为住在家里,有人监督着,生物钟规律了不少。爸妈更是什么活都不让我碰,有时候自己做点家务,我妈都怕我累着。

  其实想想挺可惜的,年轻的时候空有一番事业心有什么用,最后先喊停的是自己的身体。有时候读到那些大厂996的报道我甚至会有点羡慕,毕竟,人家还有身体的本钱去拼,而我,只能灰溜溜当了“逃兵”。

  「一个人被推出手术室,

  是世界上最孤单的时刻」

  李方,31岁,体检查出3公分甲状腺结节

  如今三十多的人了,每到夏天我都得穿一个领子比较高的衣服,老被朋友讲:你不热吗?真实原因还是脖子下方那个大致有六七公分的手术伤疤。

  2018年,我在一家互联网大厂工作,工作差不多有8个月了,作为程序员真的特别累,那段时间将近有三四个月,为了一个项目每天真的没有早回家过,午夜12点到家都算好的,整个人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加上那段时间,老家的亲人也去世了,自己没有回去,心里就特别消沉,整个人每天情绪就很两极,很快就吃不消了。

  公司免费的体检,我那个时候就检查出来有1公分多的甲状腺结节,体检报告上写着“建议随访”。那些商业体检的医生就跟我讲,让我要及早去医院看看,因为年轻人虽然得甲状腺结节良性的人多,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人生就是这样,当你觉得事情已经够麻烦的时候,更坏的事情就来了。到下半年的时候,我就有点崩溃了,就想辞职,都知道互联网公司流动率高,但能招到可以出活的人也是没有那么容易的。我跟领导讲了我想辞职的想法后,领导当时就跟我讲,要我作为年轻人要多承担一些,这样有利于自己的成长,作为男生,我记得当时听到这个话,就泪崩了,一句话也不说,就蒙着头掉眼泪。

  估计领导也是被吓坏了,他出去打了个电话,回来告诉我,公司给我放一个月的假,让我回去调整状态,“什么也别想,就好好休息”。

  那天谈完,简单交接了下工作,我就回去休这个“大年假”了,但还没等我休息好,病就找上门了。

  那段时间在家休息,就觉得自己喘的很厉害,我以为是压力放松之后身体的应激反应,就觉得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去医院看的时候,我才发现,和我这个年纪相仿有很多人都在看这个病,候诊的时候,旁边就有一个很面熟的男生,后来一聊才知道是在公司电梯里经常碰到的别家公司同事,聊了聊才知道他也是来看甲状腺结节的。他说自己在家都卸了半年了,早都辞职不干了。

  他说,他也遇到过公司给他放假的事,“其实这就是公司的策略,宁可你回去休息,也不愿意放你走,让你睡一个月,闲到发慌,然后迫使你最后还是得回去加倍工作。”他最后辞职了:“因为命比钱重要,没命啥都没有了。”

  检查后,医生说我的结节可能是因为工作压力大,脾气差,结节长大了一公分多,建议我手术。那时候我都不敢跟家里人讲,因为爸妈在家那边还挺忙的,我妹妹还在准备高考,不敢打扰他们,我就默默签了字,一个人去做手术了,说实话,我没有多害怕,只是觉得这个事情让人很沮丧。

  现在我还记得等着进手术室的感觉。躺在手术室外面等,看着医生走来走去洗手聊天,一个护士过来跟我确认姓名和病名,我都半天没反应过来,愣了半天,感觉护士姐姐在说一个陌生人的名字,苍白的手术室里就是滴滴答答的声音,还有机器低频的嗡嗡声。

  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别人都是家属来接。把我推出手术室的时候,护士在外面喊了好久陪护,才有人接我去病房。我花了几百块雇了护工第一晚来照顾我,那几天真的惨,直到现在,我记忆还是有点模糊的,不过唯一欣慰的是,我活下来了。可能这种感觉现在想起来有点矫情可笑了,但我现在也把自己当成个“幸存者”看待了。

  手术后恢复还可以,出院后我就直接交了辞职信。翻过年的那年夏天,我约了一个很好的朋友去新西兰旅游了,逛了两个星期,回国后我找了家金融企业的技术部门工作,现在已经是一个小团队的leader,虽然生活并没有那么轻松,但至少没有昏天黑日的加班,也有时间思考自己的生活应该怎么过了,唯一的建议就是,大家千万不要再为工作拼命了,这个真的很重要。

  采访:Jonas,MK

  编辑:Sebast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