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三观!丈夫假扮他人诱妻卖淫 拍妻子AV视频揽客

  为了得到所谓的“事业编制”,南通女子李某听由自称是某医院“王院长”的摆布,经老公同意拍摄一系列的裸照以及性爱视频传给“王院长”,此后愈演愈烈走上了卖淫的不归路。直到东窗事发,才知道怂恿她卖淫的“王院长”竟是自己的丈夫。

  毁三观!丈夫假扮他人诱妻卖淫 拍妻子AV视频揽客

  手机被盗“牵出”卖淫团伙

  2013年1月初,一女大学生的iPhone4手机被盗,民警通过信息研判抓获嫌疑人吴某。结果吴某的交代出人意料,原来他们通过“微信”谈妥嫖资后在宾馆开房,事后吴某不但没有支付嫖资还拿走了该女子的手机。

  民警在进一步审查中发现,该女子的“微信”中有一个互相介绍嫖客的“群”,相较于普通卖淫,该“群”里的女子多是在校大学生或者企业白领,她们受过良好的教育拥有不错的社会地位。据办案民警介绍,这类卖淫者收费很高,均价都在1000元以上。“她们一方面是为了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寻找刺激和快乐。”

  毁三观!丈夫假扮他人诱妻卖淫 拍妻子AV视频揽客

  经过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8名女子以及20余名男子因涉嫌卖淫嫖娼被当地警方行政拘留。

  为“事业编制”陷入潜规则

  微信群中一位名叫“格格”的“80”后女子李某,在审查过程中始终对“微信招嫖”的经过一片茫然。她的丈夫王某也到派出所大吵大闹,说他们夫妻感情很好,老婆不可能卖淫。

  李某是南通一家公司的人事主管,王某也是公司白领,家底殷实,还有个牙牙学语的儿子。李某说,她走到这一步,是因为一个自称是“王院长”的男子。

  去年6月,她跟QQ网友“小马”聊天时无意间提及,在公司做白领挺累的,希望能换个轻松点的工作。热心的“小马”告诉她,南通某医院的“王院长”能帮上忙,并把“王院长”的QQ号给了她。

  李某称,“王院长”表示可以给她弄个“事业编制”,但要她做出一定的牺牲。“他说去医院可能要带出去应酬,他必须看看我的姿色,要求我发点照片给他看看。”李某与老公商量,没承想竟然得到了认可。在老公的配合下,她拍摄了一组比较露骨的照片发了过去。可“王院长”并不满意,不断要求尺度更大一些。在老公的参与之下,李某又拍摄了一系列的裸照以及性爱视频传给了“王院长”。一次又一次的道德沦丧后她没有得到应得的“回报”。“王院长”又要求其在视频中与多人同时发生关系,并规定了上传视频的次数,这时,李某才发觉上了贼船。

  真相大白:主谋竟是丈夫

  碍于自己的工作身份,李某在“王院长”的威逼利诱之下,不敢发作,只能找老公来商量。老公王某竟然非常大度,为了完成“王院长”的要求还主动承担了物色视频“男主角”和“导演”的工作。在“王院长”和丈夫的一唱一和之下,李某从开始被迫完成任务,到自甘沉沦,渐渐走上了不归路。

  毁三观!丈夫假扮他人诱妻卖淫 拍妻子AV视频揽客

  据了解,李某每次出去卖淫都由其老公联系好对象,开好房间,将她送往指定地点。“他不仅帮她老婆揽客,还亲自操刀为她拍摄各式各样的AV视频。”据办案民警介绍,在王某的怂恿下,李某从原来的“完成任务”开始过渡到收费阶段,单次开价1500元左右。夫妻双方甚至为此签订协议,规定老公不能因此而吃醋。

  李某被抓后将一切和盘托出,并称希望警方严惩威逼利诱她的“王院长”。经过复杂的数据研判,警方证实“王院长”即是其丈夫王某,后经审查,王某交代,所有嫖客都是他通过“微信”招揽介绍给其妻子李某的,他利用白天上班时间一人饰演“小马”“王院长”“格格”“丈夫”等多种角色,并将其老婆的暴露视频上传网络用以吸引更多的嫖客。目前,王某因涉嫌介绍卖淫罪被当地警方刑拘。

  毁三观!丈夫假扮他人诱妻卖淫 拍妻子AV视频揽客

  延伸阅读:20天给卖淫女8万元还被骂“能利用就利用”,他怒刺死她

  不到一个月给了卖淫女8万多元,26岁男子席猛偶然发现对方在群聊里骂自己,用刀刺死了她。

  2021年1月13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刑事判决书中获悉,日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席猛因犯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2017年,席猛通过交友网站结识孙晓,两人长期保持卖淫嫖娼关系。

  2019年5月24日,两人在上海一家五星级酒店1705室进行卖淫嫖娼活动。席猛支付宝转账截屏证实,自2019年1月,席猛向孙晓转账10余万元,其中,5月3日至23日转账达8万余元。

  5月24日凌晨,席猛使用了孙晓提供的新型毒品“犀牛G点液”。结束后,因为看到孙晓另一部手机一直在接收信息,出于好奇,席猛便偷拿了该手机去卫生间。

  孙晓此前把手机密码告诉过席猛,席猛解锁手机查看聊天记录,发现孙晓同时和多名男性保持类似“恋人关系”,而且在聊天中用一些侮辱性语言骂他,称和他在一起纯粹为了钱,并说了他让她感觉恶心之类的话。

  孙晓微信聊天截屏证实,2019年5月20日至23日,她在某群聊中发表了“能利用就利用”“真是没脸没皮”“太粘人很烦”“我每次睡觉都屁股对着”“这种长期的生意难做”“天天看着这张脸我要烦躁死了”“今天用针扎死他”等言语。

  席猛称,他质问孙晓后,孙晓一直不说话在看手机,还让他早点睡。他怒火中烧,便持随身携带的刀刺向孙晓颈部及头部。

  经法医尸检鉴定,被害人孙晓符合生前被他人用锐器刺戳颈部造成两侧颈内静脉、颈内动脉破裂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随后,席猛通过手机联系到另一名女子,并与她在该酒店2005室内相处2个多小时后,返回1705室短暂停留。之后,席猛携带窃得的孙晓的一个拎包和价值9650元的两部苹果手机,以及作案使用的匕首逃离现场。

  逃跑途中,席猛将匕首丢弃在机场自弃箱内,随后乘坐飞机逃往云南。杀害孙晓后,席猛分别通过孙晓支付宝、微信账户向自己的账户转账共计81500元,并使用孙晓手机购买了3张价值共计8712元的机票。2019年5月25日4时许,席猛经其父劝说后主动至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罪行。

  法院认为,被告人席猛为泄愤,持匕首刺戳被害人孙晓颈部致孙晓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席猛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孙晓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又构成盗窃罪,依法应两罪并罚予以处罚。现有证据尚难以证明被害人对引发本案具有刑法意义上的过错,对辩护人认为被害人有过错的意见不予采纳。

  同时,被告人席猛系自首,且自愿认罪认罚;席猛及其亲属能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故可依法从轻处罚。

  2020年8月13日,法院判决,被告人席猛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