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深圳打工妹嫁给60岁香港富商 2个未婚夫找上门

  小伙快结婚时,才发现20岁未婚妻已经和一个60岁香港富商领证了。不久,邻近的一个男人找上门,自称是女友的未婚夫。原来,这个姑娘有一个有钱丈夫,又有2个未婚夫,收了不少的彩礼钱。难怪作为打工妹的她,生活如此奢靡。

  宋先生和汪女士,原本定下结婚日期,准备登记时,却被告知他们不能结婚,因为准新娘汪女士,已经跟别的男人登记结婚了。

  宋先生查到,自己的未婚妻汪女士,在广东和一个姓叶的男人登记结婚了。

  宋先生回忆起,汪女士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过一段话。原本以为是汪女士结婚之前的一段戏言,没想到会成了事实。广东男人叶先生,也许就是汪女士所说的那个香港男人。

  20岁深圳打工妹嫁给60岁香港富商 2个未婚夫找上门

  宋先生感觉自己被蒙在鼓里。他还听说,那个60多岁的男人,是个香港富商。

  汪女士长期在深圳打工,从事化妆品销售工作,虽然是个打工者,但生活消费都很奢靡,和她打工的身份很不相符。

  宋先生来到汪家,却不见汪女士的踪影。

  宋家人感觉被欺骗了,可汪家人却说汪女士已经外出,至今没有联系上。

  宋家人看到汪家这样的态度,非常生气。他们一定要汪女士出来,给他们一个交代。

  汪家人说,对于汪女士已经和香港人结婚的事,他们并不清楚。因为汪女士常年在深圳打工,很少回来,家人也不清楚她的婚姻状况。

  汪家弟弟说,宋家人来这里吵闹,并不是第1次。当地还有很多关于姐姐的传言,说姐姐汪女士和香港富商办了结婚证,甚至谣传已经生了孩子,这些事情都只是普通传言,并未得到证实。

  原来,宋家也听到一些关于汪女士的传言,并向汪家提出过退婚,要求退还彩礼钱。可双方协商未果,现在汪女士外出了,宋家人更加气愤了。

  经过调解,愤怒的宋家人暂时平静。就在这时,汪家父亲回到家中,说,女儿汪女士确实结识了一个香港男人,但具体有没有结婚,家人并不知情。

  汪女士一直心气很高,一心向往港澳的富裕生活,因此想了很多办法,想定居香港,于是结识了一个60岁的香港富商,想通过他由此获得香港永久居住证。

  20岁深圳打工妹嫁给60岁香港富商 2个未婚夫找上门

  因为与那个香港男人的关系,汪家人提出,希望能先摆酒再办结婚证,但宋家人认为这些都是汪家人的借口,他们不能接受。

  宋先生说,一个内地20多岁的女孩子,不可能会心甘情愿地嫁给香港老富商,其中一定有深不可测的内情。

  半个月前,汪女士和宋先生来到婚纱店里,选婚纱和照片的版式。当时新娘脸上喜气洋洋,丝毫没看出有任何不情愿的表情。

  未婚妻汪女士在宋先生看来,她长相甜美又很会说话,自己也已经步入而立之年,能娶到汪女士这样的妻子,宋先生感觉自己非常幸运。

  从婚纱店回来后,宋先生一个人待了很久。

  两人在一起的几个月,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原本他一心憧憬着美好的婚姻,没想到中间会生出这么多的波折。眼看一段美好的婚姻要夭折,宋先生很伤心。

  到了双方协定结婚的日子,汪女士依然没出现。对于她这样的态度,宋家人又失望又伤心。

  为了宋先生的婚礼,宋家做了精心的准备,从婚纱照到白酒,所需的物资一应俱全,就是为了能把汪女士风风光光的娶过来,没想到一切都是一场空。

  宋先生在新房里等了一天,都没有汪女士任何消息,他很失望。

  就在这时。他接到了电话,得知了汪女士的下落。

  工作人员告诉宋先生,根据汪女士的出入境记录,显示她经常往来于香港和澳门之间,这更增添了宋先生的怀疑。

  宋先生说,自己家里为了这么婚事,前前后后花了很多钱,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深深陷入了不解中。

  这时,一个姓叶的陌生男人找到了宋先生,声称是汪女士的未婚夫。

  20岁深圳打工妹嫁给60岁香港富商 2个未婚夫找上门

  叶先生就住在临近的村子,很显然他不是那个姓叶的香港男人。但他一口咬定,自己也是汪女士的未婚夫。

  叶先生说,他是两年多以前经人介绍,和汪女士认识。两人恋爱了一年多,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叶家还向汪家下了几万元彩礼,可是到了要但结婚证时,汪女士突然消失,一消失就是一年多。

  直到最近,他才打听到汪女士和宋先生准备结婚。

  如今两个未婚夫相见,情况非常尴尬,如此雷同的遭遇,让两人都深深感到,汪女士一定隐瞒着不少的事情。

  宋先生和叶先生,都与汪女士恋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两方都向汪家下了几万元的彩礼,两人都到了要办结婚证时,遭遇了各种理由的推脱。同样婚期将近,未婚妻都不知所踪。

  汪家人说,汪女士现在在深圳。宋先生和叶先生无法接受,双方情绪激动。

  宋汪两家之前进行过一次调解,但没有达成一致。女方提出愿意赔偿2万多元,可男方没同意,因此双方越闹越僵。

  宋家父亲说,宋家向汪家下了4万元彩礼,要求全额退还。

  经过调解,汪家同意退还25,800元彩礼,宋家接受了协商的价格。

  宋家人觉得,这场婚姻已经无法继续,眼下只有退婚。

  宋先生接听了汪女士的电话。他已经满足了,现在关于汪女士的过去,他已经不愿再追究,只希望两个人今后还能做朋友。

  汪家母亲说,叶先生与宋先生的情况不同,叶先生是几年前就已经协商好了。现在叶先生再次请来,他们无法理解也不愿协商。叶先生决定上诉。

  离开了汪家的宋先生显得不开心,尽管让回了彩礼,但他依然心事重重。

  只要汪女士能回来,就算她已经和香港富商结婚了,宋先生也愿意等到两人离婚的那天,因为自己深爱着汪女士,愿意包容她的过去,全身心接受她的一切。他宁愿相信汪女士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另有苦衷。可是事实却是如此的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