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日前,一则23岁花季少女在搬家途中,因从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的事件,引发热议。

  实际上,就在21日晚间,货拉拉发布声明称,正配合警方调查,目前尚未形成定性结论。不过,由于死者家属存在“途中曾三次偏离导航规划路线、车内无任何录音录像设备、跳窗为何后脑勺着地”等质疑,因此,关于该起事件的激烈讨论仍在继续。

  货拉拉官网显示,想成为一名货拉拉司机,条件其实并不复杂,只需下载其App,并完成个人信息与车辆信息的注册即可,在等待培训通过后,即可进行接单。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不过,曾有使用过货拉拉的网友表示,“我此前选择的是无忧搬家,虽然贵点,但介绍上说,无忧搬家的师傅有过培训。结果搬家师傅告诉我,他们只是开自己的车,贴个货拉拉标志在上面接单而已,并非属于货拉拉公司,也未经过培训,其实安全根本没有保障。”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市界发现,本次发布声明的社交平台隶属于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1亿元,主要从事广告业务、汽车租赁、计算机软件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服务、物流代理服务等业务,为全民快递有限公司EASYMAN EXPRESS LIMITED全资子公司,邓康乔任执行董事与总经理,何冠华任监事一职。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不过,货拉拉官网下方显示的是深圳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但其主要从事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电信增值业务等,执行董事何冠华持有100%最终受益股份,也就是上文提到的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监事。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1月21日,有消息称,货拉拉即将完成F轮融资,融资金额高达15亿美元。截至目前,货拉拉已累计完成7轮融资,金额合计近10亿美元。若F轮融资顺利完成,货拉拉累计融资金额将高达25亿美元,约合162亿人民币。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天眼查App显示,何冠华名下共有174家公司,注册资本参差不齐,多的可达数千万元,少的只有几万元,其中包括货拉拉、依时货拉拉、依时派运、啦啦配送等多种品牌的公司,而何冠华的身份也多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并持有部分公司股权。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不过,市界发现,货拉拉的创始人实际上名为周胜馥。

  公开资料显示,周胜馥出生于内地,但很小便随父母移居香港新界,从斯坦福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周胜馥曾在贝恩当过3年的顾问。货拉拉官网上,也有关于周胜馥的简单介绍,并称其为香港新界史上第一个十优状元。

  2002年,周胜馥在上网时,无意间打开一个德州扑克游戏平台的链接,并立即迷恋上这个游戏。后来,愈发痴迷的周胜馥,干脆辞职到澳门成为一名职业赌徒,开启了一条另类的财富积攒道路。“我可能是那段时间里,全世界最专注于打德州扑克的人,”周胜馥回忆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胜馥开始摸到一些规律,甚至能算出自己每手牌的胜率。巅峰时期,他一个月甚至能赚上百万港元。到第七年,周胜馥已在牌桌上赢到3000万港币。可在他看来,赢钱只是财富的转移而已,周胜馥想要做些更有意思的事。

  于是在2013年,周胜馥在香港创办了货拉拉,并于次年杀入内地市场。周胜馥在曾公开表示,“货拉拉平台上活跃的司机每个月超过40万,一家传统物流公司要做到这样的体量大概要用二十年,货拉拉六年就做到了”,话语间,满是自信。

  可由于业务扩张过于迅速,货拉拉用户投诉不断。仅在黑猫投诉上,货拉拉累计就有达3000余次投诉,包括临时加价、货物损坏没有赔偿等。而在前不久,货拉拉还被曝出,两公里5400元的“天价搬运费”。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延伸阅读:

  货拉拉出事不是偶然? 杭州一女生曾遭司机性骚扰后曝光录音 司机:“我就是这么有胆!我调戏了就是调戏了”

  一个23岁的女孩,刚毕业参加工作不久,租了一间房子,原本就要开启新生活。但谁也没能想到,就在她叫了货拉拉搬家的过程中,离奇死亡。

  2月21日晚间,针对网友爆料的“23岁女生在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货拉拉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对这一事件表示悲痛和遗憾。货拉拉已于2月11日于家属就善后事宜展开第一次商谈,但并未达成一致。

  目前,警方还在持续调查中。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货拉拉对长沙用户跳车事件的说明(图/微博)

  1、疑点重重的死亡事例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公开报道呈现出的信息。

  媒体报道称,2021年2月6日晚9点,湖南长沙年仅23岁的车女士从货拉拉副驾驶“自己跳窗”,抢救无效不幸离世。在本次行程中,司机曾三次偏航。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注意,这里的“自己跳窗”,是司机单方面的表述,已经去世的女孩,不可能与其对质了。

  女孩搬家的路程,不足10公里,正常情况下也就20分钟的车程。而且,家属反映,“当天晚上9点14分,(车女士)还在跟家人聊天,9点24分左右还在跟同事聊工作,9点半司机报警。”

  这也就是说,“不正常”的状态是在短短六分钟内发生的。

  女孩的叔叔则反映,事发后,家属曾按照司机的行车轨迹自驾行驶,“最后发现司机绕道而行三次偏航的地点都是很偏僻的角落。”

  为什么偏航?为什么又都是偏僻的角落?

  另外,家属还质疑,警方说司机的笔录里说女孩自己选择跳窗,“为什么跳窗是后脑勺着地呢?”

  这些已经透露出来的细节,其实给外界留下了更多的疑问:

  一个人搬家,是选了多大的面包车?面包车副驾的窗户,能做出“跳”的动作吗?如果说,是推开车门跳下去,还可以理解,从窗户上跳出去,难度是不是大了点?

  如果司机说的是真的,那么到底是什么让女孩选择如此高难度的跳窗动作?是司机锁住了车门吗?司机如果锁住了车门,为什么不连车窗也一并锁了?

  女孩受到了怎样的惊吓,产生了怎样的恐惧?存不存在一种可能,她是受到了外力的作用,“摔”到了外面,以至于后脑勺着地死亡?

  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了这辆小货车驾驶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据悉,货拉拉工作人员表示车内无任何录音录像设备、货拉拉App也没有录音录像功能。

  调查到了这里,就尴尬了,本该“有录音有真相”的事情,戛然而止,断了线索。一切只能等警方进一步调查,才能揭开事实真相。

  2、货拉拉的业务模式及其漏洞

  出了这样的事情,很多人喜欢拿货拉拉和滴滴比较。滴滴是载人,货拉拉是拉货,两种业务看似可以类比,实则有很多不同之处。

  现在,网约车已经有了较为完善的隐私和安全保护机制。比如,对用户手机号码进行打码,司机也只是知道你从一个点到达另一个点,哪怕你到达的就是自己所居住的小区,司机也不可能知道你住哪个房间哪个单元,甚至哪栋楼。

  但是从事搬家业务的货车就不一样了。只要你选了搬运服务,司机就可以清晰知道你的具体住址,甚至还可以顺便看一眼你的房间。在这样的透明状态下,用户担心被报复的心理恐惧,可以说是呈几何倍的增长。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部分网友留言(图/微博)

  事实上,在现实中,很多用户鉴于司机明确知晓自己的住址以及一些个人信息,一般遇到纠纷也是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忍再忍。这在客观上,又助长了对方的侥幸心理,使其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这就陷入了恶性循环。

  如何破除这个恶性循环,是摆在货拉拉们面前的一道坎。

  在这方面,以货拉拉为代表的搬家业务,目前和网约车是无法相比的。网约车不仅早就上线了“一键报警”功能,更是有着全程录音、行程分享、紧急联系人等功能和措施。

  坦白说,如今的网约车,无论是从违法犯罪案件的数量和占比看,还是从设备、措施、要求来看,都已经比传统的出租车更安全。但是,货拉拉呢?

  这个问号有点大。以前,舆论场缺乏对此提问的声音,如今出了死亡事件,这背后的安全问题,就不得不去重视。

  3、货拉拉的“原罪”

  事实上,类似的安全事件,并非没有发生过。

  2018年8月,货拉拉也曾上过一次热搜。当时,杭州女孩小王,遭遇货拉拉司机性骚扰,吓得有家不敢回,在酒店住了20多天。

  好在,女孩录了音,并被媒体曝光,录音证据显示,司机大吼:“我就是这么有胆!我调戏了就是调戏了”。事后,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不得不登门向小王一家人当面道歉,涉事司机也被永久封号。

  少女殒命货拉拉:老板名下公司上百 CEO曾在赌场赚3千万

  ▲杭州女孩遭货拉拉司机骚扰(图/网络截图)

  同样是在2018年8月,北京市民闫女士使用货拉拉搬家,搬家师傅迟到并且多次找不到地方且态度恶劣。订单结束后,闫女士给了两星评级并提出改进建议。结果当天下午就接到了多个骚扰辱骂电话,甚至还有人威胁要上门来殴打她。

  不仅仅是人身安全,在货拉拉爆出的问题中,还不乏司机私自议价,甚至是开出天价的事件。

  2020年5月,媒体报道,有网友在北京通过货拉拉平台预约搬家,1.2公里的直线距离被收取5400元搬家费。货拉拉对此发布声明,称涉事司机行为严重违反平台规则,已被平台封号并清退,且终身不可再加入平台。

  当时,同样被司机套路过的杭州女孩陈小姐,还曾通过媒体给大家普及了防套路经验:要和司机事先讲好价;搬家过程中不要任由司机加价;司机碎碎念喊累时,不要太心软……

  正是货拉拉存在的这个原生BUG,使得许多用户不敢主张合法权益,成为弱势一方。试问,如果货拉拉的司机有所忌惮,还敢这么态度恶劣、漫天要价吗?

  这是货拉拉的一个“原罪”。

  但问题是,货拉拉业务模式上的bug,只能靠用户自己总结经验教训才能勉强应付吗?平台本身,是不是应该多一些“挺身而出”,尽一尽自己的责任?

  这次,货拉拉又表示,将继续全力配合警方工作,对于在该事件中平台应当承担的责任,货拉拉绝不会有一丝逃避。但更好的应对方式,绝不是“发生一起,配合一起”,而是从源头上完善安全设置。

  可以说,在规范化经营、保护用户合法权益方面,货拉拉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来源:冰川思想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