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腐败被查两兄弟判死刑: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企业家

  【海底商业奇谈】系网易新闻网易号与【海底青年】联合出品,内容独家发布在网易号平台,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家族腐败被查两兄弟判死刑: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企业家

  2007年,和男同事私奔到非洲创业的韩蓉回到了中国,几十年过去,她和老公李松山在非洲已经成了当地的华人华侨领袖。两口子研究非洲艺术文化的同时,也当上了坦桑尼亚的矿业大亨。

  这次回国,是借着在北京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想要物色一个国内的优质合伙人,一起开发非洲。

  李松山盯上了那个身材不高、面容削瘦,整日跟在领导身边的四川商人刘沧龙。

  通过坦桑尼亚商务部的背书,再加上韩蓉父亲留下的老关系,李松山很快和刘沧龙攀谈了起来。

  面对央视的镜头,李松山面露慈祥,却又忍不住激动地对记者说:“我多年苦寻事业传人,经过多方考察后决定,将自己非洲的事业托付给宏达集团去做大做强做长久,刘沧龙主席是值得信赖的中国企业家。”

  刘沧龙这时已经是手握两家上市公司,业务涉及化工、矿业、期货,是国内商界炙手可热的人物。

  如何接下非洲的生意,他有自己的想法。

  01

  广汉人刘维有两个很出名的兄弟,一个是三哥刘汉,一个是堂兄刘沧龙。如果不是这两个经商的兄弟,刘维现在应该已经在广汉小学门口有了自己的小卖部。

家族腐败被查两兄弟判死刑: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企业家

  1985年,刘维高一辍学,在街道上摆摊卖起了冰棍和零食。三哥刘汉是个聪明人,从化工厂辞掉了铆工的铁饭碗后倒卖木材,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建材门市部。

  刘维不懂经商,但常常想,自己只要努力,以后也能学三哥一样开一家小卖部。

  在那个广阔天地,大有可为的年代,离广汉不远的什邡市,刘维的堂兄弟刘沧龙早已靠着借来的500元钱,跟什邡民主公社榨油厂的同事通过自主科研,建起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磷肥厂。

  家里盖起的那座一楼一底的小楼,在什邡当地都很有名气。

  刘沧龙的创业之路并未如外界想象般容易,解决了初期的资金,有了自己试验的土技术。小打小闹没问题,但要想规模化生产,就还要掌握更多的技术。

  那时,因为主要原料磷矿粉和硫酸分别由金河磷矿、四川化工厂两家国营大厂掌握。缺少原材料,刘沧龙就揣着卷烟,上门去两家厂的供应科求人批条子。

  到了周末,再偷偷把另一家国营大厂什邡化工厂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请到厂里来指导。

  就这么小心翼翼,仰人鼻息的在夹缝里求生存。渐渐地,刘沧龙的磷肥厂越干越好,金河磷矿、四川化工厂都开始主动上门来送货。

  刘沧龙的生意上了轨道。但另一边的堂兄刘汉的建材却搞砸了。

  1990年,刘汉的建材生意越做越差,感叹还是公家饭吃起来不操心。于是索性关了门市部,疏通了关系到广汉特油供应站上班。精明能干的他很快就担任了副经理、经理。

  可是上班赚钱太慢,于是刘汉尝试开了几家用来赌博的游戏厅。很快,游戏厅就被人举报了。1992年12月16日,广汉市人民法院依法查封了刘汉用于赌博的设备物资。

  那几乎是刘汉所有的积蓄,眼见着多年的血汗钱就要被没收,刘汉带着游戏厅的手下,封堵法院大门,撕毁法院封条,藏匿转移被查封的物资。当湖南、四川两地警方前往广汉以涉嫌诈骗对刘汉执行拘留时,卖冰棍的刘维忍不住了。

  “三哥平时对自己很照顾,这下要是真被抓起来,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于是刘维找来了游戏厅里藏的自制枪,叫上两个曾在游戏厅看场的闲散人员,冲向了警车。

  混乱中,刘汉成功脱逃,刘维因此被捕。

  荒诞的兄弟义气成为日后两兄弟在法庭上痛哭的根源。

  1993年,刘沧龙正式为公司定名为"四川宏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据称在定名之前,下属分别提供了"红达、鸿达、宏达"三个名称供刘选择,刘沧龙最终选择了宏达,取宏图伟业,务实则达之意。

家族腐败被查两兄弟判死刑: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企业家

  而刘汉逃脱拘捕后也因证据不足脱了罪,很快又纠集人员继续开设赌博游戏厅,刘维持枪虽然被捕,但却已经为兄弟俩树立了“黑老大”的地位,并因此赚取了大量资金。

  靠赌博总不长久,于是刘汉尝试在钢材期货市场上投资。1994年,胆大的他通过收购现货注册成仓单,然后在期货市场上高价卖出的方式一战成功。并在之后成立汉龙集团,注册资本9999万元,法人代表为蒲万昌,刘汉则隐身幕后。

  从1996年开始,刘沧龙的生意也越来越大,先后整体购买了周边六个企业,开始一步步建立他的宏图伟业。其中,那个在创业之初经常偷请技术员的什邡化集团,也被刘沧龙1.11亿元全资收购了下来。

  1998年,刘沧龙以四川宏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为母公司,四川广汉平原实业总公司、四川省蜀星企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四川省石棉选矿厂三单位为控股公司,联合组成"四川宏达集团"。

  有了钱以后,刘沧龙开始关注什邡当地的慈善事业。2000年出资400多万元,兴建了在什邡市乡镇中学中当属一流的新校区,并配置了完善的教学设施。

  同年,刘沧龙还为该镇共和村小学捐款40万元,用于改建校舍。也是这一年,为配合该镇的基础设施建设,刘沧龙又投资600多万元兴建了宏达大道。

  公益事业方面的投入,刘沧龙向来不含糊。2002年,德阳部分地区发生洪灾,刘沧龙捐款100万元。2003年,刘沧龙还斥资26万元在什邡中学设立教育基金,对每年考入大学的学子、毕业班班主任以及老师进行奖励。

  2001年,刘沧龙首次涉足金融产业,宏达集团成功入股德阳银行。2005年,其开始着手重组停业多年的四川信托。

  在这之前,刘沧龙的宏达集团和宏达化工出资2.82亿元,持有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46.9%的股权,成功吞并期货业老大。同时,刘沧龙还介入了世界级大矿兰坪金顶铅锌矿的开发。

家族腐败被查两兄弟判死刑: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企业家

  而这年,取保后审的刘维接手了三哥的游戏厅生意,还顺便组织起一只由闲散人员组成的恶势力。不满足于广汉的市场,刘维指派人手开始介入什邡当地的酒店及沙石市场。

  利欲熏心下,一桩桩恶性事件在什邡和广汉街头发生,但老百姓却因为惧怕这只刘维带领的黑恶势力,导致他们总是逍遥法外。

  2004年,什邡电视台报道:刘沧龙与什邡市领导一起走访民主镇贫困户时,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这些贫困户住的房子既不能遮风,也不能避雨,破烂不堪。他感到自己作为一个在这里成长起来的企业家,应该为老百姓做点什么,以此回报家乡。回去后,刘沧龙与市领导共同商讨决定:由宏达公司出资800万元用于安身工程建设,帮助1700户住房条件差的农户建房。

家族腐败被查两兄弟判死刑: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企业家

  到2004年末,已有500户农户高高兴兴搬进了新房。可刘维的组织在什邡也开始称王称霸。

  2005年初,宏达公司又作出一项重大决定,与什邡市政府签订协议:从2005年开始,投入1.1亿元建"宏达新村",分5年在什邡范围内为贫困农户建房。

  同时,刘沧龙凭借在期货市场完成的原始积累,转入到实业领域,广泛兼并收购矿业资产,旗下宏达股份、宏达大厦份拥有金鼎锌业51%的股份。2006年和2007年,仅金鼎锌业就为宏达股份贡献了九成利润。

  2007年,刘沧龙当选为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当时有人这样形容"汉龙系"中的刘汉与刘沧龙:"二人至此,刘氏兄弟一个身处江湖,一个身居庙堂,人谓“蜀中双雄”。

  02

  2007年,在北京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上,一对身着非洲部落服装的老夫妇找到了刘沧龙,他们要让刘沧龙继承自己在非洲的事业。

  刘沧龙笑了,自己已经是国内排名第三的矿业集团富商,掌管60多家国内外企业,年销售收入400亿元。居然有人要自己去继承非洲的事业。

  但是通过攀谈,刘沧龙不淡定了,原来这对夫妇就是坦桑尼亚中非民间商会名誉会长李松山,他在坦桑尼亚的山得隆木业是非洲最大的木材加工企业之一。更为关键的是,李松山的夫人韩蓉,更是拥有显赫家世背景的人物。

  上世纪50年代,李松山和韩蓉都在外事部门当翻译,两个年轻人为了避免门户观念,偷偷学习了在非洲使用范围很广泛的语言斯瓦希里语。用斯瓦西里语作为传递爱慕之情的私人语言。

  可是很快,两人的恋情还是被韩蓉的家庭发现了。两个年轻人为了追寻自由的爱情,勇敢的辞去工作,以个体户的身份踏上了非洲大陆开始创业。

  一开始,两人凭借之前随部门造访时留下的人脉做起了倒卖中国三轮车的贸易生意。因为当时注册的三轮车公司叫“GUTA”,以至于GUTA已经成了现在非洲对人力三轮车的叫法。

家族腐败被查两兄弟判死刑: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企业家

  生意越做越大的李松山夫妇,多次接受坦桑尼亚政府的嘉奖。同时还拿下了一大片矿藏资源丰富的土地。可是开矿所需的资金还是让两人觉得吃力,于是借着传递中非文化的机会,两人以艺术家的身份,决定到国内来找个开矿的合伙人。

  听了李松山的描述,刘沧龙对非洲的矿产资源开始感兴趣,但至于怎么合作,他有自己的想法。

  2009年,李松山在北京注册了北京松山合力矿业投资有限公司。同时到长春修建了一座松山韩蓉非洲艺术收藏博物馆,老两口决定把传递交流中非艺术作为事业来干,同时等着国内的合伙人一起去非洲开矿。

  可是刘沧龙的宏达集团并没有立刻开展投资非洲,因为2008年围绕金鼎锌业其余49%股权,宏达股份与驰宏锌锗展开了竞争。但由于全球经济衰退、有色金属价格回调,锌加工行业由暴利转入全面亏损。

  2008年四季度,宏达股份和驰宏锌锗各自宣布放弃收购金鼎锌业9%股权和40%股权。那一年,宏达股份亏损5-6亿元,而2007年同期则是净利5.5亿元。

  但2009年起,汉龙集团却先后收购澳大利亚钼矿有限公司和美国通用钼业公司,成就当时中国民企在澳洲最大收购项目,并使得集团拥有的钼矿资源量成为世界第一。

  2010年,汉龙集团进军国际铀矿市场,完成了对非洲纳米比亚境内Marenica公司铀矿项目的收购,成就了中国民企首次进军铀矿市场。

  而2012年,汉龙集团进军国际铁矿市场,完成了对非洲喀麦隆境内Sundance的公司战略收购,占据世界第三大未开发的铁矿石产区,目标是继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之后的全球第四大铁矿石供应商。

家族腐败被查两兄弟判死刑: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企业家

  2013年初,刘汉成为美国尤里卡北部希望山(MountHope)一项价值13亿美元的“山顶爆破计划”的主要出资人。

  实在等不到刘沧龙继承自己事业的李松山无奈之下,把北京松山合力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改成了贸易公司,干起了中非贸易的老本行。

  这期间的刘沧龙之所以不像堂兄弟一样在实业上激进投资,是因为01年入股的德阳银行给了他一个赚钱的新方向——资本运作。

  在“宏达系”和中海信托分别出资7亿元和3.9亿元将四川信托增资到13亿元后,四川信托于2010年成立了。

  这是国内为数不多拥有金融牌照的私人信托之一,有了四川信托,刘沧龙可以在资本市场上大展身手。

家族腐败被查两兄弟判死刑: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企业家

  在这之后四川信托发售了多款信托产品,吸引了大量投资者入局,在信托产品承诺的收益背后,是刘沧龙兴奋又紧张的神经。

  接收了大量托管资金后,四川信托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将资金投资出去。于是大量未得到全面评估的项目被开了绿灯,四川信托把投资者的托管资金大笔大笔的投进了那些待建设的项目。

  可眼看就要到兑付日期,那些投资出去的资金却没几个真的赚到钱,别说承诺的收益,连本金都有亏进去的可能。

  于是刘沧龙想到了一个新办法,发售TOT产品。

  所谓TOT产品,其实就是在原本的标的基础上,对信托产品的投资。简单说就是,我的信托产品没问题,你要是感兴趣可以购买投资这个信托产品的信托产品。

  听起来很荒唐的投资方式,在被包装成花哨的TOT后,居然得到了市场的认可。于是当第一批信托产品到期时,四川信托就用TOT产品吸收的资金兑付,当TOT产品也到期了,就用TOT产品的TOT产品再吸引一波投资。

  反正有金融牌照背书,总有等到项目赚钱的那一天,而在这之前,可以无限制发售信托产品。

  很快,四川信托成了宏达股份最重要的资产,相当于一棵取之不竭的摇钱树。

  03

  2014年,刘汉控制的核心企业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已经成为一家广泛涉足清洁能源、资源开发、基建、高科技环保产业和跨国投资等领域的大型民企,规模达200亿。

  同时,汉龙集团持有境内外5家上市公司股权,拥有全资及控股企业30多家。在新财富中国富豪榜上,以160亿排名第32名。

  不知是不是和喜欢搞慈善的堂兄弟刘沧龙攀比,刘汉在胡润“川渝慈善家”上,以 1.27 亿元捐赠成为最慷慨、最年轻的慈善家。其中在08年地震中那所屹立不倒的“刘汉希望小学”,被誉为“史上最牛小学”。

家族腐败被查两兄弟判死刑: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企业家

  可是好景不长,这些荣誉都在中央反腐行动中戛然而止。

  刘维在庭审现场听到审判员念出自己犯下的罪行,眼眶泛红。这个原本把卖冰棍当作事业的老实人,却一步步走上了黑老大的位置。

  另一旁的三哥则哭的像个孩子,边抹眼泪边哭诉:“我当时太浪费了,浪费了太多的钱。”

  2014年3月7日,出席全国政协会议的宏达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沧龙在刘汉被捕后回答记者:“我与刘汉是相隔很远的疏堂兄弟,业务上没有什么关系。”

  可事实上刘汉当时却是宏达股份IPO第二大股东。不过王健林、刘永好这些川商都曾和刘汉有过交集,确实不能证明两兄弟有什么直接的业务往来。

  刘沧龙在接受协助调查后,并未因此受到波及。而曾期待刘沧龙继承非洲事业的李松山却赶忙把“北京松山合力矿业贸易有限公司”改名成“北京目读建筑设计顾问有限公司”,跟刘沧龙撇清关系后干起了设计工作。

  刘沧龙沉寂了几年后,四川信托却爆雷了。

  2020年6月,四川信托TOT产品出现大量逾期,进而引发连锁反应。据监管部门进行统计,四川信托的TOT产品总计存续规模超过250亿元,存在大股东挪用项目资金的违规行为。

  此后,四川信托被紧急托管。

  面对危机,四川信托也曾提出过解决方案。一方面,加快处置信托产品底层资产回收资金,另一方面也试图转让川信大厦房产、出售宏信证券股权、或进行增资扩股。

  但信托产品底层资产的处置情况并不明确,宏信证券部分股权被冻结,川信大厦也早已被质押,而引入战略投资者同样并非易事。

  刘沧龙已经无计可施。

家族腐败被查两兄弟判死刑: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企业家

  2020年12月,中国银保监会四川监管局发布通告称,经监管部门发现,四川信托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背离受托人职责定位,将部分固有贷款或信托资金违规用于相关股东及其关联方。由此,四川银保监局决定对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濠吉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汇源集团有限公司采取监管强制措施。

  到了2021年3月12日,四川信托收到了四川银保监的一张创下信托业罚款数额最高纪录的罚单:因存在的13项违法违规事实,合计对四川信托罚款3490万元。

  据2019年年报显示,私产信托自营资产中的不良资产高达22.4亿元,不良率为22.21%,而年初仅为4.82%。

  没有了政策支撑,四川信托的不良资产没办法靠增发产品来补漏了。

  2021年7日晚间,公司宏达股份披露公告:公司实控人刘沧龙已被成都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罪名是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

  刘沧龙终究还是因为四川信托走下了神坛。

  一并走下神坛的,还有那个眼巴巴等着刘沧龙投资非洲的李松山。

  据裁判文书网信息,号称艺术家的李松山,在北京目读建筑设计顾问有限公司公众号上发布的那些作品,被人指出全是抄袭,仅关于“林语堂别墅”的相关照片,权力所有人李骑麟就发起了48起诉讼,并且全部胜诉。

家族腐败被查两兄弟判死刑:一个是黑老大一个是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