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毒王"向欧美贩卖31吨冰毒 称"报鸦片战争之仇"

  早在明朝万历皇帝时期,鸦片就已经进入我国,被万历皇帝称为“福寿膏”而大量吸食。但在之后的200多年里,鸦片都是一种极其昂贵的物品,只有王侯贵族才能用得起,因此对于国家社稷的影响还十分之小。

  直到18世纪后期,东印度公司崛起之后,大量的鸦片开始被走私进入我国,让鸦片的价格大幅下跌,以至于平民百姓省省钱都能够用得起,从此鸦片还是在我国愈发流行,毒害了之后100多年的中国。

  "福建毒王"向欧美贩卖31吨冰毒 称"报鸦片战争之仇"

  两次鸦片战争让我国国门被列强彻底打开,我国人民从此不仅要受封建王朝的压榨,还要受帝国主义的侵略,一时之间民不聊生。因此,自建国开始,我国对于以鸦片为代表的各类毒品都是零容忍,而《湄公河行动》这部电影,更是道出了我国在禁毒和缉毒上做出的巨大努力,令人感动不已。

  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人不从历史上吸取教训,走上了制毒贩毒吸毒的不归路。而作为我国第一大毒枭的刘招华,就是这些人中的领头羊。

  刘招华出生于1965年,从小生长在福建省福安市赛岐镇中的一户普通人家之中。因为家境贫寒,因此刘招华从小就极度渴望能够出人头地。

  "福建毒王"向欧美贩卖31吨冰毒 称"报鸦片战争之仇"

  一开始,他跟很多青年一样去了厂里打工。但不久之后,在1983年11月时,他又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军人,在军中学习到了大量的专业知识,其中就包括化学跟法律。

  1988年的时候,刘招华有机会暂代了司务长一职,由此第一次接触到了大量钱财。在金钱的诱惑下,本身对于飞黄腾达就极其渴望的刘招华完全无法抵御,因此就贪污了145元,结果被组织发现,并且被处以记过和严重警告的处分。

  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刘招华的心中已经诞生了邪念,而这种邪念随着他知识和地位的不断增长,也成长得越发壮大。1991年的时候,刘招华就自己置办了一个塑料加工厂,在那个人人下海经商的年代,刘招华此举也实属正常。

  "福建毒王"向欧美贩卖31吨冰毒 称"报鸦片战争之仇"

  但因为这家工厂的建立,让刘招华得以结识了很多领导和外商,其中就包括了隐于暗处的境外制毒人员。刘招华本身就有着一定的化学知识,加上跟这些境外人员进行了细致的“学习”之后,刘招华就拥有了自己制造冰毒的“手艺”。

  在1996年的时候,刘招华第一次制作的冰毒,就达到了整整30千克左右,这让刘招华从中谋取到了暴利。见到成捆成捆的钱财入账的刘招华,从此贪心日盛,在制作冰毒上也更加卖力,仅在1998年5月到6月的一个月时间里,刘招华就制作了整整300千克的冰毒,让刘招华赚得是盆满钵满。

  由此,刘招华变本加厉,在1999年甚至直接生产了整整12吨冰毒!好在在运输过程中,这些冰毒尽皆被缉毒人员所截获,刘招华从此化名“李森青”,流窜到了广西桂林等地。

  "福建毒王"向欧美贩卖31吨冰毒 称"报鸦片战争之仇"

  直到2005年的时候,缉毒警察才终于得到了切实线索,在3月5日时,终于将这名大毒枭逮捕归案。

  而在警察的审讯过程之中,刘招华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也供认不讳。但他始终强调着一句话,说自己制造的“货”一直都只卖到国外,从来不再国内销售!他是想要给先辈们报鸦片战争的仇!

  这类话,刘招华整整说了4年,直到2009年将要处以枪决之前,他还以此理由为自己喊冤。但实际上,刘招华压根就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而制毒,为先辈报仇的话,到底也不过是他为自己的犯罪行为开脱而已,更何况他制作的毒品并非全部销往海外,实际上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被“出口转内销”卖给了国内的瘾君子,而且即使销往海外,也丝毫无法掩盖他犯罪的事实。

  "福建毒王"向欧美贩卖31吨冰毒 称"报鸦片战争之仇"

  因此,没有人对刘招华表示同情,也没有人对刘招华的喊冤表示认同。随着枪声一响,这一大毒枭就这样身死刑场,再也无法为祸他人。我国对于毒品向来都是零容忍,这是因为历史上的我们已经吃了毒品太多的苦,如果我们能够容忍刘招华之辈,那就是对先辈和历史的背叛,是对为禁毒事业付出青春和生命的缉毒警察的背叛,是对自我的良知和人格的背叛!

  相关阅读

  罗平"毒王"贩毒20年:自己高位截瘫 出行靠父亲三轮车

  三月,罗平的油菜花正盛,

  坝子20万亩花海,一片“金玉满堂”。

  ‍

  罗平,地处滇、桂、黔三省交汇,

  域内聚居着布依、彝、苗、汉等民族。

  素有“鸡鸣三省”的美谈。

  然而,也因为便利的交通位置,

  罪恶的黑手也伸向了这座美丽的小城。

  曾经,“亚洲第一大毒品案”便在此发生。

  如今20年已过,

  但罗平的老人们仍能清晰地记起:

  2001年11月8日凌晨5点半,

  一位女司机驾驶着一辆运木材的大货车,

  驶入了罗平县长底警务站。

  

  警务人员进行例行检查时,发觉了异样,

  车中最粗的原木上覆盖的树皮不完整,

  仔细一看,树皮竟是被人为钉上去的。

  随后,警员们用刀沿缝隙刺入,

  反复多次后,刀尖上竟然带出了白色的粉末。

  

  藏毒巨木

  随后,在另一辆货车上,

  又发现了一根相似的“可疑”楠木。

  打开两根巨木后,

  身经百战的老警察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内藏海洛因651块,重达672.9公斤!

  创造了单次缴获海洛因最多的亚洲记录。

  堪称“亚洲第一毒品大案”。

  20年前,炸响在罗平的大案,震惊了亚洲,

  几名主犯均已被严厉惩处,

  然而,此后数年,

  罪恶的藤蔓依然在金钱的诱惑下悄然滋长,

  从骨骼到肺腑,层层遍布。

  01

  20年前,处决毒贩的枪声,

  让同在罗平县的“王老掰”哆嗦了一下,

  但他很快就甩了甩头,啐了一口到墙上。

  墙上挂着一幅画,

  偶有走动的乡邻都会多看几眼,

  却无人知道,画的后面,是通往地狱的深渊。

  

  画的背面,有一个不大的黑洞,

  每逢夜深人静之时,“王老掰”就守在洞边,

  时而,墙那边会传来“嗙嗙”的轻敲声,

  他仔细地辨认着,确认好规律和节奏后,

  便回以相同节奏的敲击。

  片刻之后,一卷钱便会从洞中送进来,

  借着昏黄的灯光,男人清点数额无误,

  便会抽出一个小包,原路递出。

  暗夜里,他就像一头蛰伏的兽,

  蠢蠢欲动,不肯安歇。

  因为稍隔一会,墙那边又会响起敲击声。

  他收的是钱,递出去的是毒品。

  这个盘踞在罗平县城的“毒王”,

  竟胆大包天地将自家改成了“毒品自助超市”,

  各色毒品,应有尽有。

  罗平、师宗、富源多地“瘾君子”慕名而来,

  有时竟可达百人之众。

  

  “王老掰”在罗平县盘踞了20余年,

  一直没有人怀疑到他。

  因为没有人能想到,

  “罗平毒王”竟是一名高位截瘫患者,

  连下床走路都不能。

  02

  “王老掰”真名王某昆,男,汉族,48岁。

  家住云南罗平县罗雄街道西关街,

  与他同住的,是现年78岁的老父亲。

  “王老掰”不仅自己吸毒,更身患多种病症,

  由于高位截瘫,他只能长期躺卧床上。

  偶有外出,都要依靠老父骑着三轮车运载。

  

  “王老掰”外出

  虽然“不差钱”,但他可不敢打出租,

  外出“虚弱”坐在三轮车后,也要掩住半张脸。

  因为每次去谈的,都是“大买卖”。

  他的“上线”叫吴某恩,再上一层叫吴某春,

  二人专门给他“供毒”。

  一副羸弱不堪的皮囊,就是最好的掩饰,

  谈好价,各色毒品就“悄无声息”地流入了家门。

  这么多年,“王老掰”吸毒贩毒,好不滋润,

  直到2016-2018年,

  罗平县公安局开始了“打零收戒”专项行动。

  3年查获吸毒者461人。

  

  罗平县公安局“打零收戒”专项行动

  在审讯中,多名吸毒者供述:

  有一位毒王,脚不能行,却长期贩毒供毒。

  于是2018年,“王老掰”被纳入了专案攻坚

  为了不打草惊蛇,一窝端掉,

  缉毒警察们可真是煞费苦心,

  终于在2019年6月11日,

  禁毒大队一举将为其供毒的吴某恩抓获,

  6月12日,又成功抓获了吴某春,

  缴获各类毒品3448.03克。

  当警察们出现在“王老掰”的床前,

  他又惊又怒,却已插翅难逃。

  

  经审讯,“王老掰”如实供述了贩毒的犯罪事实。

  随后,狡猾的他又想凭借“高位截瘫”逃出生天,

  提出了取保候审的要求。

  然而,多行不义,鳄鱼的眼泪无人怜悯。

  

  罗平毒王“王老掰”

  2021年3月10日,

  全副武装的特警们再次从天而降,

  即刻收监,没有二话!

  

  你不是不能走吗?

  没关系,担架抬走!

  

  到最后一刻,“王老掰”还在卖惨:

  我高位截瘫,生活不能自理啊!

  然而回应他的是庄严的审判:

  判处“王老掰”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20000元;

  判处吴某春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判处吴某恩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10000元。

  吴某恩、吴某春不服判决提出上诉,

  云南省高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当民警押解“王老掰”到看守所时,

  围观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盘踞罗平20余年的“毒王”,终于栽了!

  2021年3月10日,罗平公安局将“王老掰”收监。

  因疫情,他将被关押在看守所隔离14天,

  隔离期满后,将被送到云南省第四监狱服刑。

  

  贩毒不绝,皆因暴利。

  还记得1月被捕的华人毒王谢志乐吗?

  靠贩毒,他年赚1200亿。

  03

  2021年1月22日,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

  一名细眉顺眼的华裔男子在准备登机时,

  突然被从天而降的特警拦截,

  确定身份,马上逮捕。

  

  他叫谢志乐,绰号为“Sam哥”,56岁,

  生在中国,入籍加拿大,全球头号通缉犯。

  从90年代起,他便穿梭在北美、港澳和东南亚,

  毒品走私生意,遍布全球。

  单看相貌,你绝想不到这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男人,

  竟是掌管整个亚太地区毒品交易的大毒枭。

  他掌控的毒品交易规模高达每年700亿美元。

  

  澳洲70%的非法毒品都由他的团伙贩入,

  为此澳大利亚通缉了他10年,却一无所获。

  他手下团伙专攻进口、分销海洛因和冰毒,

  其贩毒网络还延伸至了日本、加拿大、美国。

  

  谢志乐,1965年生人,生于广州,

  被捕后,他形容自己“儿时如蝼蚁般活着”。

  小时候家里穷,他一心渴望出人头地。

  为了闯出一片天,他跟着一些混混偷渡到了香港,并在其后沆瀣一气,加入了香港黑帮。

  

  香港站稳脚跟后,1988年他又移居到了加拿大。

  其后,加入了加拿大黑帮“大圈仔” (Big Circle Boys) 。

  90年代,谢志乐就开始贩毒,

  积累了一些“战功”后,晋升某毒品走私团伙中层。

  

  90年代末,他在美国纽约贩毒时被捕,

  但他毫不在意,甚至和法院打起了同情牌:

  先通过律师提交了一份请愿书,表示已“痛悔”,

  上有年迈父母,下有重病的儿子,不能失去他。

  然后,他又当众发下毒誓:

  如获释,一定洗心革面,开个小餐馆度日。

  苦肉计果然奏效,他被判9年监禁,最终只服刑了6年。

  2006年出狱后,他回到加拿大,有瞄准了亚太。

  

  网络图片

  2011年,谢志乐和妻子在香港成立了一家公司:

  中国和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背弃重誓,继续贩毒。

  从“金三角”运毒,并在缅甸设立了实验室制毒,

  其实验室的先进程度,已达工业化生产规模。

  为了增加需求和分销,

  谢志乐的贩毒集团还将毒品藏在装运的茶叶中。

  

  同时,他还给客户承诺:

  如果毒品被警方截获,将无条件重新发货,客户也可选择全额退款。

  如此,“客户”没有了顾虑,积极“购货”。

  短短5年,谢志乐迅速占领了毒品市场,尤其是冰毒市场。

  同时,他还在集团内提倡“有钱大家挣”,

  将帮派间的打打杀杀引向“通力合作”,

  形成了一个“跨国贩毒集团”。

  警方将谢志乐的犯罪集团称为“公司”,

  是在五大亚洲犯罪集团达成和平协议后成立的。

  这五大集团分别是

  大圈仔、14k、和胜和、新义安和竹联帮。

  组织内部相当严密,就算毒品被截获,买家被捕,

  都不能伤其筋骨。

  

  网络图片

  他的贩毒数量难以计算,

  仅2018年,澳大利亚缴获毒品30.6吨,

  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他的贩毒集团。

  

  堆积如山的毒品

  据联合国初步估计:

  谢志乐每年贩毒可获利超1200亿人民币

  这个留着中分,爱穿卡其色裤子的中年男人,

  总是一幅人畜无害的模样,

  但他走在街上,就会有6-8位保镖混在人群中保护,并且这些打手还会定期更换。

  

  谢志乐近照

  贩毒赚来的钱,全部用于个人挥霍,

  每年,他会包下度假村举办奢华派对,

  时常带着家人和保镖满世界飞行。

  而且,他还特别好赌,

  在澳门,他曾一晚就输了4.26亿,却面不改色。

  因为行踪飘忽,他一直逍遥法外,

  直至2016年,警方在缅甸仰光抓获了一名毒贩,

  从他的手机里,发现了和谢志乐的通讯记录。

  一同被发现的,还有其贩毒集团滥用私刑的视频:

  一蒙面男子被绑住凌虐,喷火烧脚,锤子砸头。

  2019年,五国展开了联合缉毒行动,

  曾找到过其一处住宅,

  缴获了一辆黄色兰博基尼跑车,大量毒品和现金,

  但狡猾的谢志乐早已不知所踪。

  

  随着风声日紧,谢志乐渐渐被逼入了死角。

  2020年5月,缅甸展开了史上最大规模缉毒,

  谢志乐的贩毒实验室被捣毁,

  在那里,警方缉获了近2亿片安非他命药片、超500公斤冰毒及制毒材料。

  

  此后,谢志乐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

  终于在2021年,在荷兰机场被逮捕。

  此时,他已得到消息,想要跑路,

  但天网恢恢,终究疏而不漏。

  荷兰警方称:

  被捕时,谢志乐无任何反抗,神情自若,

  似乎他早已预料到末日的到来,

  只是迟早而已。

  04

  我们离毒品有多远?

  2016年,中国有吸毒者250.5万人,

  平均400人中就有一人吸毒。

  在大力打击和治理下,

  2018年,中国吸毒者人数出现了首次下降,

  2019年继续下降,但仍占全国人口的0.16%。

  当然,这还只是被查处有记录在案的,

  实际数字,恐怕远比想象中可怕。

  仅仅这两年被曝出的吸毒明星

  

  如果细数,这份名单上还会出现:

  

歌手满文军、演员景岗山、导演张元、演员尹相杰、歌手罗琦、歌手谢东、演员贾宏声、歌手苏永康、演员萧淑慎、演员房祖名、演员张默、演员何盛东、演员高虎、演员王学兵、演员张耀扬、歌手宋冬野、歌手PGone……

  省略号背后,是一串难以言表的数字。

  今天文中开头提到的云南,

  抛开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还是金三角的接壤处,

  这里是中国禁毒第一线,也是无数缉毒者的战场。

  

“1982年到2013年8月,云南省公安机关共有54名禁毒民警壮烈牺牲,300多人伤残。他们中年龄最大的56岁,最小的仅有21岁,平均年龄33岁。

  

  缉毒战士悼念会上落泪的女民警

  中国缉毒警的平均寿命只有41岁,

  比全国人均寿命低32.5岁,

  比全国公安民警因公殉职的平均年龄还低1.8岁。

  

  生与死的抉择,他们每天都在经历。

  广州公安局禁毒支队一大队简警官,

  就是一位行走在刀尖上的战士。

  一次行动中,他们得知一个大毒贩派了3名马仔携60公斤冰毒,准备交易。

  生死时速,最终成功“夹停”了藏毒车,

  简警官和同事下了车开始敲窗。

  车窗边,他看到了司机,眼神凶残且坚定,

  他马上大喊一声:“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司机掏出汽油瓶,一把火,

  ‘轰’的一声,车就爆燃了!

  仨毒贩推开车门,全身是火地往外冲。

  他们也全身是火,不管不顾地往前追……

  

  那场行动中,多名缉毒警被烧伤,

  因为,只有拿到证据,

  毒贩才能被绳之以法。

  2017年的一场缉毒行动中,

  毒贩开枪打伤了正开车追捕的缉毒警,

  当时,车辆的旁边就是万米悬崖。

  

  缉毒警的腿和手臂均被打伤。

  

  这位负伤的缉毒警回忆说:

  工作十多年,从没过上一个团圆年,

  唯一的这次团圆,是在医院里。

  

  奋战在刀尖上的,还有女缉毒警。

  王云荣,是一名女缉毒警,

  从警11年,化装卧底侦查数十次,

  破获涉毒案140余宗,控制涉毒者500余人。

  执行任务时,为了打入毒贩内部,

  女警们往往伪装成站街女、吸毒者混迹黑穴。

  一次执行任务中,王云荣进了一家KTV,

  当时毒贩们已经吸嗨了,

  他们把王云荣堵在KTV里,逼她吸毒,

  如果不吸,就是卧底,就弄死你。

  

  千钧一发之时,

  王云荣故意将随身携带的现金洒在了地上,

  又赶紧趴在地上捡钱,

  看到她的“猴急相”,急着出货的毒贩信了,

  她这才逃过一劫。

  

  也许您已经注意到了,

  以上这些缉毒警们,都是“不露脸”的,

  这是一群被称为:“活在马赛克里的人”。

  有位缉毒警,不慎毒贩抓到,折磨了整整45小时!

  在这45个小时中,

  他的5根肋骨被敲碎,两条腿膝盖以下被剥皮剥肉,鼻子被利刃削掉,两个眼球被捣碎,下巴被钝器击碎,8根手指被砍掉……

  凶残的毒贩还给他注射了大量安非他命,

  刺激他的中枢神经,让他始终清醒地感受凌虐。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们能给家人最好的保护,就是远离。

  缉毒警察的圈子里,曾流传这样一个故事:

  

两名禁毒民警乔装潜入毒贩窝点周围侦查,在与毒贩搭话时,一位民警的女儿和他的岳母路过正好看见了。天真无邪的女儿叫了一声爸爸。一下子就暴露了家庭信息。 之后,顺着这条线摸出了民警背后关系的毒贩,潜入家中打开煤气熏晕全家。点燃煤气活活烧死了这家人。

  

  曾有人问:为什么不给牺牲的缉毒警立碑?

  直到微博上,有警察同志给出了答案:

  毒贩会跟随前去祭拜的亲友进行报复,这是出于安全考虑。

  

  生前不能露脸,死后墓碑无名。

  这就是缉毒警察。

  这是两位战士在送别牺牲的战友

  

  可镜头拉近,这样的场景令人泪目。

  

  曾有幸见过一位云南边境缉毒女警,

  我问她怕不怕,

  这只有28岁的姑娘坚毅地说:

  “曾经怕过,但这就是我的工作。

  边疆多查一克毒,内地少受一分害!

  

  甜瓜说

  “毒品”的危害,中国人是刻入骨髓的。

  2013年,广西14岁女孩在睡梦中,被吸食毒品的父亲与“毒友”轮奸后,跳楼身亡;

  2015年,长沙一对吸毒夫妻为筹措毒资,将2岁大的儿子卖给了人贩子;

  2017年,上海17岁少女与“朋友”聚众吸毒,被尾随的父母抓住劝离时,伙同毒友亲手将父母杀死;

  ....

  远至鸦片战争,近到“湄公河惨案”,

  毒品对人的摧毁,不仅在肉体,更在精神。

  甜瓜在医院的大院里长大,

  大院里一位原本美丽温柔的大姐姐,

  在吸毒后变了一个人,

  学医的父母试图以囚禁的方式帮她戒毒,

  结果毒瘾发作的一天,她不知怎么挣脱了束缚,一丝不挂地跑到了大院里,全身抽搐,逢人便跪:“求求你,你要怎样都可以……”

  ……

  那个残阳如血的黄昏,我至今都记得。

  30余年禁毒经验的云南禁毒局长陈新明说:

  一般人只要沾上(毒品),基本就废了。

  近两年,在大力打击下,

  中国的吸毒人群终于开始缓慢地下降,

  但这背后,是无数缉毒警察的巨大牺牲。

  电影《湄公河行动》里面有句话:

  “你之所以看不见黑暗,是因为无数勇敢的人把黑暗挡在了你看不见的地方。”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这短短八字的沉重,你我都该好好体会。

  向每一位缉毒者,致敬!

  —THE END—

  内容:北国小甜瓜原创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