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万旅客被困郑州高铁站 候车厅漏雨严重成"水帘洞"

高铁一过安阳,原本阴沉沉的天空开始暴雨如注,窗内瞬间模糊一片,依稀望去,窗外早已一片泽国。

从17日开始,河南全省出现大范围强降雨,多地降水量打破历史记录,全省平均降水量150.5毫米,而河南省会郑州平均降水量更是高达461.7毫米,造成了重大洪水灾难。

截至21日下午,郑西、郑太、郑徐及普速陇海线、焦柳线、宁西线、京广线部分区段封锁或限速运行,7趟列车停运,15趟列车折返,这导致数万旅客滞留车站。

而郑州市甚至整个河南的公共交通、通信等陷入了大面积瘫痪,目前郑州市地铁已全线停运,郑州、开封、新密等26个城市公交停运。目前郑州多处道路塌方或封闭,洪水淹没了大多数隧道和地下车库,大量汽车被洪水浸泡或在路边趴窝。

7月21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河南局地遭遇极端强降雨,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国务院要求组织相关力量,调集资金和物资,支持帮助河南全力抢险救灾,加大对重点地区防汛抗灾的支持。

汛情如山,救援刻不容缓,一场民众自发的全员救援行动正在日夜兼程地持续中。

公共交通陷入瘫痪

进入河南后,复兴号G71的速度从300码降至100码左右,并频频临时停车,而这趟车发出后,从北京开往郑州的车次尽皆取消。

而列车另一头,郑州东高铁站仍聚集着上万名无处可去的旅客,他们多数在此滞留超过十个小时,由于在郑停留的高铁被大量取消,这群疲惫不堪的旅客不得不在高铁站的地板上度过了难捱的一晚,由于雨势过猛,候车大厅漏雨之严重堪称“水帘洞”,而高铁站内电力供应紧张,物资也并不充沛。

忙了一夜的一位河南中医药大学的志愿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20日晚上滞站旅客接近3万人,塞满了整个大厅,为了尽快将旅客疏散至周围还能正常运行的车站,郑州东早已不再凭票进站,“现在来哪趟就上哪趟,上车后再买票。”

然而,截至21日中午,在郑州停留的列车屈指可数,21世纪经济报道在现场发现,滞留旅客可以被疏散至武汉、长沙、贵阳等少数目的地,但其它方向的旅客仍然滞留在高铁东站。

“离不开郑州、也进不去郑州”成为很多人最大的问题,事实上,很多人滞留在车站最大的问题还不是车次取消,而是郑州市区、乃至整个河南的公共交通已陷入半瘫痪状态。

在7月21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唐彦民介绍,受暴雨影响,郑州市地铁已全线停运,此前一天,郑州地铁5号线等线路出现大量雨水倒灌。同时,郑州、开封、新密等26个城市公交停运,平顶山、安阳、新乡等9个城市公交部分停运。

唐彦民介绍,河南高速公路已有200个收费站实施交通管制,临时关停服务区4对。全省国省干线公路断行37处,农村公路受损严重道路50多条,断行路段200多处、损坏桥梁30座。全省水路客运、渡口渡运封航,黄河浮桥全部拆除,港口码头作业停止运营,沙颍河、淮河航道禁航。郑州、洛阳、安阳、新乡、焦作、巩义等五市一县道路客运全部停运。

21世纪经济报道在郑州市区发现,大量汽车遭遇水淹后在路边趴窝,不少人将汽车开到高架上防止水淹,两者都加剧了本已非常严重的拥堵,交通事故层出不穷,以至于不少救援车辆、救护车被堵在高架上动弹不得。

暴雨已灌入绝大多数隧道、地下车库,这些低洼处的水平已与地平面齐平。在京广北路隧道,洪水将隧道中的数十辆汽车尽数冲出,汽车被横七竖八地浸泡在数米深的水中。

洪水也淹没了一半以上的道路路面,将道路栏杆、绿围、遮挡等公共设施扭曲成各种形状,将多辆汽车对撞在一起。而在中原路上,洪水甚至将几棵十余米高的道旁树连根拔起,横亘在路面上。

河南省应急管理厅党委委员、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徐忠在7月21日的发布会上介绍,强降雨造成郑州市城区严重内涝,地铁停运,铁路公路民航运输受到严重影响,中型水库常庄、小一型水库郭家咀、贾鲁河及其支流发生险情。

据其不完全统计,当地农作物受灾面积75千公顷,成灾面积25.2千公顷,绝收面积4.7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54228.72万元。

全民救援总动员

21日中午,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会合时,郑州当地的“jian男团”救援队成员汪哥和小张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

20日夜晚,两人先后将两位即将临盆的孕妇分别送至郑州市人民医院与河南省人民医院,并解救了多名涉水受困人员,凌晨五点又赶往南五里堡地铁站,疏散泄洪区受困人员。

“昨晚遇到一个特别紧急的情况:我们刚赶到东区,去解救几个被困的孩子,却接到电话,西区的一位孕妇羊水破了,救护车过不去,而赶不过去就会危及生命,这让我们非常难做抉择,所有人都非常着急,只能一边跟孕妇联系着,一边全网转发求救消息,好在最后其它救援队及时赶了过去,保住了大人和小孩。”小张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90后的他,本职工作是经营一个自媒体,20日白天直播郑州雨情时,很多粉丝纷纷捐赠物资,而到了晚上,他加入了当地的救援大军,直到21日晚上,他才在暴雨中踏上了回家的路。

汪哥开的丰田land cruiser由于底盘较高,成为救援队的主力,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他所在的救援团本是一些喜欢玩车的人组成,尤其是越野车爱好者,后来常常参加救援活动,逐渐成了救援队。

“昨天郑州暴雨如盆泼,光我知道的加入到救援行列的就有七八个这样的组织,同时还有很多个人自发地加入到救援行业。比如,今早南五里堡泄洪时,地铁站附近几乎所有的居民都在积极救援,互帮互助,附件居民楼、旅店、饭馆、网吧……都免费对外开放,而且这也没有政府组织,都是自发的。”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追问其家人情况时,汪哥才透露,其妻子已怀孕数月,十几楼之上,他的那个小家已经停水断电一天多了。

这是一个无私的团体,很多救援队成员在救助别人时车辆进水甚至趴窝,“有些队员今天花了两个半小时才从家门口绕了出来,因为四面全是积水。”

作为“jian男团”救援队的队长,斌哥是从医院跑出来参加救援的,在南五里堡救援时,他在水坑中摔了一大跤。汪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摔得挺重,被救助者都哭了,天也比较冷,今天就发烧了。”

徐忠介绍,据不完全统计,16日以来,此轮强降雨造成全省89个县(市、区)560个乡镇1240737人受灾,因极值暴雨致25人死亡7人失联。全省已紧急避险转移16325人,紧急转移安置164710人。

另一组人员——蓝天救援队在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赶赴东区救援现场时,遇到大量积水严重路段,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观察到,各小区地下车库早已灌满,大量汽车被水没过车顶,其中不乏前来救援的铲车与消防车。

“中午的时候水还只是到了脚踝,六七点的时候就得靠游泳了。” 据获救居民透露,附近多个小区已断水断电断网,此前受泄洪影响,水位持续上升,大量居民未能及时撤离,有人甚至在楼道过夜,被困长达二十小时。

在救援过程当中,有一位是刚生产五天的妇女。受暴雨影响,刚出生的婴儿和家中老人被“封锁”在家,通讯又处于长期中断状态,实在放心不下,她才冒险涉水回家。目前,当地仍有居民持澡盆、木板涉水外出,却大多被困于水深处,进退两难,等待救援队施救。

参与救援的蓝天救援队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救援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郑州市内通讯不便,缺少前方指挥所统筹,因此仍处于妇孺老人优先的救人运输阶段。

汪哥则表示,如果雨势能放缓,21日晚上的救援再加把劲,大概能基本完成紧急受困人员的营救行动,他也呼吁更多人能加入到救援大军中来,“大家都需要努把力。”

(作者:夏旭田,缴翼飞 编辑:杜弘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