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疫苗接种:有人"走后门" 有人用假身份证冒充老人

  美国疫苗接种:有人"走后门" 有人用假身份证冒充老人

  拜登接种疫苗

  亲历美国疫苗接种:有人“走后门”、有人用假身份证冒充老人

  文/良人

  去年12月11日与18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先后批准辉瑞与莫德纳两款疫苗紧急授权使用,且对民众完全免费。之后,各类真真假假的消息和传闻,充斥着美国各社交媒体。特别是12月14日第一位疫苗接种者见报后,被疫情憋了快一年的人们纷纷打听:我们何时能打?有消息了吗?有用吗?有副作用吗?

  由于最初的疫苗数量有限,第一批疫苗几乎都分发给了各州奋战在抗疫第一线的医务工作人员。随着各个疫苗生产工厂以及为了满足疫苗超低温保存所需要的冷藏运输车辆与冷藏设备公司开足马力、日以继夜地赶工生产,大量疫苗逐渐地被分发到各县市的卫生部门。为了最有效地利用有限的疫苗,各州都制定了严格的接种优先顺序,一般是第一线医护工作人员,其他医护工作人员,养老院的老人,包括教师、超市营业员在内的第一线工作者,65岁以上的老人,有心脏病、肺病与其他如果被感染就会引起并发症的其他慢性病患者,最后才是18岁以上的普通民众。

  随着接种人数的增加,许多观望者发现,熟人中接种后有副作用的人并不多,即使有也比较轻微。越来越多的民众开始改变看法,要求接种,需求以几何级数增加。为了防止大批民众前往卫生行政部门要求接种并造成拥挤状况,卫生部门通过各种渠道发布通知,每个要求接种的人都必须满足优先顺序的要求,在指定的网站或通过电话预约,只有得到预约日期与时间的人才能凭身份证前往指定地点接种。这一发布相当于告诉全民,符合条件的都可以接种了

  美国疫苗接种:有人"走后门" 有人用假身份证冒充老人

  2月11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名孕妇在接种疫苗

  各显神通抢种疫苗

  得到可以接种的消息后,我马上登录本县新建的专为接种疫苗预约设置的网站,可是登陆上以后,鼠标还没动几下,网站就塌陷了。拨打网站上公布的电话号码,则永远忙音。我立刻在社交群里询问他人的经历,有人幸运地打通了电话,被告知请随时关注网站的更新。于是我也如很多人那样紧盯着电脑,等着网站恢复开通。好不容易网站通了,上去填了信息,等到了选择预约时间那一步,不过接了个电话,耽误了几分钟,所有预约位置就都告罄,“如果预约位置有了,我们会与你联系。现在不知何时再有预约位置,请随时上网查询”。

  为了缓解卫生部门的压力,附近的医院也纷纷设立网站,让曾在本院看过病的人上网登记预约那些医院给医护人员用完后尚余的疫苗。我在以前看过病的好几家医院内都进行了登记,可是每次到了最后一步,都是同样的信息:本院疫苗已全部用完,等收到下一批,会按照优先顺序通知你,但至今也没等来任何一个医院的通知。

  眼看着疫情越来越严重,新增病例如洪水般蔓延至全国各州,在1月8日达到了单日新增近32万病例的高峰,2月12日一天就是5520位亡者。第三波疫情中每天日益增高的病例与越来越多亲朋好友的亡故,使得更多的民众意识到防疫的重要性,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多,人们也已习惯于保持社交距离,见面时也不再握手与拥抱。为了早日能接种到那一针难求的疫苗,大家也各显神通,人性的另一面开始显露了出来。有的去医院找熟人,假冒医院工作人员家属去打上一针;也有医护人员利用工作便利,为了家中老母亲藏了几支疫苗,最后被发现并被绳之以法;在加州橙县,还有两位三四十岁的妇女则戴着帽子、全身遮盖,使用假证件冒充老年人,获得了第一针,但在接种第二针时被揭穿,最后也受到了惩罚。

  一些官员更是将疫苗的分发与注射作为政治交易的资本。佛罗里达州海牛县一位女性县府官员本来不符合接种条件,但她将自己与几位朋友排到接种名单的最前面,并且将有限的疫苗优先分配给县内几个富人区;佛罗里达州州长也将疫苗的分配作为政治金矿,大出风头,优先着重照顾共和党与他选民的重要区域,并以不配给疫苗来威胁那些对疫苗分配不满的社区与地方官员。

  我自己也已经记不清在政府与非政府的网站上登记了多少回,每天上疾控中心与州政府、县政府的有关网页查看信息,都快得焦虑症了,最后靠一家专业软件公司网站上所提供的预约服务,才完成了预约。这家公司专为医疗系统做各类系统软件,包括预约软件,除了姓名、年龄、地址,没索要其他任何信息。几天后,我就收到通知,1月21日去车程约1小时的一个邻县市民中心接受当地卫生部门的疫苗接种。我猜测,公司可能与邻县的卫生部门签了合约,提供接种预约登记的服务。

  从预约表上看,接种者的间隔为15分钟。于是我提前15分钟到了那里。哪知门口银发族排队超过百米,很多人拄着拐杖、坐着轮椅在那里排队。但这比前一阵媒体报道中的几小时长队,情况已经要好了很多。尽管美国有着世界一流的医疗与护理体系,但由于医院内病人骤增,很多医院不但重症单元病床全部满员,而且连过道、饭厅都被用作临时病房。笔者所在地区的医院,很多医护人员染病或被隔离,连会计部门这样的非医护人员都不得不上第一线接待病人。由于能为患者进行注射的医护工作人员奇缺,那些指定的疫苗接种点一开始并没有太多进行接种的护士,那些幸运预约到的人员也不得不从清晨就开始排队,一排就是好几个小时,才能接种到疫苗。

  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我才进到卫生中心里面。查验了一下驾驶执照后,我被告知前一天用的是莫德纳疫苗,但当天改用的是辉瑞疫苗,心中不由地格登了一下。按照公开发布的第三期临床数据,尽管两种疫苗总的有效性都在95%左右,可是数据中莫德纳对亚裔是百分之百的有效,辉瑞对亚裔的有效性却只有74%左右,所以多数华裔都期望着能接种莫德纳疫苗。

  不过,能得到接种已经算是幸运的,哪还有选择余地。我先赶紧预约了2月18日的第二针接种时间,随后进入大厅,发现进行注射的都是从消防队调来的男护士。他们倒是技术娴熟,针扎进去都没有感觉。打完针后,在里面坐了15分钟,以观是否有过敏反应。接下来的几天内,臂上注射部位处也都没有任何感觉。我跟朋友调侃:如果媒体报道中的那些过敏反应是真的,我可能被注射的是清水。

  美国疫苗接种:有人"走后门" 有人用假身份证冒充老人

  福奇博士在接种疫苗

  病毒变异之忧

  随着更多疫苗的生产,带有药房的几家全国连锁超市,如沃尔玛、美国药妆零售商CVS的各个门店从1月下旬开始也都接受预约与提供接种,预约与注射都比较容易获得了。截至2月19日,美国已接种了5770万支疫苗,13%的民众至少接种了一针,并以每天180万针疫苗注射的速度在进行。而另一边,美国每日的新发案例与住院人数从1月中旬开始双双大幅下降,死亡率也在这几天明显下降。拜登政府计划在“百日新政”期间就达到接种1亿支疫苗的目标。但愿这届新政府能兑现诺言!

  2月18日,我在老地方接种了第二针辉瑞疫苗。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不用排队,从走进市民卫生中心大门到接种完,不过几分钟时间。完成接种后,男护士再三嘱咐,要好好保存那张两次注射的纸片,以后旅行全靠它了。遵嘱在里面坐了15分钟,依然没任何反应,便似乎拿到了护身符似地驾车回家,但还是担心着如他人那样的二针反应。可一天过去后,既没发烧也无肌肉酸疼,一切正常。

  除了现有的辉瑞与莫德纳疫苗,强生与阿斯利康的疫苗也有望面世,只等FDA批准就可投入使用。按照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博士的最新说法,4月份可望对全体成年人开放接种,7月份可望开始对青少年接种。看上去,全民接种疫苗的计划指日可待,抗疫的胜利前景在望。可是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新冠病毒的变异发展传播之快,超出人们的想象。自传播性更强的英国变种新冠病毒B.1.1.7于去年12月29日在科罗拉多州发现以后,迅速传播到了全美国40个州,全国B.1.1.7案例已过千例。现有的疫苗是否对此一变异病毒以及南非变异病毒有效,尚无明确结论。看来美国抗疫的征途还很长,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地球相对论】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