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沉迷卖原味丝袜二手内衣:一天上千 都是熟客

  女大学生沉迷卖原味丝袜二手内衣:一天上千 都是熟客

  女大学生沉迷卖原味丝袜二手内衣:一天上千 都是熟客

  她起初踏入这个世界,或许只想赚点零花钱,但当钱来得越来越容易,物质所带来的快感越发让人沉沦,危机感也被抛之脑后,她最终被欲望和虚荣所淹没……

  人间故事铺

  storytelling

  1

  罗慧正式跟我成为舍友的那一年,是在大二的下半学期。

  原本她是独居在校外的,至于不住校的原因,她对外宣称自己从小没住过宿舍,父母担心她住不惯,所以就在学校周边给她买了一套房,方便她上学。

  对于这个刚入学就穿戴一身名牌的女孩,她的此番话,没有同学质疑过。大家都一致认为,她就是个出身豪门的富家女。

  用当时同班同学的话来形容:这种样貌出众,还家世显赫的女生,说含着金汤匙出生都不为过。

  大二那年,在校外居住的学生频频发生小事故,考虑到学生的人身安全,最后校方统一要求学生搬回宿舍住。

  尽管罗慧很不情愿,但最后还是拗不过校方,乖乖地搬进来了。

  设计学院不算大,只有几个专业,宿舍早在入学时就分配好了。我们班的女生宿舍几乎都住满了,而我们宿舍只住了三个人,还剩下一个空床位,罗慧完全没得选择。

  入住那天,她的收纳盒堆满了整个宿舍门口,她一边抱怨地方太小,一边想法子怎么堆这些箱子才更省空间。好在舍友们见状都上前搭了把手,帮她一点一点抬了进去。

  箱子里不知道装着什么宝贝,是真的很沉。

  为了表达对舍友们的感激,搬完之后,罗慧从其中一个收纳盒里掏出三瓶香水,给我们舍友三人挨个递上。

  “今天正式加入我们这个小家庭,也没给你们准备什么特别的礼物,这几瓶香水,请大家笑纳。”

  “哇,我喜欢这个好久了,这个可贵了!我一直舍不得买。”

  在舍友阿红的震惊声中我反应过来,这瓶香水价格不菲。

  不过我平时不用这些东西,阿红倒是对这些颇有研究,私底下跟我们透露过,这瓶香水正是当时非常火爆的新款,市面价一千五左右。

  得知价格后,多少还是有些震惊的,因为在当时这是我将近两个月的生活费。

  除了这瓶香水外,罗慧的日用品也大多都是我叫不出名字的大牌。化妆品多得满柜子都是,名牌的包包、鞋子、衣服还有裤子,奢华程度令我瞠目结舌。

  虽然原先大家都在同一个班,但没同宿舍之前,我跟罗慧只是点头之交,也是在她搬进来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是老乡。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开始渐渐地走得近了些,上课放学经常一起走。但她从来不跟我聊那些大牌,也不会详聊她的家境。

  或许是接触久了的缘故,我也逐渐发现了罗慧不为人知的一面——那就是她从来不洗贴身衣物。

  不仅不清洗,还从来都不会穿第二次,甚至连袜子都没沾过水。

  她的书桌下放了一个专门回收旧衣物的收纳盒,里面堆着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贴身衣物,而她会在每周日对这些旧衣物进行统一的处理。

  那时我以为,她只是比较懒,不喜欢清洗东西而已。这些不再使用的衣物,应该只是被她拿去丢掉了,它们最终的去向,可能就是被运送到垃圾站里。

  起初我只是把这当成她从小娇生惯养形成的怪癖,然而事实远没有我当初想象得那么简单。

  罗慧的怪异,整个宿舍的同学都察觉了。舍友们私底下议论过此事,但都是些表面的措辞,无非就是“有钱人真是命好,连贴身衣物都可以一天一换”,着实令人开了眼界。

  或者换个不太中听的说法,这简直就是铺张浪费。

  2

  罗慧不仅每周会定时去购置贴身衣物,每天还有收不完的快递。除了一些大牌化妆品和衣服,她还会购置普通的纸盒。

  纸盒的规格一般不大,多数都是二十厘米到四十厘米之间大小,连续好几周的某个特定时间里,我都看到她从快递袋里取出纸盒,每次都取出十来个,厚厚的一大叠。

  起初阿红很好奇,问她:“你买那么多小纸盒干什么?”

  “寄东西。”

  “寄什么呀?我看你每周都拿回来这么多纸盒,也不见你寄出去什么,难道你在转卖二手口红吗?”阿红随口一问。

  兴许是面子上挂不住,罗慧有些上头了,不耐烦地回应:“我至于卖二手口红赚钱吗?难道你觉得我缺这点钱?”

  阿红识相地闭了嘴。不管是面对质疑时乱发脾气的样子,还是日常生活中轻描淡写的敷衍,罗慧的回应总是令她不愉快,所以此后她再没过问这些事情了。

  尽管不再过问,但宿舍里的每个人依然很好奇:罗慧到底买纸盒寄什么呢?

  如果是寄一个或者两个还能理解,但是每周都有十多甚至二十多个纸盒寄出去,多少还是有些令人费解了。

  女大学生沉迷卖原味丝袜二手内衣:一天上千 都是熟客

  加上她寄东西都会避开舍友,甚至也不会当着我的面寄,所以没人知道她究竟寄了些什么。

  罗慧的这些奇怪举止,持续了近一年的时间。

  直到快准备实习的那段时间,有一次她因家里有事连续请假三天,有一批快递即将被退回,她让我帮忙去驿站取时,我意外地发现了一个被她刻意隐瞒的秘密。

  原来罗慧,她在卖“原味”

  先前所有的疑惑跟怪异,瞬间都有了答案。

  那天取出来的快递将近十几个,其中有一个是破损的退件,快递盒子损毁了一大截,我能清晰地看到里面的内容物。

  那是罗慧的贴身衣物,我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件本该被她丢弃到垃圾桶的衣服,却出现在客户的退件里时,让我感到很讶异。

  阿红见多识广,我不过只是好奇地问了一下,她却反馈了很多关于“原味”的信息给我,还带我看了相关的帖子。

  经过了解之后,我发现这种交易,它确确实实存在着,存在于每个不为人知的隐秘角落,而罗慧就是其中一个沉迷于卖“原味”的女大学生。

  我本以为,罗慧的秘密被我知道后,她也许会隐瞒或者想方设法去辩解,可万万没想到她承认了,她承认自己靠卖“原味”赚钱,而且还赚了不少钱。

  “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方式?”我非常不解。

  罗慧坦白说:“因为这种方式赚钱最容易。”

  或许是老乡这层关系让罗慧对我更加信任,面对我的疑惑,罗慧没有丝毫隐瞒,她坦白选择踏入这一行,目的就是为了赚钱,而钱能买到她想买的一切东西。

  从高中毕业开始,她就靠这个赚了不少的钱。

  赚来的钱,全部都拿去买化妆品、衣服、包包和日用品,她从跨入这一行开始,就没再问家里要过一分钱。

  最初带她入行的人,是在高中时期认识的一位学姐,她们是在学校的贴吧里认识的,混迹贴吧的那些年,她结识了很多买“原味”的客户。

  最开始的那批购买者,都是通过贴吧联系到罗慧的,后面经常有老客户照顾生意,甚至还会有熟客介绍新的客户前来购买。

  罗慧至今都记得,第一单卖出了两百元,那是一对高筒袜。

  之后她也纠结过好久,硬着头皮才敢把自己的贴身衣物发送给第二个客户,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后来大多都是赚熟客的钱,从最开始一天几百块赚到了一天上千块,当钱来得越来越容易之后,罗慧就开始不知珍惜,挥金如土。

  然而这一行带给罗慧的不只是金钱和物质,还有无止境的骚扰,几乎每个社交平台上都有男性客户发来骚扰的短信或者邮件。

  年纪下至十来岁,上至四十几岁,信息的内容大多都不堪入目。罗慧几乎每周都要对这些信息进行一次彻底清理,因为不能被家人发现,也害怕被同学知道。

  除了骚扰信息之外,每天还有不少客户打来骚扰电话,轰炸最严重的时候,短短半年之内,她被迫换了几次手机号码。

  3

  尽管客户骚扰不断,但罗慧仍然没法放弃这门来钱快赚得多的生意。直到大三的上半学期,罗慧迷恋上了cosplay。

  罗慧有一个客户叫陈金来,是个专业的cosplay摄影师,也是她众多客户当中,唯一跟她聊得来的人。

  久而久之,他们从卖家跟客户的关系,发展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在得知罗慧喜欢cosplay之后,陈金来提出可以免费给罗慧进行拍摄,并且还愿意帮她推广照片跟视频。

  这样一来可以提高罗慧的知名度,二来还可以给罗慧带来一点小外快,以后也可以考虑往cosplay这方面长期发展。

  罗慧十分纠结,多一份收入自然是好事,但私底下见客户也是件很冒险的事情。可强烈的虚荣心终究占了上风,她还是决定跟陈金来见面。

  陈金来看上去高高瘦瘦,模样文质彬彬,罗慧很难把“特色癖好”这几个词汇跟他挂上钩。

  首次的拍摄非常愉快,陈金来不仅专业技能极好,也十分尊重她。拍出来的图片和视频都是罗慧想要的感觉,她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女大学生沉迷卖原味丝袜二手内衣:一天上千 都是熟客

  直到我们快要开始实习,陈金来总共给罗慧拍了将近二十个角色,罗慧每次欣赏这些照片的时候,都如痴如醉。

  陈金来常年定居于省外,每次都跨越几百公里来给罗慧拍照片,舍友们调侃她这是遇见了真爱,每次谈到这些,罗慧都羞涩地笑着。

  要是真如此,倒是皆大欢喜了。

  可偏偏来者图谋不轨,而罗慧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正一步步地踏进深渊。

  4

  在得知罗慧的秘密之后,她似乎有意无意开始躲避我。

  加上那段时间我在准备毕业设计,经常泡在图书馆里,也没有心思留意罗慧的事情。

  就在快结课的那段时间,罗慧如同人间蒸发一样,寻不着踪迹。既不去上课,也不见回宿舍,更没主动联系过我,她每天究竟在做些什么,几乎没人知道。

  就在我以为,我和罗慧的关系也许会这样持续到毕业时,有天她却突然打电话向我求助了。

  “陈金来他就是个变态,他要把我的隐私全部散布出去,我该怎么办啊?”罗慧在电话那头向我哭诉着,声音略显颤抖。

  “发生什么事了?你别着急,慢点说。”

  从罗慧慌慌张张的阐述里,我跟着大致捋了一遍,才知道她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想到陈金来利用自己专业摄影师的优势,给罗慧下了套。

  表面上说是给罗慧免费拍摄,可天底下根本没有免费的午餐。

  虽然陈金来的确履行了当初对罗慧的承诺,一直都给她提供免费的拍摄场地、服装还有道具,但令罗慧震惊的是,每次拍摄场地的更衣室里,都被陈金来提前装好了隐秘的摄像头。

  他利用这个威胁罗慧,要求她出镜更大尺度的照片以及视频,以此来牟利。

  罗慧这才意识到事情严重性,走投无路之下,才打电话向我求助,我实在没辙,只能建议她先回宿舍,大家一同商讨对策。

  “要是我不答应他,他就要把视频发到同学、老师还有我家人那里,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阿红算是我们当中点子最多的人,但在这茬上她也没辙:“除非我们报警,不然别无他法了。”

  “可是他说了,报警就把我的隐私全部抖出去,这条路行不通的。”罗慧抱膝坐在椅子上,想必是几宿都没好好休息了,眼睛里浮现的红血丝尤为明显。

  “他不就是图钱吗?你给他不就是了。”另一个舍友漫不经心地随口道。

  “对啊。”阿红像是被点醒了,“要是对方真图钱,那就好说了,反正你家也不缺钱啊,保住隐私最要紧!”

  罗慧若有所思地垂下了头。

  隐私确实要紧,可这钱到底要从哪里来?

  女大学生沉迷卖原味丝袜二手内衣:一天上千 都是熟客

  逐渐被摆上台面的,不只是罗慧那些隐晦的过往,还有她谜一样的家世。

  那几日,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流言,说罗慧住的那套房子,其实是租来的。

  她并不是什么富家女,而且家境非常不好。据说父亲是开出租车的,母亲经营着卖菜的小本生意。

  这些流言蜚语自然传到了我们宿舍,舍友们好奇之下想打探真相。原以为罗慧会有所辩解,但她却半声不吭,心思也压根不在这些流言上。

  她被陈金来的威胁弄得焦头烂额,整日都早出晚归,蓬头垢面,戴着口罩,和向来光鲜亮丽示人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

  见她如此忧愁,我实在不忍心:“如果真的要私底下解决,你就约他出来好好谈谈吧!他如果真的要钱,凑钱给他就是了。”

  “我这几天就是在凑钱。”罗慧摘下口罩,脸色很憔悴,“他答应我了,说凑够钱就不会把视频散布出去,交给我亲自销毁,但只给了我七天的时间。”

  “还差多少?”

  “凑不够的。”她把脸埋在枕头下,哭声遍布宿舍的每个角落,“能借的我都借了。”

  原来,罗慧这几天都在借钱。陈金来虽然答应不将她的隐私外传,但其开出的价格却令她寝食难安,她无法向父母要钱,更不可能跟同学借。

  深思熟虑后,她瞒着所有人,打开了借贷平台。

  就这样,罗慧从一个深渊跨越到另一个深渊,去承受了本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无奈。

  5

  陈金来开价六万块,要求一周内必须凑齐。

  罗慧平日里花钱大手大脚,向来都是赚多少花多少,存款根本所剩无几。

  而她的家境也如同流言传的那样,根本帮不上任何忙。她一时间拿不出那多钱来,只能东拼西凑,没办法找人借,就在借贷平台上借。

  延迟了一天时间,罗慧终于把钱凑齐了。好在陈金来履行了承诺,收了钱之后,按照当初的约定,将所有关于罗慧的照片跟视频,统统交给她本人来销毁。

  罗慧如释重负,回到宿舍之后,抱着被子痛哭了一场。

  过了几天,她开始在各大平台变卖大牌化妆品、包包、衣服鞋子等,只要是能卖掉的东西,通通都被她卖了。

  这些曾经来得很容易的东西,失去得也很容易。

  可是哪怕变卖完所有的东西,罗慧最后收回来的钱,还不足以偿还她债务的三分之一。

  临近毕业的那段时间,罗慧愈发郁郁寡欢,整日早出晚归,独自泡在图书馆里,为自己落下的论文跟毕业设计做最后的冲刺。

  后来我们都外出实习,工作繁忙起来,和罗慧的联系也渐渐变少,大家都很久没再听到罗慧的消息了。甚至连毕业当天,她都没有出席,据说连毕业证书都是托人寄到家里去的。毕业后,也没再跟我们任何一个人联络。

  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罗慧也不再往社交平台上随意发动态。或许,没有消息也是最好的消息吧!

  如果悄无声息的成长能令她蜕变,那不惊扰大概就是我们这些朋友,最后能为她做的事情了

  题图 | 图片来自《感受大海的时刻》

  配图 | 文中配图均来源网络

  (本文系“人间故事铺”独家首发,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女大学生沉迷卖原味丝袜二手内衣:一天上千 都是熟客

  面对物质的诱惑,我们或多或少都有过“赚快钱”“一夜暴富”的想法,但奈何钱只能一点一点赚,若是想要一步登天,难免会走上歧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