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问5月29日三胎出生用交罚款吗?河南新野县委回应

  近日,有网友通过人民网领导留言板询问,“我家第三个孩子2021年5月29号出生的,国家三胎政策不是2021年5月31号公布的,还用交罚款吗?”

  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委于6月7日回应,对网友反映的问题,新野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新野县卫生健康委进行了认真调查。现将具体事宜反馈如下:待相关政策具体措施出台后,新野县卫健委将严格按照上级卫健部门的通知要求执行。

  公开新闻报道显示,2020年9月,南阳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在节目上回应听众咨询时曾提到,根据《河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十五条: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第三十五条: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生育第三个及以上子女的,应当征收社会抚养费,每多生育一个子女,分别按发现违法行为时男方和女方户籍所在地县(市、区)上一年度城镇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三倍征收社会抚养费;第三十六条: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管理和使用按照国务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的规定执行。

  近期,生育政策调整受到广泛关注。2021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听取“十四五”时期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重大政策举措汇报,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

  会议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根据我国人口发展变化形势,先后作出实施单独两孩、全面两孩政策等重大决策部署,取得积极成效。同时,我国人口总量庞大,近年来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

  新华社于当日播发了消息。

  相关报道:

  生三孩奖10万!这家公司的福利火了,但满足条件的女员工…

  这些天最热议的新闻话题之一

  一定有三孩生育政策

  详情点击⬇️

  

  不过不少网友都表示无奈:

  想要生第三胎

  还真是要既有钱、又有时间!

  没想到,钱跟时间真的都来了!

  昨天

  山东青岛某公司的一张

  鼓励生育三孩的文件在网上疯传

  准备生育第三胎者:取消加班。

  怀孕期间:每月补贴1000元营养费、每月增加产检假期2天、产检费用全额报销。

  生育三胎后:一次性奖励10万元,宝宝奶粉补贴1000元/月

  男员工妻子生育三孩:享受100天陪护假

  

  据蓝鲸财经和澎湃新闻,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内容属实。

  

“给啊,是我们公司的,只要你生。公司目前符合条件的只有一名女生。”

  其法人代表也表示:

  

“是真事,我们公司就1名女员工刚生了一胎,专门给她出的政策。她只要生三胎我们就发”

  该法人同时表示,男员工的妻子生育三孩,也能按照文件所说享受100天陪护假。

  有网友实名羡慕这样的人性化措施

  也有网友质疑该公司

  利用三孩话题炒作打广告

  二胎家庭还想再生吗?

  2011年11月,全国所有省份放开父母双方都是独生子女家庭生育二孩政策。10年后,他们过得如何?

  高胆固醇血症、糖尿病前期、子宫黏膜下肌瘤……这是37岁周颖2021年度的体检报告。3年前生二胎,她已经被认定为高龄产妇,孕期体检22次,做糖耐检测,因喝葡萄糖呕吐过。生产时孩子体位不正,坚持22个小时后剖腹产。就算这样的罪她能再忍一遍,可如今的身体状况也难以支撑她生孩子。“都快40岁了,怕生不出来。”周颖说。

  沈阳某三甲医院产科医生苏文媛表示,她接诊的二胎妈妈年龄普遍在35岁以上,按此推算,三胎妈妈的年龄要在40岁左右。“一些妈妈剖腹产完两胎后子宫状态还是不错的,没有必要过分担忧。但是像有严重心脏病、糖尿病、肾功能不好的女性,怀孕时重要脏器会吃不消,要谨慎生三胎。”

  “生三胎要看有没有人带。”39岁的李诗蕊是沈阳一家大型国企的人事总监。她享有生育津贴和近百天的产假,孕检假也充足,而休完产假后没人带是最大的难题。李诗蕊的母亲早早过世,婆婆帮带大两个男孩,累的一身病。“假如辞职带娃,意味着一年家庭收入减少15万元,还要增加奶粉、尿不湿等婴儿用品花销6万元。不辞职,请育儿嫂一年也要支出7.2万元。”李诗蕊说,就算生得出、生得起,但是养不起。

  沈阳市和平区某重点小学五年级班主任赵晓琴告诉记者,班级里30个孩子14个有弟弟妹妹。家长精力有限,二孩家长确实比一孩家长的作业指导和陪伴要少,如果有了三孩,相应的会更少。

  探讨的是生育数量,

  真正关心的是生育质量

  三孩政策一出,不管未育女性想不想生,就业竞争压力都会更大。有网友在朋友圈转了这样一个段子,“一对80后夫妻要养4个老人、生3个娃,带9个孙辈子女。”

  

  三孩政策一出,30多岁的一孩夫妇李金璐、王震还是没有再生孩子的念头。2013年结婚后,夫妇俩便决定不要二胎,俩人认为,养育一个孩子能够给他最好的教育资源和家庭生活环境,“疫情之前,每年我都会带他出一次国。马球、滑雪都让他学了,没指望他出人头地,但希望他眼界、格局要宽,不要像我们这代人被生活所累,希望他能活得幸福。”

  辽宁民俗学专家杨太表示,中国人的传统生育观念已有变化,少生、优生深入人心。这样的观念下,鼓励生育任重道远。

  工人日报:期待配套措施落地,

  生育堵点需打通

  要将婚嫁、生育、养育、教育一体考虑,加强适婚青年婚恋观、家庭观教育引导,对婚嫁陋习、天价彩礼等不良社会风气进行治理,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推进教育公平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降低家庭教育开支……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国家提出三孩政策的同时还提出配套支持措施。

  不得因女职工结婚、怀孕、休产假、哺乳等原因,降低工资,予以辞退,单方面解除劳动(聘用)合同;女职工生育享受98日产假,生育多胞胎的,每多生育1个婴儿,增加产假15日;用人单位应当在每天劳动时间内安排1小时哺乳时间;生育多胞胎的,每多哺乳1个婴儿每天增加1小时哺乳时间……《辽宁省女职工劳动保护办法》于2021年3月1日起施行,在法律上给予多胎妈妈以更多保障。

  延伸阅读:

  三胎妈妈:生孩子给钱不靠谱,不如高考每胎加20分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这个六一儿童节,国家送出了三胎放开的政策大礼包。

  “我终于‘合法’了。”阿不在朋友圈转发了这条消息。接到记者的采访邀请,阿不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她说她很有表达的欲望,感觉终于可以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在生养三胎的过程中,阿不一直都感觉很孤独,因为周围没有类似经历的人,甚至有时候从别人的眼神中,她会感觉大家看自己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三胎放开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和讨论,网络上出现了各种段子,我这个‘三胎怪物’也经常会听到一些善意的调侃,感觉大家对我们这样的家庭很感兴趣。”阿不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意外:如何解决“超生”问题?

  老三其实是个意外,阿不和先生从未计划过这件事。

  “我们当时非常纠结,一是老大和老二已经10岁和8岁了,如果再有一个孩子,全家人的工作生活可能都要发生重大改变;二是自己在怀孕之前体检时做了X光,要确定这个孩子是否健康,需要到香港或者新加坡去做DNA筛查。”阿不说。

  但是,当做胎心检查时那小火车一般的心跳声音传来,夫妻两个都再也没有犹豫。“再大的困难和代价,都不能和一个生命相比。”阿不的先生说。

  检查结果显示,孩子很健康。于是,阿不和先生开始着手解决“超生”问题。要不要去美国生?阿不舍不得丢下老大和老二那么久;能不能建档和拿到出生证?只能去私立医院;怎么上户口?阿不是上海户口,先生是北京户口,两人开始在两地的各个政府部门间不停地奔走。“我们都十几年没有遇到过三胎了……”阿不说,她经常会听到工作人员这样说。

  阿不说,真的很感谢她的各位老板们,因为她是全公司第一个生三胎的人,制度上根本没有相关规定。但公司不仅没有“歧视”她,大老板还一锤定音:“不管几胎,都和一胎享受同等待遇,包括带薪休假、生育医疗报销等福利。”阿不当时的老板是一位一直呼吁放开生育、多次建言中国人口问题的企业家。

  所幸,在克服了重重困难之后,老三顺利地成为了这个庞大家庭的新成员。“我和先生都是独生子女,三个孩子之后,双方父母就都来到我们身边生活,加上一个阿姨。所以,我们家做什么事,都有浩浩荡荡的10个人。”阿不说,习惯了喧闹的自己在突然安静的时候,甚至会出现耳鸣。

  “我每天都会在睡前安排一个小时属于自己的时间,就一个人呆着,或者看无聊的脑残剧或者刷抖音玩游戏,这是我多年来排解压力苦闷的方法。”阿不半开玩笑地说。

  “我先生自己创业,而我在互联网公司工作,我原本以为超生不会对我们的工作产生什么影响。但直到去年我先生才告诉我,他其实也因为超生的问题,失去了在党内(阿不的先生是民主党派)竞选职位的机会。”阿不说。

  阿不的先生认为,这些都不能跟孩子相比。但他也会偶尔感慨一下:“我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本来孩子都已经要上初中快解脱了,但现在却天天在泡奶粉、洗屁屁……”

  误解:“三胎妈妈”成为了我的最大标签

  自从有了老三,“三胎妈妈”就变成为了阿不最显眼的标签,取代了过去的名校高材生、互联网大厂总监、白领丽人……她感觉一下子从鄙视链的顶端跌到了最底层。

  对于“4-2-3家庭”里的阿不,身边朋友同事们也从原来满满的惊讶和祝福,变成了满满的同情和不解。

  误解是阿不经常会遇到的问题。一听说生了三胎,接踵而至的问题更多是:你家里是不是特别有钱?这么拼命是不是就为了要生儿子?为什么三个孩子了还要工作?……对于这些,阿不说自己懒得解释,只会说:“好吧,是哦,我正在找王位呢。”

  更难的是双方父母的不理解:“为什么要再生一个?我们肯定带不了呀。”阿不说,她在生三胎之前,已经做好了离职的准备,放弃事业在家带娃。但是,当时刚好有一个很难得的职业机会,在和先生以及双方父母商量之后,全家决定支持阿不。“在4位老人帮助下,我就尝试继续工作,后来发现好像是可以的。”她说。

  “辛苦是肯定的,互联网公司本来就节奏快,但让我继续工作的一个很大的动力就是,我想给我的两个女儿做一个榜样。我想告诉她们,女性也应该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女性也要努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阿不说。

  在阿不看来,这个社会对女性的要求太多了,你要顺产,你要母乳,你要多陪伴孩子……这样才是好妈妈;你要年轻貌美,要健身,要提高修养……这样才配得到爱和尊重;要思想独立、经济独立……否则你被人看轻就是自己活该。

  “很多人问我,我们1个都搞不定,你们是怎么搞定3个的?我会说我也搞不定呀,我做不到满分,但会尽量及格。”阿不说。

  改变:三胎“账单”有多高?会后悔吗?

  对于放开三胎政策的推出,阿不并不认为会因此多了很多生三胎的家庭。

  “客观上,很多二胎的妈妈都已经不是育龄妇女了,更不要说三胎,不是想生就能生的;主观上,至少我身边没有一个人来问我:要不要生三胎。问了我也不会建议生,除非你真的很年轻,因为体力精力是最大的问题,而不是大家以为的钱。”阿不说。

  阿不给记者算了笔账,3个孩子目前每个月的开销平均下来在2万~3万元,吃穿成本其实不多的,医疗保险也可以接受,最主要的是教育成本。很多媒体平台做了生育意愿统计,阿不发现,最多人选择的不想生孩子的原因是生育成本高,压力太大了,养不起。

  “但我不认为钱是主要障碍,穷有穷生,富有富养,什么样的能力就做什么样的事情,月薪一万五和月薪十五万都能养孩子。还有人建议生孩子给钱,我觉得这根本不靠谱,如果高考每多一胎可以多加20分,倒是会更有效一些。”阿不说。

  阿不说自己有一个90后的表妹,结婚之前双方父母没有见过面,结婚之后仍然还是住在各自父母家里,因为觉得自己生活太麻烦,要自己做饭自己收拾,夫妻两个都不想买房,更不想生孩子。

  阿不最初以为他们只是个案,后来发现很多年轻人都是这样的想法。“当然,我不是批评他们,我认为社会应该是多元的,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生几个,都是人生不同的选择,社会都应该接纳。”她说。

  但三胎确实给阿不带来的巨大的变化。“三胎之后,我变成了一个完全不“鸡娃”的海淀妈妈。”阿不说,她最大的变化就是能够开始接受孩子的普通。“之前‘鸡娃’的时候因为经常生气焦虑,我长了一个6公分的甲状腺结节,比甲状腺本身还大,手术之后我就跟自己说:放过自己,也放过孩子。”她说。

  工作上也有不小的变化,虽然作为三胎妈妈,阿不的精力比起单身的人会更多投注于家庭,但她也发现自己沟通协调能力、处理矛盾和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大大提升了。

  “遇到事情,我不会慌乱,我的脑子会迅速想出来两到三个方案。因为有了3个孩子之后,你特别能接受事情的不如意,不会像原来那样执着于那个最好Plan A,现在我可以接受Plan B,因为完成比完美重要。”阿不说,这可能是自己和孩子一起成长了。

  生了三胎后不后悔?阿不说自己也没想过这个“灵魂拷问”。“真没有时间去思考人生的意义和奋斗的目标,想的都是眼下怎么搞定3个娃。”她说。

  不过,阿不常常会想到有一年圣诞节时候的一个画面:两个姐姐在画画,弟弟在旁边爬来爬去地捣乱,孩子在闹,大人在笑。“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一切的付出,很值得。”阿不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阿不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