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让癌症患者院外做检测:花15000 却耽误手术时机

  

患者两次被要求支付15000元做检测,却延误了手术时机

  医生让癌症患者院外做检测:花15000 却耽误手术时机

  文丨大卫

  “医生说,我能活到今年国庆,就已经是幸运了。还能做点什么呢,至少别让其他人也像我一样被坑,这个事情该管管了”。

  今年73岁的李峰已经罹患多发性骨髓瘤很长时间。他不停地喘着粗气,话刚说了一半又中断,“不好意思,您介意我抽根烟么,有点疼了。”

  每分每秒,骨髓癌的痛苦都在缠绕着他。比癌痛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既往的求诊经历。

  2020年1月,骨痛难忍的李峰到天津医院检查,被确诊为多发性骨髓瘤。因为肿瘤较大且位置特殊,有高位截瘫的风险,医生建议他尽快手术,术后再做组织病理检测。

  手术日期定在了1月7号。

  天津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骨与软组织肿瘤科刚刚成立,为了慎重起见,天津医院邀请了天津肿瘤医院血液科于泳医生做会诊。

  李峰自述:在未征得天津医院主治医生同意的情况下,于泳劝李峰暂缓做手术,去天津肿瘤医院会诊,并承诺“花300元挂号,2个小时就能确诊”

  在中国肿瘤治疗界,“天肿”是响当当的一块牌子,李峰信了。他没有如期手术,选择离开天津医院,去了天肿。

  在天肿,于泳医生让李峰给一个陌生人微信转账5000元,做“检测”。

  李峰转了钱、做完检测后,结果却迟迟没出来,于泳又催他交10000元的化验费。

  医生让癌症患者院外做检测:花15000 却耽误手术时机

  两笔开支付出去了,手术却没做。李峰认为:所谓的检测和会诊耽误了自己的手术,同时还损失了金钱。于是,他还是回到了天津医院,重新预约,完成了手术。

  在天肿期间,李峰的钱转往了一家基因检测公司。前段时间,在闹得沸沸扬扬的“肿瘤治疗黑幕”事件中,上海已被停职处理的陆巍医生,也曾让患者自费去院外做基因检测。

  既然是临床诊断中几乎必不可少的基因检测,医生又为何屡屡让患者去院外?近年来,基因检测企业不断涌现,生意背后到底水有多深?

01“只要是血液科医生,都可以推荐来我这”

  5月底,江苏省卫健委下发了“医疗机构合理用药”的考核通知。其中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在使用抗肿瘤靶向药物前,靶点检测率是考核项目之一,“检测数量与靶向药”的占比需要达到90%以上,方可通过考核。

  随着肿瘤靶向药物逐渐增多,靶点的检测成为服用靶向药物之前必检项目之一。只有靶点准确,吃药才有疗效,否则昂贵的靶向药既给病患造成了经济负担,又耽误最佳治疗时机。

  但是,靶点基因检测如何开展,各级医疗机构和卫健部门却都是讳莫如深。

  医生让癌症患者院外做检测:花15000 却耽误手术时机

  北京协和医院的一位主任医师对健识局表示:“国家对基因检测普遍没有标准,很多医院都是挂靠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但是技术良莠不齐,收费标准不一。”

  在上述李峰的案例中,于泳医生要求转账5000元的那个“陌生人”,来自名为“协和华美”的第三方医学检测机构。

  协和华美的业务人员对健识局表示:公司可以做基因检测、病理诊断等等,通过医生的推荐,患者可以做相应的检查。

  医生让癌症患者院外做检测:花15000 却耽误手术时机

  据他介绍,协和华美跟天津肿瘤医院的血液科、淋巴瘤科以及肺癌中心都有合作,“挂血液科任何一个医生的号,都可以推荐到我们这儿来”

  那么,为什么要用私人收款?对方表示,医院并没有跟公司签合同,也没有通过招标采购,所以只能冒着风险私人收款,“院方也知道,但是没法规范管理。”

  院外做基因检测,会产生两个方面的风险:检测质量由第三方机构把握,医生只能依据第三方的检测水平来做出诊断;医生私人引荐的方式,容易引发利益交换。

  为何医院不干脆纳入院内收费项目中?上述协和华美人士表示:“之前公司也想通过招标进医院,但因为医院领导有不同意见,这个事情就搁置下来。”

  健识局就此联系了天津肿瘤医院办公室,希望咨询院内基因检测的具体规定。对方称:“并不了解具体情况,如果是具体就医行为,请咨询医务科。”

02医院中标机构反而不吃香

  事实上,天津肿瘤医院并不是没有指定的基因检测机构。

  2019年12月,天肿就通过招标采购,将基因检测服务外包给上海迪安医学检验所,服务期截止到2022年12月。但在实际执行中,迪安医学没能成为天多个科室的指定单位。

  医生让癌症患者院外做检测:花15000 却耽误手术时机

  图丨天津市肿瘤医院基因检测项目中标公告

  迪安诊断官网介绍:公司肿瘤学科下设血液病诊断中心、肿瘤高通量基因检测中心、肿瘤防治筛查中心。其中的“肿瘤高通量基因检测”,即通常意义上的肿瘤伴随诊断业务,一般可以实现肿瘤患者全基因组测序,提供辅助诊断、靶向用药、复发监控等全病程管理方案。

  迪安诊断是2020年国内营业收入最高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覆盖常规检测不成问题。但是,天肿的医生在需要进行基因检测时,依然推荐患者去院外的其他机构检测。

  天肿医务科工作人员对健识局表示:“患者具体到哪一家机构做基因检测,还是要看主治医生的推荐。”

  那么,“协和华美”这样的机构,是如何打入医院的呢?

  健识局从一家国内头部基因检测上市公司了解到,该公司开展肿瘤伴随诊断业务,也是通过与科室和医生私下谈妥的方式,由医生引荐到院外开展检测。

  也就是说,院外的基因检测机构可以不通过正规招投标途径,凭借与医生和科室的私人关系,直接向患者提供服务。可见,李峰的遭遇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这样的模式下,一旦发生医疗纠纷,医生和科室就难逃责任。

  第三方基因检测机构有其专业性,尤其是一些小门类的检测,医院自行开展可能会面临成本过高、需求不足的困境,交给第三方集约化检测其实是很合适的。

  但这种“检测外包”如果缺乏约束,医生和检测机构的行为就可能变形,比如说:非必要的检测。

  医生让癌症患者院外做检测:花15000 却耽误手术时机

  另外,基因检测转到院外后,价格也不透明。医院、科室、医生和第三方机构之间是否存在利益交换,只有他们彼此才知道。

  前述协和医院主任医师表示:“病人的确有大量的实际需求,可是基因检测的收费没有规定。”

03院内约束才是解决之道

  为了规范基因检测,很多医院已经开始让第三方机构阳光化。

  江苏将靶点检测作为合理用药的考核指标之一,省内多家医院已经开始基因检测的招标采购。以江苏省人民医院为例,2021年1月初,该院发布了基因检测服务中标结果,泛生子、贝瑞和康、思路迪等11家基因检测企业中标,合同金额1400余万元。

  北京则很早就将基因检测纳入了医保范围。2018年12月,北京市医保局发布《北京市关于规范调整病理等医疗服务价格项目的通知》,明确从2019年6月15日起,将“肿瘤组织脱氧核糖酸(DNA)测序”纳入北京医保。该项目价格3800元,属于医保乙类,医保报销额度在70%到90%。

  医生让癌症患者院外做检测:花15000 却耽误手术时机

  但这些举措只在个别省市实行,天津肿瘤医院的医保办公室工作人员就告诉健识局:我们医院的基因检测从来就不能报销。

  大量的院外操作,让基因检测公司在提供类似服务时也冒着不合规的风险。一家基因检测的业务负责人告诉健识局,因为进不了医院系统,患者有检测的需求,我们就得派人到医院收费。有的时候收现金,有的时候微信个人转账。

  基因检测从一种必要的诊疗手段,慢慢变成一门生意,这恐怕是医院、医生、医保、患者四方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然而,这样的局面就在全国各地真实上演着。

  李峰将自己的经历上报给了天津市卫健委,卫健委的工作人员建议“报警处理”。

  时间转眼到了今年1月,距离李峰手术已经过了一年多,他终于接到了天津市卫健委的电话,电话里,对方告诉他:于泳医生有“医德医风问题”,将交由他所在的天肿进行规范约束。

  截至目前,于泳仍旧在正常执业,天肿院方也并未就此事与李峰作进一步的解释与沟通。

  (为保护患者隐私,文中李峰为化名。原协和华美公司现已更名为见康华美)

  · END ·

  每天两篇深度稿件,解码医药健康

  #基因检测##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