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鼻家族"昆明6日:每天至少安排400余人紧"盯"大象

  “人象平安!”2021年6月8日23时,这一从云南西双版纳一路北上的象群“断鼻家族”走出昆明,踏入玉溪市易门县。此前离队的独象则位于昆明安宁市林地内,距离象群直线距离12公里。不少人松了一口气,这其中就包括沈郝。过去几天,原本在昆明市区工作的渣土车司机沈郝放下主业,和数十个同事一起,加入到布防引导大象的队伍中。他们的任务很明确:不能让大象伤到人,更不能让象群进入城区。实际上,从6月2日象群踏入昆明辖区,6天时间里,象群只在晋宁区的双河乡、夕阳乡一带活动,活动区域离昆明中心主城区还有近80公里。"断鼻家族"昆明6日:每天至少安排400余人紧"盯"大象

   6月7日,象群在晋宁夕阳乡山林一带活动。指挥部供图

  过去6天,和沈郝一样因象群而改变原本工作节奏的人很多,他们在大象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地守护着这个跋涉千里而来的野象家族,让它们能安然地在林中漫步、酣睡。官方通报显示,当地每天至少投入400多人次应急处置人员及警力,出动上百辆渣土车等应急车辆,十余架无人机全程跟踪。在一名已追踪大象十余日的工作人员看来,象群进入昆明辖区后,各方面的应急管控明显升温。在政府通报中,对于象群采取的方法是“有针对性地开展布防,持续引导象群向西南迁移”。“断鼻家族”没有继续北上进昆明城区,也极少进入有人的村落,大部分时间在山林间迁移。“人象平安”成了“象情通报”中最高频的字眼。“它们不往人更多的昆明城区走,对人对象来说,都是幸事。” 沈郝说。离开昆明,接下来,象群要何去何从?是否会一路向南“回家”,仍需观察。大象入昆“大家注意,大家注意,大象进昆明啦!”2021年6月2日夜里,15头野生亚洲象继续向北迁移,沿玉溪市红塔区春和街道老光箐村北侧前进,首次进入昆明市晋宁区。这个消息,通过村里的大喇叭传遍了晋宁区双河乡核桃园村火草坝村民小组。晋宁位于滇池南岸,昆明市郊,与玉溪市相邻,全区辖4镇2乡2个街道办事处,人口30万。2016年11月,原晋宁县被撤销,设立昆明市晋宁区。从去年3月离开西双版纳勐养子保护区算,“断鼻家族”已出游1年3个月。这群野象突破了我国亚洲象研究有记载以来大象传统的活动范围,离开西双版纳后,从普洱进而北上至玉溪等多个县市。火草坝村民田鹏回忆称,象群还未进到村子里,村里的大喇叭就开始提醒村民,同时村里也开始进行交通管制。原本安静的村子,因为大象而变得热闹起来。专家学者、警察、消防员、监测员、媒体记者等进到村中,消防车、渣土车、物资车、警车等停在穿过村子的宝夕公路上。在象群出现的地方,都有工作人员勘察象群活动轨迹、辅助投喂象食、疏散人群,确保人象安全。"断鼻家族"昆明6日:每天至少安排400余人紧"盯"大象

  象群经过的路段遗留下玉米秸秆,不远处仍有消防车在此待命。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图

  第二天一早,田鹏看到有工作人员在他家门口放出无人机监测,通过监测的视频画面,他看到象群睡了两个小时左右,然后陆续开始活动。田鹏很兴奋,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野象群,“从没想过象群会来到我们村子里”。很多村民对象群经过自己村子很骄傲,在他们眼里,大象力大无穷,同时又聪明有灵性,是被赋予吉祥平安寓意的动物。6月3日下午,在料草坝的象群出现在自己车窗前时,渣土车司机陈泉内心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蹲守数天终于见到了野生亚洲象群,而且15只都在。另一方面,他又害怕野象是不是可能会对布防的车辆进行冲击,在驾驶室,他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响。陈泉是昆明一家渣土运输公司的司机,从业5年多。象群经常昼伏夜行,陈泉他们也亦步亦趋。一旦发现象群向村庄等人员密集处移动,他们就会按指令将车开往指定地点阻挡,以防出现人象冲突。连日来,他们吃住都在车上。热了就放水箱里的水洗一下,困了就在驾驶座椅后宽约70厘米的临时“床”上躺一会。他们和大象最近时,只有一窗之隔。陈泉介绍,当时群象从山里走出,到达山坳之间一条小路上。渣土车司机接到命令往山坳左边移动,同时宝夕公路通往料草坝村方向的公路也被车辆堵住,阻止大象向北移动。大象们还是近距离靠着渣土车的位置走了一段。相关视频显示,镜头里的大象满身涂满泥泞,盯着渣土车一段时间后又走到田间,最后又回到山间。防范升级:每天至少400余人紧“盯”大象一位“追象”10余天的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相比象群此前到普洱、玉溪地区,到昆明辖区之后,明显感觉防范有所升级。澎湃新闻注意到,6月2日,象群还在玉溪辖区时,昆明市就设立了现场指挥部,同时储备了象食10吨。指挥部要求,昆明市临近区域要进一步完善人象安全防范应急预案,明确责任分工,全面启动布防。象群进入昆明辖区当天,云南省林草局再发通报称:省林草局协调无人机检测团队、应急处置团队、亚洲象专家全部转场,提前研判和通报迁移路线,指导当地全面开展布防工作,要求高度警惕、高度戒备、全力防控,切实保障人象安全。同时,昆明、晋宁两级政府启动应急处置预案,现场12架无人机不间断监测,全面开展布防工作,紧急增调渣土车,封堵周边入村道路,迅速组织群众撤离,实施投食诱导,确保人象安全。人象安全,都要保障,是当地官方一直坚持的原则。据《昆明日报》消息,6月3日上午,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程连元来到市网格化综合监督指挥中心,调度亚洲象肇事防范与应急工作,他强调要全力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亚洲象群安全。在讲话中,程连元强调,要“认真学习借鉴其他州市的做法经验,采取道路管制、隔离围挡、人员疏散、投食诱导等应急措施,引导象群尽可能避开人员密集区域”,同时,全面启动布防,“做好象群进入昆明主城区的应急准备”。根据云南省林草局发布的每日象情通报,澎湃新闻统计发现,象群在昆明辖区的6日,每日投入的应急处置人员及警力均超过400人,其中刚进入昆明辖区的前两日均超过600人。渣土车及其他应急车辆每日均超过100辆。澎湃新闻在象群出现地点附近探访时发现,多个路口均进行了设卡设防。根据前方指挥部提供的信息,每天遣返的车辆超过150辆。"断鼻家族"昆明6日:每天至少安排400余人紧"盯"大象

  为保证人象安全,工作人员在象群可能出没的区域道路上设置卡点。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

  6月5日,象群离开晋宁区双河乡,进入夕阳乡活动。夕阳乡夕阳村村组干部程彬向澎湃新闻介绍,在象群到来的前一天,村里就召开“亚洲象肇事防范与应急避险安排会”,对人群疏散等工作进行了安排。按照前方提供的信息,象群可能会经过夕阳村下辖的小绿溪、丫租、鲁企租等自然村。“各位村组干部:大象还在夕阳境内,今天仍处于应急状态,请大家继续保持警惕性,保证手机一直畅通。若有紧急情况,立刻通知大家,所以大家今天都不要离开村子。”当天一早,程彬就在微信上收到了上述短信。程彬介绍,在家户数、外来人员,是否安置到安全住房等信息在夕阳村干部工作联系群中不断更新。在鲁企祖村,村中广播通报野象群即将到来的消息,要求村中住户统一集中到村里的祖房。祖房是村中举办各类红白喜事的地方,当地村民称,最多是可以摆一百多桌酒席。6月4日晚,接到通知的全村居民都聚集到祖房中,祖房门口用锁链锁上,同时门口还停着一辆大卡车,谨防大象冲击铁门。“可以说,从村民到村干部,大家都很严肃负责的对待大象的到来。”程彬说。"断鼻家族"昆明6日:每天至少安排400余人紧"盯"大象

  6月4日,听闻象群靠近村庄的消息,晋宁区夕阳乡鲁企祖村民被安置在村中祖房,门口铁链锁上同时一辆翻斗车堵在门前,保证人员安全。图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图

  移动35公里,时而“暴走”,时而“躺平”此次北迁象群包括成年雌象6头、雄象3头、亚成体象3头、幼象3头。澎湃新闻统计,在过去的6天时间里,象群共移动35公里,每天的速度并不相同。速度最快的一天是6月5日,当天象群先向西南再转向西北,迁移12.1公里。当天晚上,象群经历了进入昆明辖区后的第一场暴雨。《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称,因天气原因,无人机难以继续跟拍,雨夜前行的象群短暂地消失在人们视线中。经过两场强降雨,6月6日凌晨的夕阳乡最低气温降到了19摄氏度。0时30分,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无人机夜间红外监测显示,象群活动减少,有时还抱团取暖。当天,前方指挥部通报称,截至6月6日16时50分,受持续雷雨天气影响,象群西北迁移后转向南下,总体向西迁移5.5公里,仍在昆明市晋宁区夕阳乡一带活动。不过,1头公象暂时“退群”,独自向东北方向移动了1.5公里。第二天,象群暂停了迁移,选择了“躺平”。在监测人员拍摄到的图片中可以看到,在一处树木遮挡的山林空地中,野象们围聚在一起侧躺休息。它们的鼻子朝身体内侧卷起,有的前肢伸展,有的前肢微曲,有的后肢交叠,小象则在象群中间,被围着保护起来。"断鼻家族"昆明6日:每天至少安排400余人紧"盯"大象

  6月7日9时27分,亚洲象群在晋宁区夕阳乡赖家新村山林地里“躺平”睡觉。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提供

  此前,曾有头小象离队,象群放慢了脚步,两天后,小象归队。此次一头公象离队,距离似乎越来越远。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吴兆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云南降雨不会对象群活动造成影响,但会给追踪大象的专家和工作人员的工作带来难度。云南森林消防总队方面表示,目前,指挥部要求加强现场监测,掌握象群和离群独象动向,深入分析,审慎研判,但夕阳乡持续雷雨天气,现场指挥部同时对两个点位开展监测布防,监测追踪难度加大。现场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对象群“劝返”的办法是“围堵+投食引诱”。现场指挥部采取地面人员与无人机跟踪相结合的方式,24小时不间断地加强对象群的监测,确保每头象都在监控范围内。此外,现场指挥部在勘察象群周边地理环境和村庄详细信息的同时,还派出多个监测追踪团队,并协调省森林消防总队继续增派8人,对象群开展24小时不间断监测。此外,对离群独象活动轨迹开展地面追踪,掌握最新动向。何去何从对于近日来象群迁徙方向的转变,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明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象群进入昆明市晋宁区后,指挥部与专家组对象群的移动方向以及城市、乡镇和村寨的分布格局进行研判,发现北面正好是人口密集的双河乡。陈明勇说,为避免象群对当地居民造成威胁,指挥部决定在双河乡的法古甸村,釆用渣土车等大型车辆,在北面和东面进行封堵,在西面和南面则采用适量食物进行引导。目前,两种方法并用起到了积极作用,象群开始向西和南面移动。"断鼻家族"昆明6日:每天至少安排400余人紧"盯"大象

  无人机监测到象群在法古甸村附近活动。云南森林消防总队供图

  据云南省北迁亚洲象群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消息:北迁象群于6月8日23时15分进入玉溪市易门县十街乡,省级专家组转场易门现场指挥部。截至6月9日11时,象群在玉溪市易门县十街乡休息。离群独象目前位于昆明市安宁市林地内,距离象群直线距离12公里。目前,人象平安。此前,当地指挥部已经协调指导北迁象群临近县区全面开展布防,协调安宁、易门提前启动应急预案,及时协调普洱市、西双版纳州增派亚洲象监测员到现地配合开展监测工作。离开昆明,再次进入玉溪辖区,象群接下来会走向何方?会回家么?“晋宁与昆明市区间隔着330平方千米的滇池,象群进入昆明市区的可能性非常小。”吴兆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象群为保护三头幼象,也会尽可能避开人多的路线,但现在还无法确定象群最终的去向。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蒋学龙等人此前就撰文分析,这批亚洲象目前的活动区域并非其适宜的栖息地。一是缺乏充分的自然食物,二是大量且长时间降雨后气温降低,不是亚洲象活动的适宜气候条件。此次野象群为何罕见北迁,讨论很多。相关专家分析主要原因有:一是自然保护区内亚洲象数量增加,食物量难以持续供应保障;二是象群离开保护区内取食甘蔗玉米等作物更加便利可口,无意回老家;三就是头象迷路了。无论是何种原因,目前相关方面都在积极应对。北迁千里之后,“断鼻家族”归宿如何,考验着相关方面的智慧,也将为今后人象共处提供更多经验。(文中受访者沈郝、田鹏、陈泉、程彬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