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开国将军为毛主席彻夜守灵 主席曾送他一缸牛肉救命

  前言:

  有这么个将军, 毛泽东为他指点迷津,他因此被撤职处分;

  毛泽东写下名词《清平乐·会昌》,他就是“战士指看南粤”里的战士;

  毛泽东亲自点他的将,他却不愿“升官”;

  毛泽东送他一缸牛肉,他为毛泽东彻夜守灵!

  这个将军就是从食堂家乡安源煤矿走出的开国将军——方强中将。

  此开国将军为毛主席彻夜守灵 主席曾送他一缸牛肉救命

  方强为什么会毛泽东彻夜守灵呢? 这得从方强传奇的一生开始说起。

  一、将军矿

  方强,1912年出生,湖南平江人,原名方鳌轩,又名方长,后来改名方强。

  方强出生贫寒,他的父亲是个码头工人,但他父亲愣是咬紧牙关,供他上学,读书认字。

  当时,方强才6岁,知道自己读书的机会很难得,他学习非常刻苦。

  可惜,他只读了四年,10岁的时候,因为家境太过贫寒,被迫辍学,跟随父亲在码头当苦工。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老乡一起,去江西萍乡安源煤矿当了一名矿工。

  这成为改变他命运的一次重要选择。

  因为安源是当时中国工人运动的中心,仅在1920年至1930年,毛泽东主席就曾先后10次到萍乡安源。

  此开国将军为毛主席彻夜守灵 主席曾送他一缸牛肉救命

  安源煤矿成立于1898年,是中国最早的煤矿公司之一,在中国工业史上有着重要地位。

  1922年9月14日,毛泽东、刘少奇、李立三领导指挥的安源路矿大罢工正式开始。

  这次罢工运动是白色恐怖下的一声惊雷,是全国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当中绝无仅有的一次胜利,在中国工人运动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对中国革命有着前所未有的重要意义。

  罢工后,安源有“中国小莫斯科”之誉,当时全中国有2/3的党员出自安源煤矿。

  方强就是在罢工之后,来安源煤矿工作。

  安源煤矿是闻名全国的“将军矿”,方强就是其中之一。

  正是在安源,他接受了革命思想,开拓了见识,开始以救国救民为己任。

  二、铁血将军

  1925年,方强来到安源后,很快就加入革命队伍。

  1926年9月,方强加入共青团,一年后转为正式党员。先后担任安源煤矿工人纠察队党代表、平江县献钟工人纠察队区队长,平江青年义勇队区队政治指导员等职。

  1928年,方强参加中国工农革命军,担任平浏游击队宣传队组长。

  1930年8月任中国工农红军第5军第3师第7团连政治委员。

  此后,他历任红3军团第5军第1师第2团政委; 警卫营政委等职。

  方强领导的警卫团被授予“红军模范团”称号。

  此开国将军为毛主席彻夜守灵 主席曾送他一缸牛肉救命

  1933年1月的一天,时任中央警卫营政治委员的方强,在奉命率部攻打福建上杭的战斗中,被敌人射来的一颗子弹击中胸膛,倒在了阵地上,随后紧急送往医院。

  当时,福音医院傅连暲大夫(1955年授予中将军衔)立即对进行抢救。

  当傅连暲把方强的棉衣解开以后,都被方强的伤势给震惊了—— 敌人的子弹洞穿了方强的胸部,方强两天两夜没作任何医疗处置,失血非常严重。

  可他竟然还能呼吸,这真是一个奇迹!

  但是方强伤势太重了,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可当时条件差,医院麻药本来就不多,方强被送来这会,正好没有麻药了。

  情况紧急,傅连暲只好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对方强进行手术!

  当时,每次治疗前,只要一见到傅连暲拿铁丝走来,方强全身的肌肉就不由自主地抽缩颤动;

  等到傅连暲忙活完,方强就像从河里爬上来的一样,全身上下,衣裤全都湿透了。

  古有关羽刮骨疗伤,今有方强忍痛手术。

  此等英雄,堪称壮烈!铁血将军,方强当之无愧!

  神奇的是,这次手术成功了,傅连暲成功了救了方强的性命。

  可是,很快傅连暲就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长时间对根据地的封锁,根据地物资补给困难,方强长时间得不到新的营养和药品,他的伤口仍旧难以愈合。

  长此以往,方强依然有生命危险。

  当时,傅连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无可奈何。

  三、赠肉之情。

  一天,傅连暲外出归来,急匆匆地走进方强的病房,兴高采烈地喊着:

  

“方政委,有药了,有药了!”

  随即,他将手里端着的一个茶缸递到方强面前。

  方强揭开茶缸盖一瞧,只见是满满一缸子清炖牛肉。

  顿时,一股浓郁的肉香味扑鼻而来,方强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送进嘴里,好奇地问道:

  

“傅大夫,这是从哪儿弄来的?”

  傅连暲兴奋地说:

  

“是毛主席送给你的!” “毛主席?”方强疑惑不解,“毛主席住院了?”

  傅连暲点点头,告诉方强:

  

“毛主席身体很虚弱。这缸牛肉是老乡送给他补养身子的。听说你的伤情后,他未舍得吃,特意让我捎给你,还让我告诉你,说这是他为你开的‘药方’!”

  原来,当时毛泽东正好因病住院,当地老百姓听说后,送了缸牛肉给他补身子。

  这天上午,傅连暲去给毛泽东看病,毛泽东很关切地问起医院病人的情况,傅连暲随口说起了方强的伤情。

  毛泽东一听说方强因为营养不良,伤口难愈后,坐不住了。

  他痛心疾首,沉吟道:

  

“你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说完,他略有所思地走到窗前,对傅连暲:

  

“你看,那棵小松树被砍了一刀,受了伤。它靠什么医治的呢?就是靠自身分泌出来的树脂愈合了伤口,又顽强地生长起来了。方强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身体素质好,抵抗力很强。如果从各方面稍微加强一些营养,我相信他会很快康复的。” “外疗不如内补,主席的话很有道理。只是……”

  傅连暲的话未说完,毛泽东就伸手打断他,随即从桌上端起一茶缸牛肉,说:

  

“你先把这个带给方强,就说是我毛泽东为他开的‘药方’!”

  就这样,毛泽东把老百姓送给他用来补身子的牛肉,转送给了方强。

  当方强知道这一切后,他望着眼前冒着油花的清炖牛肉汤,再看了看毛泽东病房的方向,这位做开胸手术都不用打麻药的硬汉,竟然潸然泪下。

  后来方强的伤口慢慢愈合了,刚能下床走动,他就去向毛泽东道谢。

  当时毛泽东正在看书,身上穿着一件半旧的灰布军装,蓄一头长发,脸色很憔悴,桌上放着还没来得及吃的南瓜饭和辣椒。

  看着这一切,方强眼眶顿时就红了。

  方强带着哭腔,上前轻声叫了一声:

  

“主席”。

  毛泽东转身,见是方强,放下手中的书,招呼道:

  

“哟,是方政委啊!坐下,坐下。”

  方强诚挚地说道:

  

“我今天是专门来向主席道谢的。”

  毛泽东并没有放在心上,连忙问道:

  

“伤口愈合得怎么样啊?” “让主席为我操心了,本来伤势就不很重。” “还不重呐,听傅连暲讲,一颗反动派的子弹从我们中央警卫营政委的胸部穿膛而过啊!”

  毛泽东打趣道:

  

“看来你这革命的肌体不错嘛,连敌人的子弹都不敢长驻,匆匆钻进去什么也没敢动就又溜走了。”

  说完,毛泽东撩起方强的衣襟前胸后背地仔细看了起来。

  而后,他又笑道:

  

“那个傅连暲看你伤成这样,都急得不行呀。我跟他说,相信你会好,这不真的好了嘛?”

  方强又感激的说道:

  

“这都是主席给开的‘药方’好!”

  一听这话,毛泽东乐了,用手指着方强这个湖南老乡,笑道:

  

“我们湖南乡下老百姓讲,‘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你方强日后会很有造化哩!”

  方强也笑着回答道:

  

“主席过誉了。要不是乡亲彻夜赶200多里山路将我送到这里,我的命早就叫阎王爷拿走了。”

  这句话,非常对毛泽东口味,真说到他心里了,他点点头,

  

“是啊!没有人民这个靠山,我们共产党和红军是无法生存下去的。”

  说完,毛泽东挥了挥拳,鼓励方强,也是给自己打气道:

  

“为了全中国人民的翻身解放,我们要努力奋斗啊!”

  就这样,这两个“病友”、老乡,就此结缘。 可惜,由于战事紧张,方强从长汀福音医院出院后,有一年多的时间再也没有见到毛泽东。

  此开国将军为毛主席彻夜守灵 主席曾送他一缸牛肉救命

  四、指点迷津

  1933年9月25日至1934年10月间,蒋介石调集约100万兵力,采取“堡垒主义”新战略,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大规模“围剿”。

  红军第一方面军被迫在江西南部、福建西部反对国民党军第五次“围剿”的战役。

  这时,王明“左”倾教条主义在红军中占据了统治地位,拒不接受毛泽东的正确建议,用阵地战代替游击战和运动战,用所谓“正规”战争代替人民战争,使红军完全陷于被动地位。

  1934年4月,国民党南路军余汉谋、李扬敬指挥第一、二纵队,进攻苏区南大门—筠门岭,其计划是:第二纵队第7、8师和独1师,分别从罗塘、澄江、桂坑正面进攻;第一纵队第1、44师分别由重石、清溪从西迂回威胁筠门岭。

  筠门岭东临福建,南望广东,北连会昌,距离红都瑞金仅101公里,是水陆交通要道,赣粤闽边区重镇,为兵家必争之地。

  当时担任红22师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的方强率部驻守筠门岭。

  红22师是一支新组建的部队。 1933年6月7日,红23军被改编为第22师,师长龚楚,政委方强,全师直辖三个步兵营共1500余人,实际上只相当于一个团(即红22师65团)。

  1934年3月,由红军总部直属的教导2团和教导3团被调拨给红22师。

  新扩编后的红22师师长由程子华担任,政委还是方强,全师共辖第64团(团长帅荣)、65团(团长魏协安)、66团(团长李国柱)三个团共8000余人。

  也就是说,红22师刚组建不到一个月,而且面对的是10倍于己的强敌。

  敌人一上来就用飞机大炮,进行轮番轰炸,红军火力完全被压制。

  红22师只得凭借有利地形,踞高临下,与众多优良装备的敌军鏖战。

  更致命的是,筠门岭保卫战,李德、博古下达了错误指令,命令红 22师“六面出击”。“坚持阵地战、堡垒对堡垒”的错误战略。

  在李德的部署下,红22师在筠门岭布置了三条防线,每条均以砖土构筑的碉堡为防御中心。

  1934年4月初,粤军兵分四路开始进攻。 这一仗,红22师打得十分顽强,消灭了国民党约1个营的兵力,但付出的代价更为惨重,64团2营、3营几乎全部牺牲,红22师损失惨重。

  4月21日,国民党军从东西两面对筠门岭大规模进攻。

  红军与数倍于我的敌军激战一天,为保存实力,傍晚退守周田、站塘一带,中央苏区南大门—筠门岭失守。

  此开国将军为毛主席彻夜守灵 主席曾送他一缸牛肉救命

  当时红22师,前任师长程子华刚被调走(调去鄂豫皖根据地任红25军军长),65团团长魏协安奉命兼任代师长一职,所以师部的各项日常工作实际都由师政委方强主持。

  1934年5月,方强在站塘中村召集全师连以上干部总结筠门岭战斗失利教训。 他深刻检讨了筠门岭战斗失利的原因。

  他大力承担责任,沉痛地说道:

  

“同志们,筠门岭战斗失利我负全部责任。”

  实际上,这仗失败责任并不在他。 他这么一说。整个会场就炸开了锅,大家纷纷为他鸣不平。,总结会逐渐成为牢骚会。

  就在方强难以收场之际,他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毛泽东从会昌打来的。

  方强和毛泽东已经很久没见了。

  此时此刻,方强接到毛泽东的电话,他感到无比亲切和温暖,同时十分兴奋和激动。

  他大声报告:

  

“毛主席您好,我是方强。”

  然后,他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尽量详细地向毛泽东报告前线的情况。

  

“筠门岭战斗是怎么打的?你们师伤亡有多少?战士们的情绪怎样?部队是怎么部署的?”

  毛泽东问得很仔细,方强一一作了汇报。

  

“你们打得很好嘛!”

  毛泽东听罢高兴地鼓励道:

  

“你们这样一支新部队,面对数倍于己的强大敌人,独立坚持打了这么久,才让敌人前进了这么一点点,这就是胜利!”

  毛泽东进一步安慰他说:

  

“方强啊,革命道路是艰难曲折的,千万不能被一时的困难和挫折所吓倒。打胜仗固然好,打败仗也不能哭鼻子。现在,你应该把部队主力抽下来,进行整训,好好研究一下,是什么道理挡不住敌人?为什么不能打好仗,大量消灭敌人?”

  方强用心聆听着毛泽东从电话里传来的每一句话。现在,自己在战斗中失利,再次巧遇毛泽东指点迷津,他感到心里有底了。

  

“我们在作战上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方针?”

  方强提出他最急迫的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毛泽东随即为方强规划了一幅具体的战斗部署图。

  

“要组织地方部队、游击队和赤卫队,在敌人侧后方进行游击战争。为此,要尽快主动与地方党组织和政府取得联系,争取他们积极帮助、支持和配合主力部队作战。” “你们师的左边,有江西省军区领导的大吉山游击队在信丰一带活动;南边也有游击队在全南、定南、龙南一带活动。依托他们来牵制敌人,你们严密侦察和研究敌情、地形之后,争取在会昌与筠门岭之间地区部署战场,与敌人展开游击战和运动战。要在敌人侧翼集中优势兵力,造成有利条件,首先消灭敌人的一个营、一个团,继而再打更大的胜仗。”

  毛泽东还特别提醒方强:

  

“每打一仗都要事先考虑几个作战方案。假如,敌人集中一路来,我们不打他的头,也不打他的身子,专打他的尾巴;敌人分几路来呢?那就打他侧面的一路。总之,要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打击敌人的弱点,消灭敌人之一部。”

  方强茅塞顿开:这不正是毛主席过去指挥我们胜利进行反“围剿”的法宝吗?

  如果还是按照这套战略战术去打,红军会陷入今天这样的困境吗?

  他连夜主持召开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精神,作出了战斗部署。 在毛泽东的指导下,

  方强调整了战术,很快在一次运动战中伏击歼灭了粤军的一个营,击毙其营长,粤军也在占领筠门岭后不敢再前进,南线的军事局势很快巩固下来。

  实践再次充分证明,按照毛泽东的指示行动,部队就打胜仗,人民群众就拥护,根据地就巩固。

  五、无悔追随

  这年7月,就在方强获胜之后,毛泽东在会昌登山后做了一首著名的词——《清平乐·会昌》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会昌城外高峰,颠连直接东溟。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

  这首词里的“战士指看南粤”说的就是方强率领的红22师!

  此开国将军为毛主席彻夜守灵 主席曾送他一缸牛肉救命

  但是,方强虽然打了一个胜仗,却陷入了一场危机!

  因为当时毛泽东被王明、博古排挤出了领导岗位,他是没有指挥军队作战的权力的!

  毛泽东虽然出于一片好心,不忍红军再次失败,但他的指挥行为属于越级指挥、擅自做主;而方强听从毛泽东指挥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

  果然博古、王明等人得知毛泽东在会昌的活动后,立即派人去红22师,借处理筠门岭作战失败为理由清洗该师。

  原代师长魏协安、红65团政委商辑伍被撤职查办,长征后被留在江西苏区,不幸遭错杀。

  原师政委方强则被撤职处分、逮捕关押(魏协安、方强撤职后,改由周子昆、黄开湘接任红22师师长、政委)。

  直到红军开始长征时,方强因为年纪轻又是农民出身,才被保卫局允许带上路,后他在途中因为战斗需要而被释放。

  方强,是这段时间内少数几个坚持毛泽东正确军事主张,而被处分的师级干部!

  但是,这一切,方强并不后悔。

  1934年10月,在博古、王明、李德教条主义三人组的错误指挥下,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被迫进行战略转移,开始长征。

  方强背着一口政治“黑锅”踏上漫漫长征路的,被编入第2纵队第4梯队——级别没有,就是一个大头兵,他被一撸到底。

  方强身背一个小背包,肩挎一条米袋子,腰挂一只从战场上缴获的搪瓷缸,心情抑郁地迈开了万里长征第一步。

  方强没有行动自由,每天的任务就是跟着部队向前走。

  11月27日至12月1日,中央红军强渡湘江,突破国民党军第4道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

  此开国将军为毛主席彻夜守灵 主席曾送他一缸牛肉救命

  但是,这一仗太惨了,中央红军也为此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8.6万中央红军锐减至3万余人。

  接着李德又不顾敌人调集40多万的围堵,仍把希望寄托在与贺龙、萧克率领的红2、6军团会合上,坚持按原计划向湘西前进。

  假如真按这个德国顾问的计划进军,红军必定是全军覆没之局。

  1934年12月15日,中央红军举行黎平会议。危急关头,早就已经被剥夺军权的毛泽东力主摆脱敌人主力,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以争取主动。

  毛泽东这个主张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马上下发到各部队。

  当命令下达后,各部都很纳闷,保卫营营长吴烈问这是谁的主张。

  方强脱口而出:“是毛泽东!”

  而后,方强改任干部团总支书记,率领干部团力夺通安州、强渡金沙江,翻雪山、过草地……

  就在长征期间,方强得了痢疾,奄奄一息地躺在担架上,由医护人员抬着向前转移。

  一路上找不到粮食,只能挖野菜和摘豌豆叶充饥。

  长征期间,痢疾是红军将士的噩耗,不知道有多少将士因此含恨而终。

  方强不甘心坐以待毙,找来炊事员把烧饭锅的锅底灰刮下来,用开水调好后当药灌进肚子里。

  他大把大把的吃了三天九次,竟然奇迹般地好了。

  这真是一个铁打的汉子!

  然而命运对他的考验还没有结束。 1935年9月,方强奉命随总司令部南下川康边。

  怎么又南下了?

  熟悉长征历史的朋友应该知道,这是因为张国焘的原因,红军分裂了。

  方强坚持抗争,誓死坚持毛泽东主张,被张国焘命人拿下,直接用一根绳索绑住他的双手,在警卫人员的押送下,再度翻越千年积雪的夹金山……

  一直到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到达甘肃会宁会师前夕,方强才恢复自由。

  1936年11月,方强随第9军参加西征, 1937年4月西征失败,方强在突围中被俘。

  在狱中方强继续坚持斗争,领导被俘人员脱险归队返回陕北。

  食堂写文至此,对方强将军,敬佩之意,无以言表,这真是一个铁打的将军,没有任何困难可以击败他!

  六、亲自点将

  抗日战争爆发后,方强任八路军第129师第385旅政治部主任,英勇抵抗日寇侵略。

  1938年春节的一天,八路军总政副主任傅钟和谭政来到毛泽东的住处,请示总政组织部长人选事宜。

  毛泽东胸有成竹,脱口而出,说出了方强的名字!

  而后,他解释道:

  

“这位同志年轻、有文化,中央苏区时就是红军师政委,在几次路线斗争中表现都很好,原则性很强,干组织部长比较合适。”

  就这样,在毛泽东亲自点将下,方强立即赶到总政治部报到。

  此开国将军为毛主席彻夜守灵 主席曾送他一缸牛肉救命

  直到傅钟与他谈过话,他才知道要他出任总政组织部长,是毛泽东亲自点的将!

  方强当时就觉得这个“官”太大了!自己不能胜任。

  他思前虑后,想了几天,鼓起勇气,直接上书毛泽东:

  

“恳请主席批准我辞去总政组织部长,在组织部内担任一科长职务,以便更好地学习和工作。”

  4天后,毛泽东亲自约他谈话。 毛泽东笑着说道,

  

“没想到还有不愿当‘大官’要做‘小官’的人哩!”; “你的信我拜读了,理由还不少嘛!”

  方强红着脸,再次表明自己的心迹:

  

“我年纪轻,缺乏经验,怕辜负主席的期望。”

  这一说,毛泽东佯装生气,大声喝道:

  

“哪个干部是具备了一切条件才开始工作的?我毛泽东也办不到。大家都是边做边学嘛!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从实践中增长才干,这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辩证法!”

  毛泽东的一席话令方强信心倍增,方强诚恳地表态道:

  

“请主席放心,我一定努力工作!”

  临别之际,毛泽东嘱咐道:

  

“工作中有什么困难和问题,多向傅钟、谭政同志请教,也可直接来找我,我们也是老相识了嘛!”

  1939年新春佳节,八路军驻陕甘宁边区办事处副官张令彬邀请毛泽东聚餐,并请总政副主任谭政和组织部长方强作陪。

  席间,毛泽东笑着问方强:

  

“怎么样,现在没有什么想法了吧?”

  方强笑着道:

  

“服从组织,好好工作,思想通了。”

  一听这话,毛泽东满意了,他放下筷子,点上一支烟。

  方强见毛泽东兴致不错,趁机请教:

  

“主席,您经常教育我们要结合实际多读些马列的书,提高理论水平,但在学习与工作的结合上我总感到不得要领,觉得收获不大。”

  方强这话其实问得很有水准,足见他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高级干部。

  毛泽东点点头,略微思索后,说:

  

“过去有人挖苦我们,说‘山沟里面出不了马列主义’,其实他们本身就不懂马列主义,只知道照搬马列的词句搞教条主义。我们今天学习马列主义,就是要掌握马列主义的精髓,并结合实际把当前的抗战工作做好,把统一战线工作广泛地开展起来,团结一切力量,打败日本帝国主义。”

  接着毛泽东鼓励方强道:

  

“要注意不断总结经验,边学习,边运用,边提高。要学会写文章。写不好不要紧,可以送给我帮你们批改嘛!别忘了,我毛泽东可是教书出身的哟!”

  这一说,大家都笑了,方强这个老相识、小老乡成为了毛泽东的学生。

  此后,方强历任军委秘书长、留守兵团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陕甘宁边区陇东分区警备司令部副政治委员、合江军区司令员兼第一军分区司令员等职,为抗日战争做出突出贡献。

  解放战争后,方强历任佳木斯卫戍司令员、任东满独立师师长、东北民主联军第10纵队第30师师长、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第141师师长、第10纵队副司令员、第13兵团第47军副军长、兼任第141师师长、第15兵团第44军军长等职。

  方强率部参加参加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广东战役等战役。

  方强转战大江南北,从西打到东,从北打到南,为新中国成立立下赫赫功劳。

  此开国将军为毛主席彻夜守灵 主席曾送他一缸牛肉救命

  七、将军深情

  新中国成立后,方强历任第44军军长、广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中南军区海军司令员兼政委、解放军海军第三副司令员等职。

  1955年9月27日下午,为表彰为新中国成立做出了卓越功绩和巨大贡献的功勋将领们,毛泽东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举行了隆重的授衔仪式。

  方强被授予中将军衔,成为开国将帅中的一员。

  这是对方强多年革命贡献、艰辛付出最好的肯定。

  1963年底的一天,毛泽东满面笑容,在中南海,和周恩来、朱德等人一起接见国务院部委领导。

  当时,方强任国务院第六机械工业部部长,他也在其中。

  毛泽东发现了方强,走上前来高兴地与他握手,并大笑着说:

  

“方强啊,我们还有些关系哩!”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一切都在无言中。

  两人哪里是“有些关系”啊,这段深情,惊天地、泣鬼神,是情比金坚的战友情、师生谊!

  1976年9月9日,伟大领袖毛泽东逝世,方强肝胆欲裂,恸哭不已,为毛泽东彻夜守灵。

  斯人已逝,方强却从来没有忘记毛泽东,每次路过天安门,他都会真挚的向毛泽东画像敬礼。

  退休之后,方强总是耐心的讲述着毛泽东的故事,一遍又一遍的强调毛泽东的正确主张,一次又一次的讲述毛泽东的胜利奇迹。

  2012年2月8日,方强将军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是开国将帅中少有的百岁老将军。

  结语、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方强是个厚道人,毛泽东对他的恩惠,方强一辈子都铭记在心;

  方强是个意志顽强的铁血汉子,无论怎样的困难,都无法击倒他;

  方强是个信仰坚定的革命英雄,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依旧坚持毛泽东正确主张;

  方强这个百战老将,参加了土地革命战争、第一次至第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伤痕累累,功勋赫赫。

  他没有以毛泽东的学生自居,他却是毛泽东最好的学生,中国人民最尊敬的开国将军!

  此致,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