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荷兰公主放弃千万年薪:没贡献就拿钱 我不舒服

  

  

  随着年龄的增长,公主阿玛莉亚举手投足见间越来越有“女王范儿”。但身为荷兰王储,她也难免被媒体“盯”上……

  |作者:二水

  |作者:阿晔

  |作者:劳灵格

  王室贵族的生活过去曾让普通人十分向往,现在却画风大转。人们发现,看似风光无限的王室,实则日子并不好过,还随时面临着来自外界的窥探与质疑。

  最近,17岁的荷兰王储凯瑟琳娜-阿玛莉亚公主因主动放弃每年160万欧元(1欧元约合7.7元人民币)的收入而上了热搜。本是一件喜闻乐见的好事,却被舆论质疑她这是在政治作秀。

  近年来,荷兰王室人气下跌,特别是疫情期间国王和王后出国度假、王后高调庆祝生日等事,引得荷兰民众对王室颇为不满。因此有不少人认为,阿玛莉亚是想用“拒领”薪俸这一招来挽救王室形象。

  

  被“放养”的王位接班人

  据荷兰法律规定,公主满18岁后每年将获得160万欧元薪俸,其中30万欧元是公主个人收入,剩下的130万欧元则是员工工资和物资费用。

  阿玛莉亚还有半年就要18岁了,如今却自愿放弃这笔钱,这让她成为荷兰历史上首位拒绝这项待遇的王室成员。

  为表明自己的决意,阿玛莉亚给荷兰首相吕特寄了一封手写信。她在信中表示,自己尚未对国家做出任何贡献,所以不应拿这笔钱,而且直到她正式以“奥兰治公主”身份履行王室职责前,她都不会领取薪俸。她还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有许多学生过得非常辛苦,领取薪俸会让她“感到别扭”。

  

  ·阿玛莉亚寄给首相吕特的手写信。

  其实,王室成员的预算和收入每年都是荷兰政界的重要议题,阿玛莉亚的千万年薪也一直是荷兰国内的热门话题。在今年4月的国王节调查中,有3/4的受访者认为公主的薪俸过高。

  荷兰王室问题专家埃弗斯称,阿玛莉亚这次的决定很明智,消除了民众对王室成员收入的持久辩论。荷兰王室杂志《Vorsten》的主编马塞拉则表示,阿玛莉亚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参与社会活动的热情,经常参加志愿者工作,帮助其他人。

  外界认为,阿玛莉亚的这些举动来自于父母对她的教育。

  2003年,阿玛莉亚出生,她的父亲威廉-亚历山大当时还是王储,母亲是平民出身的马克西玛王妃。公主的身份虽让阿玛莉亚的起点比别人高许多,但荷兰王室打破了贵族从小要“富养”的传统,将其“放养”,让她在轻松快乐的环境下成长。

  阿玛莉亚平时穿的衣服大都是平价品牌,外出时会十分接地气地骑自行车。就连过生日,王室方面也常以不想铺张浪费为由,只私下简单办个聚会为她庆祝一下。

  

  别国的王子公主扎堆进著名私立学校,阿玛莉亚却和普通学生一起上公立学校,前不久刚从高中毕业。在校园里,她从不摆公主架子,性格活泼开朗,成绩十分优异。在课外活动上,也总能看见阿玛莉亚的身影,曲棍球、柔道、骑马、滑雪等运动项目,她样样精通。

  

  2013年,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退位,阿玛莉亚的父亲威廉-亚历山大成为国王,她本人成了王位第一继承人。当时的民调显示,年仅10岁的她拥有90%的超高支持率,可见民众对这位小公主的喜爱。

  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阿玛莉亚举手投足见间越来越有“女王范儿”,陪同父亲出席各类活动时,仪态大方,目光坚定,气场十足。

  

  ·阿玛莉亚(中)和父亲一同出席活动。

  

  现代公主不好做

  身为王储,阿玛莉亚难免被媒体“盯”上。

  去年夏天,荷兰王室对外开放自家花园,邀请记者来拍全家福。国王一家选择蓝白色系的服装,站在中满园花草,尽显清新自然。

  

  

  ·荷兰国王全家福。

  因马克西玛王后来自阿根廷,荷兰王室也邀请了一些阿根廷媒体。不成想,来自阿根廷的皇家新闻杂志“Caras”将国王全家福照片裁剪,只留阿玛莉亚和母亲马克西玛的合影,配图文字写着“公主自豪地展示了自己的大尺码身材形象”,并且将“大尺码”加粗、放大。

  

  ·《Caras》杂志封面。

  《Caras》杂志对阿玛莉亚的冒犯引起了荷兰和阿根廷民众的不满。他们认为,对于王室年轻一代成员,要专注他们的成就,而不是外形相貌,要求《Caras》必须道歉。

  被喷成筛子后,《Caras》杂志主编卡斯塔尼奥迫于民意出面道了歉。他表示:“我们认识到我们犯了一个错误,但是,我们并没有任何恶意。”

  那场风波很快过去,看起来对阿玛莉亚并未造成影响。

  

  和大公主阿玛莉亚相比,二公主亚历克西娅就稍显叛逆一些。

  亚历克西娅喜欢音乐,常在学校里表演音乐剧,有时也会在TikTok(海外抖音)上露面。

  去年6月初,亚历克西娅和朋友们合唱了一首被认为有种族歧视倾向的歌曲,而且亚历克西娅负责演唱的部分,歌词中也带有涉嫌种族歧视和脏话的词语。尽管她在演唱时有意跳过了那些有争议的词,但此事还是引发网友猛烈批评。最后不得不由荷兰政府介入,找相关部门删除了这段视频。

  

  ·二公主亚历克西娅。

  视频风波刚过不久,亚历克西娅和朋友手拿香烟的照片又在网络流传。“未成年公主竟然吸烟”,舆论再次对亚历克西娅的争议行为进行口诛笔伐。

  两次事件将亚历克西娅推到了风口浪尖,阿根廷一家杂志更是将亚历克西娅作为封面女郎(没错,又是阿根廷),标题就是“她是新一代的叛逆公主?”

  为平息公众怒火,亚历山大国王只好出面回应。他承认女儿应该对网络上流传的照片和视频负责任,但他也补充说,这是孩子成长的一部分。

  马克西玛王后也认为,身为父母应该提醒孩子时刻注意自己的举止行为,但当孩子和朋友在一起时,难免会发生问题。“有时候事情出错了,孩子们也能从中学到东西。”

  国王夫妇对于亚历克西娅的宽容也许来自于她的身份:亚历克西娅是二公主,不像姐姐阿玛莉亚是王室第一顺位继承人,她不需要承担过多的王室责任,因此她的未来相对更自由一些。

  

  ·荷兰公主三姐妹。

  

  陷入争议风波的荷兰王室

  荷兰是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但近些年,荷兰国内对君主制的讨论一直存在,特别是在年轻人群体中,对王室的支持率大幅下降。2007年,18至34岁的受访者中,70%对王室充满热情,去年这一数字下降到只有55%。

  

  ·国王威廉-亚历山大和王后马克西玛乘坐黄金马车出行。

  有舆论分析,荷兰国内经济衰退,大量民众失业,政府支持率下降,也连累了王室。尤其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荷兰中央银行预计本国经济会缩水6.4%,是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造成影响的2倍。

  在这种艰难时刻,荷兰王室的开支预算却未见减少。

  去年,荷兰政府通过了4750万欧元的2021年王室预算,这还不包括国事访问和宫殿维修费用。高昂的花费引发政界部分人士和民间舆论质疑,人们要求对王室经费预算制度进行改革。

  除此之外,民众对荷兰王室成员的“任性”行为也很不满。

  去年8月,国王和王后在希腊度假,与他人合影时既没有保持社交距离,也没有戴口罩。舆论批评称,这样的照片不仅违反了当地疫情防控规定,还可能给“荷兰王室的粉丝们作出不良示范”。

  几天后,回到荷兰的国王和王后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达歉意:“我们当时确实没有注意保持社交距离。在度假期间必须遵守防疫规定,才能控制新冠病毒传播。”

  

  ·国王向公众道歉。

  短短2个月后,荷兰国内因新冠肺炎疫情实施“部分封城”的防疫措施,政府给民众的建议是“待在家里”,可国王一家子却在此时又跑到希腊度假。

  荷兰网友愤怒不已,国王和王后还没等行程结束就匆忙回国,并特别录制道歉视频,“辜负了你们对我们的信任,我们很痛心和难过。”

  

  ·国王和王后录制道歉视频。

  但这两次的道歉经历似乎仍然没能让王室变得更谨慎一些。

  今年5月,王室高调庆祝王后马克西玛50岁生日,发行纪念邮票、接受电视节目专访,还在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卡雷剧院特别举办了一场音乐会。结果,受疫情影响不能随意外出的民众又不答应了,再次把王室送上热搜。

  

  ·国王一家人盛装出席音乐会。

  所谓事不过三,荷兰王室几次“任性”操作后,民众对他们的质疑越来越多。据最新民调显示,荷兰王室的民众支持率从去年的75%下降到58%。不少受访者认为,国王和王后在疫情期间的行为有失王室风范。

  亚历山大国王曾多次说过,他想成为一个富有同情心和忧国忧民的国王。可荷兰部分民众认为,疫情期间在他身上可很难看到“国王的同情心”。更有一部分年轻人认为,荷兰的君主制“老式”“落后”,他们不认同王位继承的世袭制度,“如果某些位置代代相传,那就不能说明某人的能力。”

  

  ·荷兰国王夫妇。

  当阿玛莉亚宣布自己“拒领”薪俸时,有媒体称她的举动或许能帮助荷兰王室拯救“日益下跌的人气”。荷兰王室杂志《Vorsten》主编马塞拉则认为,阿玛莉亚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当然,这绝对是与她的父母协商过的。”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未满18岁的阿玛莉亚面对的是一条布满荆棘的“女王之路”,未来她能走到哪一步,还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