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马斯克是自恋狂,我就忍不住笑了

  几天前,某自称为“匿名者”黑客组织成员的网友发布视频攻击马斯克为“渴望得到关注的自恋狂”,还放出狠话:“或许你认为就属你聪明,但你现在遇到对手了,我们是‘匿名者’组织,等着我们降临吧!”(翻译均来自“IT之家”,以下相同)

  有人说马斯克是自恋狂,我就忍不住笑了

  整段视频槽点不少,一个一个讲。

  上传视频这位黑客(尚未证实,暂且先这样称呼ta吧),带着V的面具跟个商人较劲,未免太小题大做了点。

  宣言中引用了《观察者报》、《泰晤士报》的文章,拜托,既然自称黑客,自己搞点更热辣新鲜的料好不好,搞什么早间读报节目。

  该黑客称:“看来你拯救世界的追求更多地植根于一种优越感和救世主情结,而不是对人类社会的实际关注”;“从技术上讲,这不是您的创新,因为您实际上并不是特斯拉的创始人。你只是从两个比你聪明得多的人那里购买了这家公司”。这两段话说的,跟网络上的燃油车支持者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没说这句“巨头造EV分分钟秒掉特斯拉”。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槽点,这位黑客兴师动众地发布视频说了这么多,就为了指控马斯克是个“自恋狂”。拜托,谁不知道马斯克是自恋狂啊,还用你说?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上个月8号马斯克主持美国原版SNL(周六夜现场),在那场show的例行嘉宾主持开场里,马斯克可是彻底自爆了自恋狂的本质。他先是自称“第一个主持SNL的阿斯伯格症患者(自闭症的一种)”,看似承认有精神障碍,但实际上在美国主流舆论里阿斯伯格已经被广泛认为是“天才病”,患者中有大量商业名流,更是不乏大名鼎鼎的艺术家与科学家。

  有人说马斯克是自恋狂,我就忍不住笑了

  视频翻译见水印

  并且又双叒叕重新叙述了自己的丰功伟绩:

  有人说马斯克是自恋狂,我就忍不住笑了

  紧接着抛出了一个绝佳的梗,也是商业文化中非常经典的一个论证:如果你想要看到一个商业奇迹,那么你可别指望那个CEO是个处处得体的乖乖仔。

  有人说马斯克是自恋狂,我就忍不住笑了

  整个开场show里,最能体现马斯克绝对是自恋狂这个事实的,是他竟然邀请了自己的母亲来到现场。马斯克没有对母亲的培育表示感谢,没有追述与她的回忆,而是让她上台作证,证明自己从小就是天才,上演一场“儿子,你是我的骄傲”式的戏码。

  有人说马斯克是自恋狂,我就忍不住笑了

  多说一句,梅耶·马斯克真是又酷又优雅

  事实上,如果大家去Google一下“自恋型人格障碍”的表现,就会发现马斯克简直是个超级典型的患者:

  夸大自我重要性,这个就不用说了;永远专注于成功、权力等幻想中,马斯克算是最经典的多次创业者了,PayPal、特斯拉、SpaceX,还有酒、许诺的糖果公司等;常嫉妒别人或认为别人嫉妒他&缺乏同理心,营救泰国被困儿童事件中,毫无根据地发推称搜救队长英国潜水员Vernon Unsworth为“恋童癖者”……种种事例不一而足。

  只不过,这种精神障碍他倒是从来没承认过,自恋型人格障碍说到底并不光彩,不像阿斯伯格综合征那样形成了无伤大雅甚至反而迷人的神话。然而自恋型人格障碍虽然不光彩,但是在流行文化里其实还挺吃得开。

  经典案例,坎耶·韦斯特和金·卡戴珊夫妇。韦斯特从十几年前出过几张经典唱片,请人设计了百叶窗太阳镜,之后又推出椰子鞋截止,就再没有过什么正常行为,竞选总统简直像个笑话,豪言“奴隶制是种选择”更是让人怀疑智商有问题;至于金·卡戴珊,则从头到尾都没有过正常的时候,长达十多年的家庭真人秀干脆一股脑给全家完成了自恋狂确诊。

  有人说马斯克是自恋狂,我就忍不住笑了

  就是这么一对奇葩夫妇,虽然网络上处处可见批评的声音,却从来不缺支持者,每次出门都能吸引大量围观路人喝彩尖叫。美国学者保罗·福塞尔在他的畅销书《恶俗》中专门提到了这个现象:

  “这个国家最令人震惊的一个现象就是‘表现’的万能。一个明显糟糕的失误不会糟糕得太久,因为很快就会有人对其大加赞赏,并将它升级为恶俗,之后人人就都对其推崇备至了。”

  绝佳案例,那位在任四年、让一切平权运动倒退十年的前总统。

  马斯克显然深谙保罗·福塞尔所说的“表现的万能”。2018年特斯拉深陷产能地狱时,马斯克在4月1日发推称破产破到不能再破,而“产能地狱”刚刚一熬过去,就又抛出了私有化计划。一系列操作彻底将2018年奠定成特斯拉成立至今最具话题性也最突飞猛进的一年。

  今年主持SNL,又在推特上大肆针对虚拟货币进行表态,引发一轮又一轮价格起伏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有人说马斯克是自恋狂,我就忍不住笑了

  首先是事故频发,跟特斯拉中国的情况一样。从2020年初到2021年初,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对特斯拉失控加速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调查,最终以证据不足为依据宣判特斯拉无罪。但舆论显然并不认可,独立调查机构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此后曾公开批评NHTSA毫无主动性,某非盈利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则对特斯拉的数据公开持否定态度:“你只能相信他们的话”。

  再就是竞争加剧,福特Mustang(参数丨图片) Mach-E来势汹汹,虽然谁也不知道挑战成功的几率有多大,但成功的企业向来要谨小慎微地对待哪怕一点点的风吹草动。

  面对冲击,马斯克自恋狂的形象自然就要暴露出来,这可能是他面对危机、平息舆论最为驾轻就熟的手段。

  事实上,一步不退、绝不认错,必要时转移视线,这也许就是马斯克走向成功的重要手段之一。这也是特斯拉中国的策略,只是这里没有马斯克的分身,没法从容转移公众的注意力。但即便如此,这种策略大体上仍然可以奏效,不信看看乘联会刚出的5月份销量数据:

  有人说马斯克是自恋狂,我就忍不住笑了

  图片来自澎湃

  哪天马斯克退休了,不妨来中国给我们的企业家开开讲座。毕竟虽然是自恋狂,他说来说去总落到情怀上,能化解危机。不像吾国的企业家喜欢找不痛快,动不动就整几句“996是福报”、“中国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这样的胡言乱语。