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坐货拉拉出事前1分钟监控曝光:疑似未关窗

【#女孩坐货拉拉出事前1分钟监控曝光# 副驾驶位疑似未关窗】近日,长沙23岁女孩莎莎叫货拉拉搬家身亡一事持续引发关注。莎莎家属称,2月6日晚9时许,货拉拉司机走了一条“偏航路线”。23日,触电新闻记者独家获取事发前一分钟监控画面。监控显示,车辆副驾位疑似未关窗,依稀可见人影。2月23日,记者从长沙市高新区公安分局获悉,涉事司机周某春(男,38岁,长沙市岳麓区人),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女孩乘货拉拉搬家途中身亡,涉事司机父亲及前房东:他人老实

相关报道:司机眼中的“货拉拉”:人货混装游走灰色地带,培训半天即可上岗

湖南长沙23岁女生车莎莎从货拉拉面包车的副驾驶跳窗,后经抢救无效去世。事件背后,货拉拉平台的安全性成为焦点。

新京报记者发现,司机入职门槛低、司乘矛盾处理、司机额外收取费用等问题均存在安全隐患。在行驶过程中,货拉拉车辆若不按规定路线行驶,系统不会发生预警。在搬家过程中,司机与顾客之间就额外加收的费用存在较大分歧,有顾客因此与司机发生肢体冲突。此外,有多年从业经验的交警指出,货拉拉在道路行驶中存在车辆违法改装、人货混装、违规贴纸影响行车视线等问题。

事件发生后,2月23日,长沙市交通运输局的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已经介入调查。当天,家属与货拉拉方面进行第二次沟通。

女孩坐货拉拉出事前1分钟监控曝光:疑似未关窗

车莎莎照片。受访者供图

据红网报道,23日,涉事司机周某春(男,38岁,长沙市岳麓区人),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司机经线下培训半天即可上岗,无专人管理

2月22日,长沙市一名林姓货拉拉司机表示,在货拉拉App司机版注册后,就会有专人联系,之后在线下会对司机进行半天左右的培训,“就是教你如何使用软件,教你如何接单等等。”

“交完押金之后,注册会员再交一笔钱。”北京市的王姓货拉拉司机介绍,他曾在2019年加入货拉拉平台,缴纳699元押金后,普通会员每月再交199元-399元,王姓司机称,他选择了每月再交599元成为超级会员,“成为超级会员之后每天派单数量就不限制了,平台还不抽成,如果只是普通会员,一天限制接5单,平台还抽成5%。”

河南的朱姓司机在货拉拉兼职,在其看来,“门槛低”是货拉拉平台现存的问题,“很多司机都有本职工作,第二职业才是拉货。”注册成为司机,需要进行人脸识别,并上传所开汽车的照片,以防顶替别人开车,拉货的车子可以用自己的,也可以在平台租用,租金一天是100多元。此外,司机还要交300元加盟费和1000元押金,进行为期一个下午的培训。

23日下午,新京报记者点击加入货拉拉后,立刻有多名客服致电询问相关情况。客服表示,只要是20岁至60岁的公民,有身份证、驾驶证,并且没有案底,便可注册加入,短期加入的人(指半年及更短时间),需要缴纳9000元押金,退出可以退还押金。

如果没有车,可以在货拉拉平台租车,“租车要看选择的方案定价格,半年内的话一个月3000多元。北京现在有固定货源,在平台租车的人每天有一到两单的订单保底,自己带车就没有固定货源。”

货拉拉司机也有微信群,朱姓司机说这些群都是司机们自发组建的,群里没有货拉拉的管理人员,也没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来与司机们对接,货拉拉在各地设有办公室,如果需要联系司机,平台方会从软件上通知司机到办公室。

女孩坐货拉拉出事前1分钟监控曝光:疑似未关窗

下单后可见司机主页。App截图

装卸费无固定标准,有司乘因额外费用起肢体冲突

在货拉拉App选择“搬家”选项后,可以自主选择“小面包”、“中面包”、“小货车”、“中货车”等车型,根据车型不同,起送费不等。

22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货拉拉App下单了一辆小型面包车的服务。点击小面包车型后,会出现小面包车的大小尺寸示意图、规定可装载与不可装载的货物类型,页面下方有“照片尺寸仅供参考,以实际接单车辆为准”的注释。

进入下单页面,需要填写出发地和目的地(可具体到楼层),搬运时间可自主选择,最早可预约当下时刻20分钟后,可选择是否需要搬运服务,备注中有“一人跟车”、“两人跟车”和“小推车”选项。填写订单后,需提前支付运费,但具体装卸费需和司机商议定价,直接支付给司机,并不经过平台。

行程开始前,韩姓司机进行了拍照核实,上传平台。韩姓司机称,该条规定是去年开始执行的,如果发现有超重、超员等与订单不符的现象,他会拒接订单。

多名司机表示,由于货拉拉以拉货为主,除确定的运费外,装卸货物等其他费用都是乘客和司机双方共同决定的,并不通过平台交易。

“在货拉拉平台上,有个装卸货物的价目表,比如三楼多少钱,我们都按这个定价。”王姓司机说,身体吃得消的情况下,自己经常给用户搭把手,但如果货物过多、楼层过高,会在搬运前提出收费,商议成功便搬。

女孩坐货拉拉出事前1分钟监控曝光:疑似未关窗

基础搬运费计算说明,但未对超限物品搬运费做出规定。App截图

韩姓司机经常遇到乘客少给或不给装卸费的情况,他需要拍照或录像取证,再上传平台,平台核实后对乘客进行拉黑等处罚,但往往要不回少给的费用。若遇到较严重的矛盾,他们需要自己报警。

2020年7月,用户李先生曾和货拉拉司机发生矛盾,“我们几百箱饮料的货都搬到车上去了,司机才说超重要加60元,我不同意,他就把货锁起来拉到派出所去了。”李先生多次致电货拉拉客服,但客服让其报警,或者找司机本人协调解决。之后,双方因此事发生肢体冲突,并最终以报警的方式解决。

女孩坐货拉拉出事前1分钟监控曝光:疑似未关窗

行程分享页面。App截图

“行程分享”提示不明显,系统无偏航预警

23日,新京报记者在河南郑州两次探访货拉拉行车过程发现,下单后出现的地图页面上,有一个安全中心的标识,点击该标识,可以进入另一个页面,该页面上显示有“行程分享”和“110报警”的功能。点击分享可以生成链接发送给好友,好友可通过点击链接实时查看车辆位置、司机和车辆信息,还可以拨打司机电话。但在车上,新京报记者没有看到摄像头等设备。

女孩坐货拉拉出事前1分钟监控曝光:疑似未关窗

点击“安全中心”可进入“行程分享”页面。App截图

因“行程分享”提示不明显,多名乘客在采访中表示,不知有此功能,多名司机也表示,“不像滴滴能分享行程”。韩姓司机表示,他自己没有安装行车记录仪,而货拉拉平台也没有录音、录像等的要求。

22日,货拉拉总部的客服人员称,“目前货拉拉App以及车内是没有相关的录音、录像设备用以支持记录和取证的功能。”

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货拉拉平台并没有强制司机走导航路线,如遇偏航等情况,系统也不会启动预警。

王姓司机介绍,用户在货拉拉平台下单后,平台会出示路程航线,根据里程数及货物多少判定价格,“在司机出发前,顾客就已经在平台下单交钱,司机必须在平台限定时间内完成货物运送订单。”

通常情况下,司机会在出发前和用户通话,了解运输货物的详情,如果在此时对货物重量等问题有异议,双方皆可取消订单。

对于车辆是否按照导航规定路线行驶,韩姓司机说,平台没有对此进行监测,如果车辆偏航、绕行,系统也不会发出警报。王姓司机则表示,虽然平台有航线提示,但是路线可由司机自行决定,“你可以绕行,也可以偏航,但是超过平台规定时间,司机会被扣分,扣分就会影响接单量,所以一般没人绕行。”

花500元即可刷分,有店铺代注册账号

货拉拉平台通过扣分约束司机,分数低将影响司机的接单率。朱姓司机提到,货拉拉平台会根据司机的分数进行排名,分数低的司机接单率也低。之前他70多分时,和90多分的司机同时接单,对方能接的单,自己接不到。

而乘客的差评也会影响分数,因此,王姓司机在接单时,向来比较小心,以免“得罪”用户,招来差评。他曾多次遇到用户以差评为由,让自己免费搬运货物的情况,他也只能搬了,“没办法,挣点钱不容易,不然别人要给差评了。”

朱姓司机提到,“现在也有可以刷分的方法,花500元就可以把分刷高,有专门的人帮忙操作。”

女孩坐货拉拉出事前1分钟监控曝光:疑似未关窗

电商平台上的刷分服务。网页截图

新京报记者在电商平台上检索发现,确有“货拉拉洗白账号恢复行为分”的商品。有的店铺还售有代注册货拉拉的商品,简介里提到,有案底、被封号、积分不足等情况,都可以代注册货拉拉。

新京报记者咨询商家后,客服引导记者添加微信。在微信里对方介绍,现在仍然可以刷行为分,两百块钱十分,“不过现在风控有点严,不能保证百分百安全。”对方表示,如果刷分被平台发现,“也不会封号,会扣行为分而已。”

平台未明确规定能否货车载客,交警:人货混装涉嫌违法

2月23日,浙江某市一名有多年工作经验的交警告诉新京报记者,货拉拉在上路行驶中主要存在三个问题。一是将客运面包车违法改装,“司机将驾驶室后面的座椅拆掉,改成了货运车厢。”此举改变了机动车的登记内容,交警遇到此类违法现象,将会对司机处以一定数额的罚款,并且责令其恢复原状。

同时,将客运车违法改装进行货物运输,这样在行驶时有一定的隐患。“在驾驶位置后面放置一些杂物,如果没有固定好,遇到紧急情况进行刹车时,货物发生倾斜,容易影响驾驶人的行为操作,可能会造成交通事故。”

第二个问题是,一些货拉拉车辆存在人货混装的现象,“货拉拉不仅拉货、还拉人。如果货拉拉有载客的现象,属于车主涉嫌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而从事道路运输的行为,相关执法人员将会对其进行处罚。”根据《交通安全法》第五十条规定:禁止货运机动车载客。

曾经多次使用过货拉拉的李先生表示,他曾经有跟车的情况,“一般看目的地有没有卸货的人,没有的话我们就得跟着。”王姓称,在他拉货的经历里,经常遇到顾客跟车的情况,“一般人也不多,一个、两个的情况都有。”他表示,平台方并没有明确规定,一般看顾客个人意愿。

女孩坐货拉拉出事前1分钟监控曝光:疑似未关窗

可选择“一人跟车”或“两人跟车”模式。App截图

朱姓司机表示,他在本地货拉拉司机群聊中听说过,曾有六七个工人嫌打车贵,在货拉拉平台叫了一辆可以坐人的大车。对于只拉人不拉货的情况,货拉拉平台并没有明确规定,只要乘客在订单上备注了就可以,也没听说过有司机因此受到处罚。

第三个问题是,货拉拉车辆外部会有货拉拉标识的贴纸,如果贴纸影响行车视线,执法人员将会责令车主对其进行恢复原状。

2月23日,长沙市交通运输局道路运输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针对女子搭乘货拉拉后跳窗一事,交通运输局已经介入调查。

该工作人员表示,“货拉拉只是一个平台,负责给司机派单运输货物,他们公司的注册地是在深圳,在长沙设有分公司。他们公司的运营不需要向交通部门申请许可,也不需要进行备案。”

上述工作人员称,货拉拉不需要向交通部门备案的依据是交通运输部在2018年12月发布的《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关于取消总质量4.5吨及以下普通货运车辆道路运输证和驾驶员从业资格证的通知》。通知中要求,自2019年1月1日起,各地交通运输管理部门不再为总质量4.5吨及以下普通货运车辆配发道路运输证。同时,各地交通运输管理部门不得对该类车辆、驾驶员以“无证经营”和“未取得相应从业资格证件,驾驶道路客货运输车辆”为由实施行政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