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探:缺芯潮下4S店提车难 订车至少需一个月

“基本上整个行业都在为缺芯片发愁!现在新车订货至少需要一个月,没办法,只能等。”长城汽车某4S店销售经理李宏(化名)无奈地表示。

6月9日,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走访了北京多个汽车品牌4S店了解到,自2020年年底发酵的汽车芯片短缺问题,如今已经传导到了汽车销售端,大众、福特、长城汽车、长安汽车等主要汽车品牌均出现了销售车辆现货少、订货周期延长等情况。

业内人士表示,芯片短缺潮主要是由于疫情后汽车销量恢复速度超预期、车企芯片加单滞后。芯片缺货给汽车生产、交付带来了一定的压力,该情况将持续至2021年四季度。其中,2021年的前两个季度为供需最紧张阶段。

芯片产能紧张

“芯片供应紧张从去年年底就开始了,公司很早开始备货,但(汽车)行业其他公司也在抢,芯片涨价、缺货近期已经传导到了销售端,给汽车交付带来了一定的压力。”别克汽车某区域销售总监陈伟(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陈伟表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加上一些极端天气的缘故,上半年海外汽车芯片生产厂家停产或者减产,加剧了芯片预订的难度。”

今年年初,地震、寒潮造成全球几个主要汽车芯片厂商部分生产线瘫痪。全球最大芯片制造商之一的韩国三星电子表示,公司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有两家工厂受寒潮影响。花旗银行分析师表示,奥斯汀工厂约占三星电子芯片总产能的28%。

恩智浦半导体和英飞凌科技等全球芯片巨头此前也因电力供应中断而关闭了其在得克萨斯州的工厂。业内人士表示,得克萨斯州聚集了不少世界主要汽车芯片厂商的生产线。本次暴雪造成的停工停产,使得原本供不应求的全球汽车芯片雪上加霜。

日本则遭受地震等自然灾害的突袭。日本福岛东部海域里氏7.3级的地震给日本福岛县和宫城县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据悉,日本多家半导体企业位于这两个县。

某A股芯片公司董秘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燃油车和电动车的电子化程度都很高,微小的芯片只要缺少一个就会影响车辆交付。”

AutoForecast Solutions数据显示,由于芯片短缺的持续影响,全球汽车累计停产数量已达299万辆。芯片问题将持续发酵,最终可能会造成全球汽车停产达到409万辆。

近期,福特、通用、本田、大众等车企均因芯片问题被迫减产。特斯拉CEO马斯克表示,特斯拉经历了“供应链挑战”。3月,由于芯片短缺,特斯拉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弗里蒙特的工厂关闭了两天。

2021年3月,特斯拉中国宣布Model Y(参数丨图片)价格上调8000元人民币。5月,特斯拉美国官网宣布,上调部分美国地区Model 3、Model Y车型售价。特斯拉表示,涨价的原因主要是制造成本的波动。

优先供给新能源车

一吉利汽车销售经理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现在芯片优先供给新能源车,车卖得贵,利润也更高。在环保、新能源等相关政策补贴影响下,各大汽车品牌都推出了新能源汽车,消费者的消费观念也不断在转变,新能源车订单加速增长。”

比亚迪相关工作人员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证实了近期车辆销售缺现货的情况:“主要是新款DM-i车型太过火爆,市场反应超预期。其他比如汉唐等旗舰车型都是现车直接能提。针对销售火爆、现货短缺等问题,公司内部已经紧急协调资源,优先排产。”

由于供给端产能受限,短期难以新增产能,芯片供应商也在寻求转换产能结构设法应对。

闻泰科技董事长助理邓安明表示:“一辆混合动力新能源汽车所使用的半导体器件价值约710美元,功率半导体器件占比近一半。一辆纯电动汽车所使用的半导体器件价值约1400美元,功率半导体器件占比55%。公司优先保证功率半导体器件的供应。”

某IDM芯片厂商高管表示:“为了争取生产线资源,尽量满足供货需求,公司针对客户结构、产品线终端应用等情况,对一部分供需紧张的产品做了适度价格调整,以缓解供需紧张的格局。”

自主生产保供给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现代化汽车的车载芯片数量越来越多,并且新能源汽车的芯片使用量要普遍高于传统燃油汽车。预计2022年,我国传统燃油汽车的汽车芯片使用数量为每辆车934颗,新能源汽车平均芯片数量将高达1459颗。

芯片供给成为汽车行业,尤其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卡脖子”难题。比亚迪、特斯拉等汽车行业龙头在产业链方面早有布局。

上述比亚迪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比亚迪电池、IGBT都是自主研发,不仅能够满足自供,还能对外供应。目前,公司旗下弗迪电池在积极推进外供,已和国内外多家主机厂洽谈合作。比亚迪半导体在目前分拆上市过程中,外供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2021年5月,比亚迪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将控股子公司比亚迪半导体分拆至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本次分拆完成后,比亚迪仍将保持对比亚迪半导体的控制权。

比亚迪表示,未来,比亚迪半导体将以车规级半导体为核心,同步推动工业、家电、新能源、消费电子等领域的半导体业务发展,致力于成为高效、智能、集成的新型半导体供应商。

2019年4月,特斯拉首次公开了其全自驾(FSD)芯片。同年,特斯拉自研的自动驾驶芯片量产落地,算力达到144TOPS,使得特斯拉Autopilot在技术和成本控制上领先行业。

长城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长城汽车正主动采取多种措施积极应对,包括在全球范围内采购芯片、加速芯片产业布局、强化芯片领域体系力建设等,全力缓解芯片供应紧张造成的影响。

蔚来汽车创始人、CEO李斌表示:“整个汽车行业都面临芯片短缺的挑战,这不只是我们一家的事情。目前,行业里面普遍的共识是今年二季度芯片供应比较难,三季度(芯片短缺)会缓解。”

中信证券指出,芯片短缺主要原因为疫情后汽车销量恢复速度超预期、车企芯片加单滞后。其他原因还包括消费电子提前囤货抢占产能、全球8英寸晶圆产能紧张,以及日本地震、美国暴风雪等影响部分晶圆厂短暂停工。

中信证券预计,芯片缺货将持续至2021年四季度。其中,2021年的前两个季度为供需最紧张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