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大过年的,正是全国人民辞旧迎新的日子,却没想到,肖骁的一条微博,把他直接送上热搜。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丑娘们儿”四个字无比扎眼,不但释放出对女性外貌羞辱的信号,还暗含了人不漂亮不配聊感情话题的羞辱。

  在引起争议后,肖骁的回应中有一句更让女性网友不满:

  “性别歧视?我没有,我自己都模糊了,不太有这个自信。”

  这种试图用自己的性别身份做文章,达到减轻羞辱目的的说辞,和池子那句“其实我是一个女人”有异曲同工之妙。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肖骁秒删,杨笠的段子又被拉出来大做文章。

  一些男性网友反以杨笠的名言为辩白,“允许你们说男性又普通又自信,男性说你们就不行?”

  但杨笠所说的男性“普通且自信”,本意指的是一种相对自信,抨击的是那些自认为比女性更高一等的普通男性,他们自以为是地站在说教的角度上,对女性随便指指点点。

  换言之,杨笠和女权主义者们是在“女性凝视”的视角下,做出对性别歧视的反击。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这也让Dr. V想起,似乎只要一出现性别冲突的事,杨笠和支持杨笠的女性们就成了靶子——

  她们发言时只要稍微激进一点,言辞批判一点,就极容易被打上“女拳师”标签,最终,都会演变成男女对立的骂战。

  那些敢于反击羞辱的女权主义者们,越来越被污名化了。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如果每次发言前,都要忧心是否会引起隐性冲突,那么女权主义者们最终必然会从“发声”转变为“失声”。

  Dr. V今天想和大家聊聊的是——

  那些站在“女性凝视”的视角下,勇敢发声的女权主义者们。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女性凝视”,鼓励男性创造价值

  首先,“女性凝视”究竟是什么?

  从字面意义来解释,它本属于女性主义电影理论的一种,最初用来回应文艺作品创作中的“男性凝视”,表达的是女性的真实感受和真实身份,对女性独立特质的发掘。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将它发散到社会生活和性别关系中,“女性凝视”可以达到建立女性自信,肯定女性价值,甚至帮助男性发掘价值并推动性别平等的效果。

  举个例子,丁真的出现和走红就是“女性凝视”的有力证明。

  丁真因为他的相貌和笑容受到无数女性发现和喜爱,之后伴随着他的走红,全国人民都注意到了他背后的理塘。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理塘的一切都被加速了,旅游业在发展,经济价值在创造,汉藏文化的交流在贴近。

  从7秒的小视频中创造出了巨大的效益,这一过程的实现可以得益于无数发现他、称赞他、帮他实现价值的女性。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与鼓励丁真创造价值的女性凝视相反的是网络上对丁真走红愤慨的一些男性“做题家”。

  “做题家们”带着强烈的“男性凝视”视角,他们和丁真比普通话水平,比英语四六级成绩,甚至还要跟他比肤色。

  在他们眼中,说不好普通话,四六级没过,都不配红,也不配被女性肯定。在批评丁真的同时,他们也热衷于批评那些夸赞丁真的女性——“这群女性都不知好歹。”

  但Dr. V想说的却是,这场男女对立的闹剧,事实上正好证明了“女性凝视”并不是宣传女性压倒男性,而是平等的肯定和鼓励。

  女性认为丁真值得,是愿意帮助丁真去创造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这种肯定早就不是将目光停留在他7秒的笑容中。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如果出现下一个丁真和理塘,Dr. V认为,不管他是男性还是女性,女权主义者们也会给予同样的鼓励。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女性凝视”,推动社会包容

  时间回到2015年,美妆博主Nikkie Tutorials在YouTube上传了“The Power of Makeup”的视频,展示了化妆的魔力,从素颜平平无奇到妆后耀眼动人。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这支视频掀起了变妆趋势,不管是美妆YouTuber还是素人,在网络上都开始大胆表现化妆前后的反差,来鼓励女性通过化妆变得更美丽自信。

  油管频道My Pale Skin发布的“You Look Disgusting”则展示了女性卸妆后的真实,来鼓励社会更包容的接受素颜和不完美。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但这些视频5年前在油管脸书可是会受到大量恶评甚至死亡威胁的。

  男性们不理解而且非常反感:

  “为什么化妆是合法的?”

  “谁能忍受自己的女孩在化妆前后是两个人?”

  五年过去了,看看现在抖音Tiktok上,流行的各种素颜挑战,展示真实自我的挑战,前后的反差反而会得到赞美和鼓励。

  这些Real Skin Challenge(素颜挑战)的流行,证明了女权主义者只要勇敢发声,就能改变社会上不够包容的审美观。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除了包容真实自我外,女性也推动了审美的多样性。

  低颅顶,单眼皮,几年前并不是大家对传统美人的定义。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深肤色,丰满身材,几年前并不受大众认可赞美。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看看现在,明显在女性权利的推动下,存在了多种多样的美。

  BM标准被女性们嗤之以鼻,是因为在鼓励包容的“女性凝视”下,显得太狭隘了。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观众反对电视剧给女演员磨皮磨得像假人,是因为在倡导真实的“女性凝视”下,磨皮滤镜放大了容貌焦虑。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你看,这就是女性们勇敢发声带来的改变。

  只要女性们都敢于发声并付出行动,就能促进包容和性别平等。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发声是女性们的权利

  确实,现在存在大量对女权主义的污名。

  高举女权大旗和给女性打“拳师”标签,都成了一门生意。任何社会新闻只要牵扯到性别,大量营销号立刻出击,微博上骂男人,知乎上骂女人,两头恰饭恰得香。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这种乱象下导致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们会慢慢闭嘴,不敢发言,在性别的激烈冲突中夹缝求生。

  但Dr. V想告诉大家,发声是你们的权利,请不要因害怕被污名为“拳师”而停止发声。

  1791年法国女权主义者Olympe de Gouges在发表《女权宣言》时,或许也被污名为“女拳毒瘤”。

  1848年美国女权运动领袖Elizabeth Cady Stanton出版《妇女的悲伤宣言》时,可能也被视同现在的杨笠。

  显然女性在发声时,是一定会伴随着争论和批判的。

  而男性主导的社会发现了女性可以创造价值时,本质上是“要求”(demanding)女性去参与发展,而不是“邀请/请求”(asking)女性。

  既然社会发展有求于女性,那么女性也要拿出这样的态度,去“demanding”你应享有的发声权利。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那么女权主义者们应该如何在网络性别对立的乱局中,理智发声促进性别平等呢?

  Dr. V想给出几点自己的建议:

  1. 运用你的“女性凝视”,肯定女性的多种价值,包容女性的不同。

  争论女性能不能要彩礼,该不该当家庭主妇,是无意义的争吵,更不应该将这些选择与女性独立联系起来。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2. 向假女权说不。

  英国Newcastle University的学者在研究中国数字领域的女权主义时,指出咪蒙和Ayawawa之流的假女权主义,与父权制同流合污,会导致女性与男性的激烈矛盾。

  3. 同样,请肯定一些男性的价值。

  男女之间应该互助和合作,而不是对立。如果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所有男性,和高高在上欺负女性的“男性凝视”和“储殷们”没有不同。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最后,Dr. V想引用波伏娃的良言:

  “千万不要忘记,一场政治,经济或宗教危机足以剥夺女性权利,这些权利永远不是既得权,你们必须终生保持警惕。”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虽然全球性别平等还需要100年的时间——

  但你不发声,就永远实现不了。

  2021年了 女性居然还能被称为“丑娘们儿”?

  编辑:Christopher

  撰文:Shampoo

  美术:罗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